提起北京大学,那绝对是中国人心中最理想的高校,也是高端人才的摇篮。有着百年历史的北京大学,为国家培养了大批栋梁之材。李大钊、朱自清、徐志摩、钱三强、屠呦呦哪位不是享誉世界的名人和专家?

在北大毕业的学生中有这样一个人,他16岁考入北大,毕业后成绩十分优异的他被点名留校任教,在大家眼中,他堪称“天才”。

然而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是,这位世间罕有的“天才”多年后不仅加入了他国国籍,还骗走中国7000亿。

是谁如此丧心病狂?同时又拥有如此大的能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人就是我们今天节目的主人公,被北京大学视为耻辱的天才学生——胡士泰。

那么究竟竟胡士泰做了什么?使得他从一位人人艳羡的精英学子,沦落成一个民族的败类。胡士泰的人生让人充满了疑问,唏嘘和不解。

万事必有因果,下面我们就从胡士泰的成长经历中一探究竟,看一看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天之骄子在堕落的道路上越陷越深。

1963年,胡士泰出生在天津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他出生的那个年代,正逢国家最困难的时期,连年的自然灾害让国家和人民苦不堪言。

但是,那个时代又是我们精神世界最富足的年代,大家克服重重,困难热情高涨的建设祖国。受时代和家庭氛围的影响,胡士泰从小学习就非常刻苦,加之天资聪颖,成绩在全校一直名列前茅。

胡士泰是幸运的,在刚刚恢复高考后不久的1979年,年仅16岁胡士泰以优异的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一时间他被周围的人传为神童,成了全家的骄傲。

进入精英云集的北大,由于胡士泰在学习上毫不松懈,他依然是老师们眼中最优秀的学生。

八十年代的中国,不要说顶级大学的本科生,就是连普通的中专生在大众眼中都是高端知识分子。胡士泰无疑是大家眼中真正的“寒门贵子,人中龙凤。”

临近毕业,他的老师极力挽留他留校执教,然而他却拒绝了母校向他抛出的橄榄枝。也许在那一刻,不甘清贫的他便滋生了欲望的情愫,为他将来的沦陷埋下了种子。

毕业后的胡士泰在中信集团短暂工作了一段时间后,他选择了去澳大利亚留学。

改革开放之初,留学之风空前盛行,国家在培养高端人才方面其实是非常舍得投入的。当时很多人是公费留学,换句话说就是你上学,国家买单。

现在很多年轻人很不理解,当时怎么会有那么好的政策?没办法,那个年代我们的国家太缺少高精尖的人才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八十年代出国留学的人员中,大部分都能学成归来建设祖国,如现任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的施一公院士,就是这群人的典型代表。

而也有一部分人,禁受不住发达国家的纸醉金迷,和优越的物质条件选择留在了国外甚至加入了外国国籍。

当然这属于个人的选择,我们无法从道德和法律层面对其指手画脚。然而如果离开祖国后,反过头来又狠狠咬自己国家一口的人,那注定会被钉在耻辱的十字架上,永世不能翻身。

显然胡士泰就是这种人。

在留学澳大利亚期间,胡士泰选择了陌生的冶金专业,并顺利取得博士学位。

毕业后,胡士泰成了哈默斯利铁矿的员工,后来力拓集团收购了哈默斯利铁矿,他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力拓集团的员工。

不得不说胡士泰是一个关系学高手,很会左右逢源。看准机会的他,利用自己在祖国的关系,拿下了很大的矿石订单,很快他便得到晋升,并于1997年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

上个世纪末,中国经济开始崛起,由于建设需要,我国需要大量优质的钢材。然而我国境内虽然铁矿不少,可是质量却非常一般,无法达到标准。

无奈我们只能选择进口,而进口的主要对象,就是盛产优质铁矿石的澳大利亚。

已经升任力拓公司中国区代表的胡士泰,似乎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当时的我们还未加入世贸组织,对于市场经济秩序管理还很不到位,在矿业贸易上显现得尤为突出。

在那个年代,贸易商和钢铁厂各自为营,这就导致了矿石的价格极不稳定。行业内部由于“长期矿”和“贸易矿”的存在,这让胡士泰感觉到机会来了。

先来解释一下,什么叫“长期矿”,什么又叫做“贸易矿”。长期矿就是和供矿商签订了长期协议的矿石,由于供需稳定,自然价格就便宜很多。

而贸易矿则是指,那些先把矿石停放在港口,等到价格高了再卖出去的矿石,那价格比起协议矿自然会高出很多。

那胡士泰是怎么赚取利益的呢?原来他利用手中权力,收受商业贿赂,然后和国内钢铁企业签订长期合作协议。这些企业再把低价获得的协议矿高价卖给那些小的钢铁企业,就这样在行业内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腐败链条。

