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小月文史 素材/王冲

文章来源:作者身边的生活

我叫王冲,今年38岁,出生在贫苦的农村。

我上面还有个哥哥名叫王义,记忆中,哥哥性格憨厚,不善言语,做事却是一把好手。

母亲身体不好,家里的农活都由父亲一个人扛着。哥哥到了十一二岁时,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开始帮着父亲干农活。

南方的朋友应该知道,种水稻很辛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春天到了,要播种,等秧苗长大些要在水田中插秧。插秧时,腰不能伸直,一整天都弯着腰,等一天忙完后,腰酸背痛是常有的事。

夏天,烈日炎炎。要锄草、施肥,最难的莫过于赶水(把水引进稻田),经常要通宵达旦守着。

水稻“双抢”,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

收割、脱谷全部靠人工,最忙的时候甚至连饭都顾不吃上,辛辛苦苦收割的稻谷还要及时晾晒……

所以,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们要努力读书,长大了走出去,找一份不用风吹日晒的工作。

我和哥哥都很听话,把父母的话牢记于心,读书时特别用功,每次期末考试,我们俩的成绩都在班上稳居前三。

然而,到了五年级时,哥哥的成绩不知为何一落千丈。若是再继续下去,上重点中学肯定没希望了。

哥哥上六年级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我记忆犹新。

当时,面色铁青的父亲把哥哥叫到卧房,咆哮着问他为何逃课,哥哥的声音很小我没听清楚。

第二天,父亲找到我,沉声道:“冲儿,别学你哥哥,你要好好读书,将来一定有出息。”

我点点头,“爸,您放心,我一定会考到县一中的。”

父亲听了点点头,他离开时我听到了父亲的叹息声。当时我不解,以我的学习成绩上县一中没问题,父亲为何还要叹气。

两个月后,母亲突发疾病,父亲坚持要送母亲去医院,母亲却摇摇头,说自己是癌症晚期,没得救了,送去医院也是浪费钱。

当时,我第一次看到父亲流泪,我和哥哥也跟着哭了起来。

母亲却挤出一抹笑意,对我和哥哥说道:“娃儿,你们哭啥,快,听话,赶紧把眼泪擦干,娘亲要看到你们开开心心的。”

说完,娘亲把我和哥哥揽进怀里,说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两个听话的娃……

听到这话,我和哥哥忍不住又掉眼泪。

半个月后,母亲离开了人世。

这时,我才明白哥哥学习成绩下滑的原因。

原来,他早就得知母亲患病了,父亲一个人根本承担不起我们俩的学费,所以,哥哥把上学机会让给了我。

得知真相后,我读书愈发努力。

上初中时,我的成绩一直稳居前三。升学考试,我很顺利地被县一中录取。

高中期间,哥哥担心我读书太用功营养供不上,他经常给我送鸡蛋。

离开学校时,哥哥一脸羡慕地望着“县一中”这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我见了,心情异常沉重,若是母亲不走,哥哥也有机会上县一中……

望着哥哥远去的背影,我紧握拳头,发誓一定要考上理想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多赚钱来补偿哥哥。

高考完后,我心情愉悦,认为发挥得不错。回到家,哥哥正在忙着给稻田除草。这时,我发现哥哥因为常年忙着农活,竟然开始驼背了,他才不到二十岁。

高考成绩发布后,我报考了本省985学校,很幸运地被录取了。

拿到高考录取通知书那天,父亲和哥哥都很高兴。

父亲拿出一瓶他一直舍不得喝的白酒,给我和哥哥都倒了小半杯,父亲端起酒杯对我说道:“冲儿,你今天出息了,我和你哥哥都很开心,今天我们父子仨要喝得痛痛快快。”

说完,父亲猛地喝了一大口,不知道是呛住了还是酒烧喉咙,他一个劲得咳嗽。

那天中午,父亲喝得酩酊大醉,我听到父亲在说梦话。

“冲儿,你出息了,爹爹很开心,可是爹爹也难受啊,爹上哪里给你凑学费……”

听到这话,我的心猛然一抽!

苦读十二年,好不容易考上了985,我可不想辍学!

