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的一天,心事重重的袁丹军行色匆匆地赶着路,可是在经过一个渡口的拐角处时,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直奔停在岸边的一艘小渔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真的是正宗的野生长江口大鲶鱼,多少钱?”

心急的袁丹军一脚踩上活水舱,双脚全被水浸湿了,可他却毫不在意,一脸欣喜地看着手中伤痕累累的鱼。

“一口价,19万。”

渔民见来了大主顾,立马抛出了高价,周围其他想要买的人一听这话,立刻炸开了锅。

“疯了吧,要这么多钱,肯定没人买。”

“又不是什么名贵品种,伤成这样,还不知道活不活得了。”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时,袁丹军却一口答应了。

“行,我再给你加一万,这鱼你给我养好了,不能死了,我马上去取钱。”

“袁总,这……”

袁丹军抬手止住了司机的话,他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可是这鱼,他买定了,为了找到这种野生品种,自己已经耗费了大半年时间,所以今天哪怕鱼活不了,他也要赌一把。

花20万,买一条浑身是伤的鲶鱼,袁丹军是真的疯了吗?

不,他没有,因为在不久的将来,这条鱼,给遭受重创的袁丹军,带来了一年上亿的收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服装商转战水产生意

“这么多餐馆,怎么就没人做鲶鱼吃呢?”

2000年,在北京经营服装生意的袁丹军,突然发现了一个商机:在自己老家荆州颇受欢迎的鲶鱼,居然没有端上当地的餐桌,就连很多湖北餐馆,都很少见到这道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鲶鱼批发,大有可为。”

一个外行人,想要从事这样完全不相关的产业,确定不是异想天开吗?

对于袁丹军来说,生意是不等人的,自己看到的商机,不久后,也会有其他人看到,自己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没有理会他人的议论,袁丹军迅速开始了行动。

“你放心,只要你愿意帮忙推销,所有的费用和损失,我自己承担,而且绝对不会让你白干的。”

袁丹军的主要目标,就是寻找每日向各种餐馆送水产的商户,借机与对方谈合作,让他们主动帮忙推销鲶鱼,很快,袁丹军的第一批鲶鱼,就成功在一家湖北口味的餐馆,打出了名气。

“这鲶鱼,今天点的人挺多的。”

“最近很多客人点名要吃鲶鱼。”

“价格也不贵,利润挺可观的。”

短短半年时间里,味美价廉的鲶鱼,成为了很多人下馆子时,优先选择的菜品,袁丹军从广东等地8元每斤购入的大口鲶鱼,价格一路飙升到12元每斤,却还是供不应求,需求量最大的时候,袁丹军一天能卖出5、6万斤。

这样火爆的情况下,找货源,也就成了袁丹军最为头疼的问题。

“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只要听到有鲶鱼的消息,我都会亲自去找,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稳定的货源。”

这时候,远在辽宁省灯塔市沈旦镇的小堡村,进入了袁丹军的视线。

“袁老板没来的时候,我们村养殖的鲶鱼,都得求着商贩们帮忙卖出去,价格非常低,就这样,还是很难找到销售渠道。”

“要是没有他,我们这儿的鲶鱼,大多都得烂在鱼塘了。”

“这里养殖鲶鱼的,都得感谢他,就是他太忙了,想要请他吃个饭,都得排队轮流来才行。”

对于袁丹军的到来,小堡村的村民,万分感激,对方不仅鱼量需求大,价格也比当地市场上的高,帮了村民很大的忙。

“能找到这样充足的货源,真的是心花怒放,我和大家其实就是相互帮助,我缺货,他们的货要找出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能够让自己更加了解鲶鱼养殖,袁丹军在小堡村里,一住就是两个多月,他每天在这里跟着村民出入鱼塘,亲自参与学习鲶鱼的养殖工作,这也让袁丹军对于鲶鱼的品种与养殖,越来越了解。