通过这种方式,胡士泰非法获取了巨额财产。于是忘乎所以的他开始大肆挥霍,买豪宅别墅,高档跑车,过着富豪般的生活。

除此之外,胡士泰还成了行业内的商业间谍。由于当时国内很多大型钢铁企业归属国有,他们不愿意签订长期的协议。

在中国长大,对酒桌文化颇有研究的胡士泰便假借商务谈判为名,在酒桌上花言巧语地套取中国钢铁企业的商业机会,那些大型钢企的高管们自然成了胡士泰的座上宾。

可不要小看胡士泰,此人在酒桌上很有一套。他总能以各种借口,把酒桌上的企业高管们喝得晕晕乎乎的。借着酒劲,很多人口不择言,大量的商业机密就这样被胡士泰轻易获取了。

胡士泰为了一己私利,给我们的国家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2003年,我们与澳大利亚的三个大型矿山企业进行价格谈判。由于之前胡士泰骗取了我国钢企的商业机密,所以在整个谈判过程中,我们陷入了极大被动,最终以失败告终。

此后的很长时间里,铁矿石的价格连续暴涨,曾创下了上涨71.5%的惊人纪录。

胡士泰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甚至可以用“触目惊心”四个字来形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不完全的数据统计,胡士泰利用协议矿和贸易矿的漏洞以及非法窃取我国钢企商业机密等行为,给我国在矿石进口方面造成的直接损失就达到7000亿元,至于那些无法统计的间接损失就更加让人触目惊心了。

7000亿是什么概念,那是当年澳大利亚全年GDP的十分之一。难怪我们视之为背信弃义卖国求荣的汉奸胡士泰,却在澳大利亚被视为英雄了。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铁矿石连年不正常的暴涨,终于引起了高层的注意,他们预感到在内部一定潜伏着商业间谍,窃取了我们大量商业机密。

种种迹象表明,一向出手阔绰和热衷于酒桌文化的胡士泰具有非常大的嫌疑。

2009年7月5日,相关部门突然袭击检查了力拓在上海的办事处。在胡士泰的私人电脑里,存储着国内几十家大型钢铁企业的采购费用,以及库存数量和生产计划等商业机密,铁证如山,无言以对的胡士泰被当场拘捕。

当时的现场让人十分震惊,后来我们工信部一位官员叹道:“我们的工信部,对中国钢厂关键数据的了解程度,还不如力拓。

很快胡士泰便交代了自己所有的违法行为。2010年3月29日,上海中级人民法院宣判了对胡士泰的处罚决定。“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100万元。”

虽然胡士泰得到了应有的处罚,然而巨大的经济损失终究无法挽回了。这也给我们整个钢铁行业乃至国家敲醒了警钟,惨痛的教训,也暴露我们制度上的漏洞。

此事被爆出后,曾经让母校引以为傲的胡士泰,一夜之间成了北大的耻辱。在北大,人们最不愿提及的人,胡士泰一定榜上有名。这个让母校蒙羞的人,成了让大家唾弃和警醒的反面教材。

其实当年被澳大利亚视为英雄的胡士泰被捕后不久,澳大利亚政府就坐不住了,时任澳大利亚总理的陆克文,亲自出头与我国交涉,希望中方慎重考虑,谨慎处理。

更有甚者,当时澳方一位政客竟然叫嚣:“总理应该马上给中国打电话要求尽快放人。”

我们当然拒绝了澳方无理的要求,胡士泰最终还是维持了十年有期徒刑的判决,为他的行为付出了应得的代价。

后来通过犯人交换,已是澳大利亚人的胡士泰回到澳大利亚,在那里的监狱里服完了自己的刑期,于2018年释放出狱。

据传出狱后的胡士泰被重新召回力拓,当然这是澳大利亚人之间的事,与我们无关了。

古人常说“位卑未敢忘忧国”。

哪怕是一介匹夫,在国家大义面前都应该展现出自己的骨气。自古我们中华民族就不缺少爱国的民族英雄。

建国初期的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等等,哪一位不是抛弃了国外优越的生活条件,冲破重重阻挠,毅然回归建设自己祖国的。他们是国家的英雄,全民的偶像。

再看那些花着国家的钱,反过来中伤自己的祖国,诸如余茂春、许秀中,胡士泰、方芳、李滨之流。又有哪个不是被万千国人痛骂的无耻之徒,跳梁小丑。

公道自在人心,历史是不会遗忘每一位英雄的,同样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出卖祖国的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