这时,哥哥走进屋子,他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弟弟,你放心,只要有哥哥在你就不会辍学。”

我听了心里一暖,本想问哥哥去哪里借钱,然而,哥哥已经快步走了出去。

几天后,村民对哥哥指指点点,说他怎么会倒插门,娶一个脸上有疤的女人,我听了很气愤,叫他们别乱说话。

村东头的刘婶望着我笑道:“王家小子,可能你还不知道吧,你哥哥马上就要入赘刘家了。”

听到这话,我沉默了,看来传言是真的。

刘家开小卖铺,有钱,刘老汉有个女儿名叫刘翠竹,因为小时候贪玩,脸被烫伤了,长得很难看,至今没有人愿意娶她。

后来,刘老汉开出条件,说要找个入门女婿。村民都笑话刘老汉,女儿能嫁出去就不错了,还想着招上门女婿。

刘老汉听了不以为然,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他不信有钱了还招不到上门女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半个月后,哥哥入赘到了刘家。结婚那天,哥哥喝了不少,他很开心拿出一叠钱,说有一万多,先让我拿着,不够他再想办法。

我本来不想要,这时,父亲走了过来,他微微叹息,“冲儿,你拿着,等以后有钱了再还给你哥。”

听到这话,我再一次泪流满面……

上大学后,我听说嫂子对哥哥很好,我听了放下心来,只想着能早点毕业出去工作赚钱。

四年很快过去了,我选择南下。

在工作中,我认识了一个女孩,也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那几年,因为忙着要结婚,我压力很大,工作上赚来的钱都用来准备买房,借哥哥的钱一直没还上。过年回家,面对哥哥我一直心生愧疚。

哥哥每次都会一脸憨厚笑着对我说:“弟弟,你傻啊,我们兄弟俩还分啥 ,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爹爹有我照顾呢。”

熬了三年,我终于凑齐了买房首付的钱。当年,我和女友结了婚。

以为买房结了婚,日子会好起来。

当自己开始融入城市生活时,才发现后面的路更为艰难。

买个月的房贷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妻子生下小孩后本想着去上班赚钱,奈何父亲身体不好,岳父母也年事已高,都无法照看小孩。

我和妻子商量后,觉得让妻子先不急着找工作,等孩子大点再说。

这样一来,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了我肩上。

想着熬过这几年,等手上有钱了,我就把父亲接到城里来享福。谁知,第二年父亲就一病不起,需要人照顾。

哥哥打来电话,“弟弟,你不用担心,安心工作吧,爹爹有我和你嫂子照顾。”

我听了对哥嫂感谢不已,夜里,我瞒着妻子给哥哥转过去五千块钱。谁知,第二天一大早哥哥就打来电话把我训斥了一顿,说你要还房贷,还要养家,别乱花钱。

电话那头,我似乎听到了嫂子的不满。

“你这个窝囊 废,只想着往家里拿钱,弟弟给你拿钱,你为什么不收……”

听到嫂子指责哥哥,我心如刀割。

两个月后,父亲去世了。

我带着妻儿回老家,上次看到哥哥,还是半年前。

今天看到他,鬓角上竟然出现了一丝白发,哥哥才三十出头啊。

这些年,我一直忙着工作,没有好好照顾爹爹,都是哥哥在出钱出力,所以父亲的丧礼费我准备全部出了,把份子钱都留下来给哥哥。

当然,我没有将此事告知哥哥,也没有告诉妻子。我瞒着所有人,悄悄找到了账房先生,给他八万块钱,问他够不够,不够我在想办法。

账房先生见到这么一大叠钱,立马愣住了,缓过神后才开口:“王家小子,听你爹爹说你日子过得艰难,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我笑着解释,说手上还有些存款,如今都取出来了。

账房先生连忙点头,说差不多了。

我叮嘱了账房先生,说哥哥出的钱都原封不动拿回给他,另外,份子钱我一分也不要,都留给哥哥。

账房先生听了,一个劲夸我是个好孩子。

接着,账房先生告诉了我哥哥这些年的不容易。

原来,哥哥在刘家过得并不愉快,嫂子虽然人很好,可是很惧怕他老爹刘老汉。

刘老汉为人吝啬,是个铁鸡公,家里的钱被他牢牢掌握。这些年,哥哥为了照顾父亲,省吃俭用,农闲时还到处打零工。

听到账房先生的话,我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王家小子,你是个孝顺的孩子,你和你哥哥是我们村的榜样,都是好样的。”最后,账房先生总结了一句。

办完父亲的丧礼,因为工作忙,我在家停留了两天后就赶了回来。那两天,哥哥没有提钱的事,我放下心来,心里终于好受了些。

回去的路上,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一条八万块钱到账的短信通知。立马,哥哥发来了一条短信。

“弟弟,你糊涂啊,哥还有钱,这8万块钱你全部拿回去,份子钱哥哥就收下了……”

看到这短信,我控制不住,顿时泪奔了。

其实,这八万块钱,是我找同事借的。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让妻子骂一顿。

谁知,妻子得知实情后并没有发脾气,只是怪我没有和她商量就偷偷拿钱,我听了内心一松。

几年后,我的日子开始好起来。哥哥终于肯接受我的帮助,有了钱,他搞起了养殖,日子过得很红火,内心的愧疚终于稍安。

村里人见我们兄弟俩有出息,都很羡慕。

都说亲情,是世间的一种最珍贵的温情。希望这一份亲情的温暖能永远延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