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年2月1日起,“彩礼新规”正式实施,这个横跨在中国婚姻中的门槛被新时代彻底丢弃。

“你家究竟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连彩礼都拿不出来怎么证明你不会让我吃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高价的彩礼似乎成了两个相爱之人的高墙。动不动就要十几万彩礼、房子、车子的现象真的会随着规定的颁布而消失吗?

贾平凹为何会说,取消彩礼大部分底层男人将打光棍,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取消彩礼”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彩礼为何会导致男人打光棍

从历史上看彩礼在我国婚姻中已经延续千年之久,彩礼和嫁妆最早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当时的群雄割据,为了寻找盟友进行联姻,而嫁妆和彩礼往往代表着国家的面子。

《汉书》中秦汉时期,当时古人并不叫彩礼而是聘礼,“凡嫁娶者皆有聘财”。不论在哪个朝代,彩礼的习俗就这样慢慢流传下来,但彩礼本质上绕不开还是“面子”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书六礼”是从王公大臣到平民百姓不可或缺的标准结婚程序,而“纳征”即为收礼,这里的“礼”就是男方给的财物,收完这份礼就代表两人婚约有了法律效力。

甚至在各朝代还有“聘雁”“聘鹿”,直接将彩礼从困难模式升级为地狱模式,自古以来男人因为给不起彩礼而打光棍的例子并不少。

不过古代讲究门当户对,所以普通家庭的男人根本接触不到王公贵女,而普通人家的女儿也就遵循法度不会大肆索要财物,打光棍的问题并没有在时代中掀起多大水花。

到宋代,很多有女儿的家庭从出生起就开始准备嫁妆,目的就是为了女儿在婆家不受轻视,从日常梳洗到棺材白布一应俱全,甚至规格比彩礼更高。

明清时期这种“厚嫁”就变味了,嫁妆的档次越来越高导致很多穷苦人家嫁不出去女儿,甚至有的家庭会将女婴溺死,继续生男婴,这样就不需要准备大额嫁妆还能拿到儿媳带来的好处。

人性趋向利益在婚姻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嫁妆和彩礼的变迁往往是随着社会而转变的。

清朝覆灭,传统的封建社会制度破除,彩礼在近代曾没落过一段时间,几十年的战争变革,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彩礼再次登上社会大舞台。

社会发展也影响着彩礼的收取,在计划经济时期,很多家庭都崇尚要男孩,男孩更有优势,能帮助家庭获取更多的土地利益。

于是中国在这个阶段生育率出现了一个历史高峰,“养儿防老、多子多福”的理念深入人心,因为在那个计划制度下,有土地有劳动力,养儿确实能防老。

这也就导致在这个阶段出生的男女比例达到了一个恐怖的落差,你能看到一家生七、八个儿子,也能看到五、六个女儿要继续博儿子的。

人口激增之下,男人在婚姻中自然而然的占据高位,一些穷困人家生了几个儿子却找不到媳妇成了地方常态,很多有女儿的家庭索要高价彩礼往往都有不同的想法。

一种是为了让女儿在多妯娌的家庭中生活的更好,一种则是极端的,通过高彩礼给儿子娶媳妇。不难发现,上世纪找不到媳妇演变出的拐卖妇女儿童案件数不胜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普通家庭要结婚太难了,本身家庭条件穷困生好几个儿子,以至于到年龄了拿不出高价彩礼,打光棍的男人数量越来越多,甚至不少地方还有“光棍村”。

当然,导致光棍越来越多的原因也不能完全归结于彩礼过高,还有一部分的原因在女性身上。

谁是婚姻中的得利者?

“你要结了婚我的任务就完成了”,“谁家孩子像你这么大了还不结婚?”这种剩男剩女的现象在大城市首先暴露出来。

因为国家经济飞速发展,很多城市不论是物质还是思想开始了进一步的转变,城市人们生活的好了,在精神上接触了先进的教育理念,对于婚姻,他们有了和长辈们不同的认知。

要先说明,这不是叛逆,而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经济越高生育率降低在西方和日韩等国家已经早有预告。

现在中国进入了低生育高离婚的社会,女性不愿意当“贤妻良母”,很多女性也有了自己的事业,她们不期待只通过家庭和生育来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

但对于男性来说,这种女性意识的觉醒让婚姻变得更难了,随着经济水平提高,很多嫁女儿的家庭也出现了新观念,彩礼成了男方家的试炼石。

就像贾平凹在《暂坐》中写道“不舍得为你花钱的男人,一定不爱你”。这种观念在功利型的社会确实是一针见血,大家家庭条件都差不多,怎么能证明“爱”和“不吃苦”呢?