此时的袁丹军,因为经营得当,逐渐发展成为北京最大的鲶鱼批发商,每年销售上千万斤的鲶鱼。

而多年走南闯北寻找货源的经历,也让他极为了解各地鲶鱼的养殖成本与进价,他逐渐意识到,要想继续获取最大的利润,单靠批发,是很难实现的。

这让袁丹军心中那个念头,也越发地坚定了:他要在湖北荆州老家,开办鲶鱼养殖场。

红火的鲶鱼养殖场

“在这个地方,就没有人成功养活过鲶鱼,因为夏天温度真的太高了。”

“这个投入太大了,一个鱼塘就得差不多五六十万,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的,要是有点啥事,真的得赔死。”

“当时他完全是一意孤行要办养殖场,就没有人支持他这个决定。”

众人一致不看好袁丹军的养殖大业,总觉得他实在太冲动、太冒险了,肯定得做赔本买卖,但对于袁丹军而言,这是自己必须要跨出去的一步。

“我就是比一般的人,要胆子大些,这件事情我已经看准了,那就得去做,哪怕是风险再大,我也不会退缩,一定要先做了再说。”

眼看着鲶鱼批发产业利润越来越薄,袁丹军终于在2007年5月,租下了村里200亩左右的鱼塘,投入三百多万元,开始发展自己的鲶鱼养殖产业。

这时候,他所要面对的最直接问题,就是如何避免高温导致鲶鱼患上出血病,为此袁丹军带人尝试了多种办法,最终找到了加入井水降温的方法,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

“真的没想到,他第一次养,就养成了。”

“刚知道的时候,很多人跑去看,就是想看看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在经过大半年的养殖后,袁丹军所养殖的第一批东北怀头鲶鱼,终于成功出塘,而这时一场特大暴雪,席卷了整个中国。

大雪灾的降临,让当地的水产批发商,面临无货可卖的尴尬境地,因为封路的原因,东北等地的鲶鱼一时之间没有办法运输过来,这也让袁丹军手中刚出塘的鲶鱼,一瞬间成为了湖北当地最为紧俏的货源。

“我当时其实完全没有喊价,是那些商户自己跑过来,主动开始竞价的,你9块,我9块5,最后价格飙升到了12块3一斤。”

“当时已经到什么地步了,就是每天电话都被打爆了,公司里的人都不敢接电话了,就因为没有货可以提供了。”

在不到五天的时间里,袁丹军的鲶鱼全部销售一空,公司净赚了一百多万元,这也再度证明了他的决定是对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春风得意的袁丹军,满脸的自豪,眼中全是藏不住的喜悦与自得。

“当时就觉得,钱太好挣了,养殖鲶鱼也没什么困难的,按照这个市场,我现在这个养殖规模是远远不够的。”

为了乘胜追击,袁丹军迫不及待地开始扩大养殖面积,再度承包了280亩的鱼塘,这时候,覆盖整个湖北的冰雪,都还没有开始消融。

由于生意摊子铺得越来越大,自己总是在北京等地奔波,袁丹军不得不寻找熟悉的人,帮自己盯着家里的养殖场,但没想到,这个决定,会将他红红火火的养殖生意,赔了个干干净净,甚至让他负债累累。

“当时没想那么多,就觉得都是小学同学,一起长大的,应该靠得住,谁能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直到现在,袁丹军依然还记得自己当初,那种求助无门的绝望。

突然遭遇致命打击

“我当时就给袁总打电话,告诉他鱼塘里的饲料不太对,所有饲料都是臭的,鱼都不吃的。”

2009年春节前,鲶鱼养殖场员工吴福云的一通电话,让远在北京的袁丹军,顿时脑子嗡嗡作响。

“我当时真的,腿都软了,刚刚扩大养殖,投入了那么多,结果遇到这样的事情,一不小心,我这些年的努力,全白费。”

心里焦急的袁丹军,立刻开着车从北京往荆州赶,一路上,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各种念头,但始终还抱有一丝侥幸心理,希望事情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匆忙将车停在养殖场门口,袁丹军立刻直奔鱼塘,看着那一条条开始翻肚皮的鲶鱼,他脑海中紧绷的那根弦,彻底断了。

“厂长呢,他人去哪儿了?”