彩礼就代替女方先行一步,当然这句话其实并不能适用于所有人,毕竟婚姻过得好不好并不能看彩礼高低,男方家庭的人品和观念也占一大部分原因。

在“家暴、是否被婆家重视、传承香火”等等多个因素的影响下,社会上对于高价彩礼出现了越来越多的问题。

社会上高价彩礼真的合适吗?从男方来看,高价彩礼能要父母半条命,于是儿媳就成了彩礼的替罪羔羊,为此必须遵从男方家庭付出,“外人”的帽子始终摘不下来。

从女方来看,高价彩礼也仅仅只是“幸福”的保障,这笔钱似乎很难存在女方手里,不是“扶弟”就是再次投入到男方家庭中,甚至还出现了借钱凑彩礼,结婚了再一起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婚姻双方似乎都没在彩礼问题上占到好处,以至于社会上还出现了“骗婚、骗彩礼”等等负面新闻。

取消彩礼似乎迫在眉睫,对于双方而言,婚姻到底是什么?新时代的婚姻该是怎样的呢?

对于年轻人来讲,结婚是成立双方的小家,而彩礼和嫁妆则是新家庭的启东资金,但是“从夫”的旧观念并没有随着时代的发展破除。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口号不再适用于新型婚姻,大家家庭条件都差不多,受到家暴、“吸血鬼”式的男方家庭,女性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要在婚姻里受委屈当个“黄脸婆”,于是离婚率慢慢上来了。

新时代有新风向

其实“取消彩礼”很好理解,这个并不是说要不给彩礼了,而是要杜绝高价彩礼,让婚姻回归“礼”的本质。

倡导社会适龄年轻人进入一种新的婚姻观念,婚姻不是功利性的交换,而是两个人相互承诺和共同生活的情感纽带。

根据社会大环境来看,取消彩礼确实能缓解大部分适龄男性家庭的经济负担,但是这并不是结婚率下降的根本原因。

来做个取消彩礼的假设,双方结婚后有了孩子,为了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是否要买学区房,一家人出去需不需要买车,这样一算下来,这些支出甚至比彩礼贵了不知多少倍。

取消彩礼是否能挽回岌岌可危的结婚率和生育率,只能说可能有效果但并不大。别看各位男性现在都在为了取消彩礼兴奋不已,真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彩礼反而成了一个优势。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女性在婚姻意识中逐渐清醒起来,开始注重自己在婚姻中的价值,能生儿子也不是检验“贤妻”的标准。

没了彩礼,反而更加看重男方的人品、家庭条件以及工作潜力等方面,直白点来说,你拿不出的东西就得有另一样去填补,这是不可避免的。

“彩礼返还和取消”的规定实施后,婚姻质量能否得到提升还有待观察,但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对于真正愿意走进婚姻的人来说,彩礼才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事。

而贾平凹所说的“大部分底层男性将打光棍”存在一个悖论,一个是男性打光棍已经在社会上成为事实,因为男多女少的比例就注定会有男性打光棍,这是历史时代的遗留问题,“要男婴还是女婴”的问题不解决,社会很难在精神层面进步。

另一个是男性并不能通过彩礼体现自己的价值,对于一些光棍来说,彩礼在一定程度上附带了竞争力,但彩礼的枷锁不仅仅困住了男性,还束缚着那些父母通过彩礼支援儿子的女性。

彩礼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的问题,经济的发展与老百姓美好生活的愿望难以达成共识的时候,这些措施是很难解决根本问题。

结语

爱情不应该是利益的交换,婚姻也不是双方的枷锁,当生活有了保障,谁会不愿意能有个相伴一生的人呢。

大家都期盼能够白头偕老 ,相敬如宾的感情,所以不能以狭窄的眼光来看待彩礼问题,说到底,现实社会中剩男剩女越来越多,真的是因为没有取消“彩礼”吗?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资料均来源于网络,本文作者无意针对,影射任何现实国家,政体,组织,种族,个人。如涉及版权或者人物侵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如有事件存疑部分,联系后即刻删除或作出更改。本文作者就以上或相关所产生的任何问题概不负责,亦不承担任何直接与间接的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