发生这样的大事,为何身为养殖场厂长的小学同学,却完全没有踪影,乱成一团的厂子,竟然完全没有人管理。

当翻开养殖场的账目,袁丹军彻底傻眼了,他的小学同学,不仅用极低的价格购买了一批廉价的假饲料,还将厂子里全部的流动资金都卷跑了,人现在已经不见了。

这么大的厂子,肯定不能就这样放着,还有那些支出的各种费用,都需要进行填补,无力的袁丹军,东挪西凑,终于从北京的生意中,凑出400万填了进去,可还是远远不够。

这一年的春节,对袁丹军而言,是冰冷的。

大年三十的那天晚上,所有的家庭都欢聚一堂吃着团圆饭时,袁丹军一个人守在了空旷寂静的养殖场里,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鱼塘发呆,明媚的烟火将整个夜空照亮,不远处的嬉闹声隐隐约约地随风而来,衬得他孤独无助的身影越发落魄了。

“没有办法,根本就借不到钱,一分都没有了,为了让人家能宽限些时日,我用尽了所有的办法,甚至都给人下跪了。”

不堪回首的那段黑色日子,是袁丹军人生中最大的耻辱与教训,因为他轻信了一个人,才把自己逼到了死胡同,可难道就这样止步了吗?

“我不想放弃,如果就这样放弃养殖场,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再跨过这个坎了。”

轻言放弃,从来不是袁丹军的性格,要是这样,他也不可能一再做出令众人反对的决定,自己的事业也不可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说得容易,可是东山再起的钱,要从哪儿来呢?

袁丹军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人的身影:枪杆村村党支部书记邢昌焕

他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贷款,而担保人,并不是谁都能当,也愿意当的。

力挽狂澜培育新品种

“他这个鲶鱼养殖产业,我们都了解过,知道在东北那边规模很大,而且很挣钱,要是能够引进到村里,对大家都有好处。”

不仅看好这个养殖项目,邢昌焕也比较了解和信任袁丹军的为人,因此当对方来找自己谈担保贷款时,他很快就同意了。

在村支书的担保下,袁丹军成功贷款到了200多万元,重新投入到鲶鱼养殖场的生产恢复中,就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又做出了一个惊掉众人下巴的决定:花费20万元,买了条浑身是伤的野生大口鲶鱼。

“20万都在这儿了,你们数数吧。”

看着还养在活水舱里的野生大口鲶鱼,袁丹军眼睛都不眨地将刚取出的钱,递了过去,渔民不敢置信地接了过来,开始点了起来。

“我,我们不点了,相信你,这渔船,我们也不要了,送你了。”

手抖着点了几捆百元大钞,渔民小心地将剩下的钱都收了起来,活像有个敌人在追一样,一溜烟就跑远了。

“袁总,您恐怕是上当受骗了,看看那渔民着急忙慌逃走的样子,其中,恐怕真的有诈。”

“这简直是冤大头啊,您这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了?”

嘴中碎碎念的司机,不情不愿地将刚刚巨款买下的鲶鱼,小心翼翼地转移到车上,拉回了养殖场。

袁丹军没有多解释,因为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尝试,能否成功。

原来,在多年批发鲶鱼的生意里,他发现了大口鲶鱼一个致命的弱点:在运输的过程中,非常容易死。

很多次,他从广东运来一车大口鲶鱼,在抵达北京后,死了一半多,这在鲶鱼批发行业里,是极为常见的现象。

相较于娇贵但生长迅速的大口鲶鱼,东北的怀头鲶鱼却十分耐运输,可是生长速度却远远跟不上,完全无法满足北京市场的需求,那时的袁丹军就生出了一个念头:将两种鱼进行结合,培育新的鲶鱼品种。

“不知道老板为什么总有这种异想天开的念头,一个不懂技术的人,要怎么去培养呢?”

“好好的养殖,现在又要开始做技术钻研,感觉跨行太大了。”

袁丹军当然不会想着自己去研发,专业的事情,肯定要交给专业的人去做才行,他直接找到了长江大学动物科学学院教授杨代青,向对方请教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

“他这个想法,其实是完全可行的,这两个品种的鲶鱼,同属鲶科鱼类,完全可以杂交。”

得到肯定答复的袁丹军,立马开始寻找野生鲶鱼作为种源,父本的野生怀头鲶鱼很快就找到了,可是母本的野生大口鲶鱼,却一直没有踪迹。

如今发现了,怎么能够放过呢?

开拓中华鲶鱼市场

“怎么样,成了吗?”

“成了,这鱼培育成功了。”

2009年,心中忐忑的袁丹军,终于在专家的帮助下,开始对两条野生鲶鱼进行配种,漫长的等待过程里,他的心一直都悬着,好在,最终他的一番心血没有被辜负。

两条野生鲶鱼配种成功了,新培育出的这种鲶鱼,集合了怀头鲶鱼和大口鲶鱼的优点,生长快又耐运输,被命名为“中华鲶鱼”。

“这个鱼,长得很漂亮,要是端上桌,肯定会受到大家青睐。”

“关键真的减少了很多经销商的损失,长得快又好运输,价格也不贵,大家都很愿意拿这种货。”

“中华鲶鱼很好卖,一天就能卖出一万多斤。”

2010年10月,第一批中华鲶鱼成功出塘,袁丹军的生意再度火爆起来,无数经销商找他拿货,短短一年后,他的年销售额达到了1个多亿。

“做生意的话,看准了,就得下手,一路上肯定会受到各种质疑与阻拦,就看你敢不敢坚持,有没有胆子坚持,如果总是停留在想的阶段,那就什么都做不成,因为在创业的过程里,你总是会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

如今的袁丹军,又找回了曾经的意气风发,眼睛中满是坚定与自信,曾经所有的坎坷,都成为了他成功路上的垫脚石。

“如今的北京鲶鱼市场,能够如此红火,全是他带起来的,全国各地,很多经销商都到这里来拿货。”

“我做鲶鱼批发,其实就是袁总带出来的,没他的话,我现在这门生意,也做不成。”

很多业内人士都在感激袁丹军,因为他盘活了一个新的产业。

不仅如此,在他的牵头下,老家的村子成立了专业鲶鱼养殖合作社,带领着村里一百多户人,慢慢走上了养殖中华鲶鱼致富的道路,这期间,也不断吸引着其他村民,加入到了合作社中。

而这大概也是袁丹军,对曾经大胆给自己担保的村支书,最好的回馈。

如今的养殖场里,依旧能常常看到袁丹军亲自忙碌的身影,因为眼前这70亩的鱼塘,是他整个养殖产业,最为关键的致富秘密。

这里养育着5000尾作为种鱼的中华鲶鱼,它们一年能够产下5000多万尾鱼苗,是袁丹军的重点关注对象。

每到繁殖期,他都会和员工一起,将即将产卵的鲶鱼,一一转运到小池塘里,等待注射催产针,这样忙碌的日子,他每年都会经历,因为这里,是他产业的根本。

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成功,能够创业成功的,也都不是简单的人,在他们的身上,总会具备很多,普通人所缺乏的特质,比如胆识、执着、眼界等等。

其实,袁丹军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使在寥寥数语中,我们也能感觉到,每一步路,他都走得十分地惊险。

每一次,他都顶着众人质疑的目光,开启新的发展方向,一步步坚定大胆地,将自己的事业推上高峰,纵然一朝跌落谷底,也没有轻言放弃,终于让他这位跨行的外行人,逐渐成长为了行业的大佬。

也有人会说,这是袁丹军的运气好,可是如果没有提前一步布局和准备,你又如何能够接下天降大饼?

参考文献:

1、 CCTV-17农业农村频道 [致富经]20万元买了一条受伤的鱼之后(20120821)

2、湖北日报:《过江渡惊见鲶鱼王 解迷津拜问众方家》2012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