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尼姑假扮和尚外出,邂逅一书生。尼姑见书生眉清目秀、风度翩翩,于是就勾引书生行那云雨之事。事后,尼姑将书生带回尼姑庵,天天腻在一起,没有想到书生却想逃离。

大明洪熙年间,浙江湖州府东门外住着一个柳寡妇,膝下有一女如烟,年方十二,长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称得上是绝世佳人。只可惜红颜薄命,从小就病痛缠身,常年卧病在床,柳寡妇什么都不想,只想女儿平安顺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天,柳寡妇和如烟正在门外晒太阳做刺绣,一个尼姑来到他俩身旁,尼姑自称是杭州翠浮庵观主,看如烟命犯孤星,必须出家为尼,方能消灾增福,长命百岁。

柳寡妇虽然舍不得女儿,不过为了女儿的健康,只得忍痛将女儿送给了尼姑,尼姑将如烟带到了翠浮庵,取法名静观。

一晃四年时间过去了!

湖州黄沙巷有一个秀才沈迟,年仅十六岁,眉清目秀、风度翩翩、饱读诗书、文采斐然,尚未娶妻。

正月的一天,沈迟和几个书生去杭州西湖赏梅,路过一片松林,隐隐约约看见林中有一座尼姑庵,掩门半开着,仿佛有人在庵内偷看他们。

大家猜的不错,刚刚在庵内偷看他们的就是如烟。如烟见沈迟貌比潘安,颜如宋玉,顿时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恨不得冲上去将其拖入庵内好好轻薄一番。

如烟看着沈迟渐渐远去的背影,感叹道:世间有这般美少年,莫非天仙下降?人生一世,但得恁地一个,便把终身许他,岂不是一对好姻缘?奈我已堕入此中,这事休题了。

如烟幽幽叹了口气,瞬间泪流满面。

一晃四个多月过去了!

沈迟考中了秀才,于是乘船前往杭州府参加乡试。沈迟见船舱里坐着个小和尚,生得清秀、娇嫩,甚觉可爱。那和尚一见了沈迟,吃了一惊,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沈迟。

两个各问姓名,知是同乡,一发投机。沈迟见那和尚谈吐雅致,想道:不是个唐僧。只见他一双媚眼,不住的把沈迟上下只顾看。天气暴暑,沈迟请他宽了上身单衣,和尚道:小僧生性不十分畏暑,相公请自便。

看看天晚,吃了些夜饭,沈迟便让和尚洗澡,和尚只推是不消。沈迟洗了澡,已自困倦,搬倒头,只寻睡了。

那和尚见人睡静,方灭了火,解衣与沈迟同睡,却自翻来复去,睡不安稳,只自叹气。见沈迟已睡熟,悄悄坐起来,伸只手把他身上摸着。

那时沈迟正醒来,伸个腰,那和尚放手,轻轻的睡了倒去。沈迟却已知觉,想道:这和尚倒来惹骚!恁般一个标致的,我便兜他来男风一度也使得,如何肉在口边不吃?

沈迟便爬将过来与和尚做了一头,伸将手去摸时,和尚做一团儿睡着,只不做声。沈迟又摸去,倒吃了一惊,问他道:你实说,是甚么人?

和尚道:相公,不要则声,我身实是女尼。看母亲来,因怕路上不便,假称男僧。

沈迟一听对方居然是一个女子,顿时心中一喜,再也顾不了这么多,扑上去就跟与女子翻云覆雨地折腾起来,一整晚都没有停歇。

云收雨散后,沈迟问其来历,如烟一一道来。

沈迟道:我尚未娶妻,如今能够偶遇姑娘,真是三生有幸,只是要想长久在一起,还需从长计议。

如烟对沈迟道:如何从长计议?

沈迟道:我如果能够进士及第,要想娶你为妻,那再容易不过了。

沈迟想一想道:我有姑妈,嫁在这里关内黄乡室家,今已守寡。家里庄上造得有小庵,你去在他家家庵中。你好一面留头长发,待我得意之后,以礼成婚,岂不妙哉?倘若不中,也等那时发长,便到处无碍了。

如烟道:这个主意不错!

当下沈迟就奔至姑妈家去说了此事,姑妈笑着应允。姑妈一见如烟,心里也十分喜欢。从此,如烟就常住在姑妈的庄子里。

几天之后,翠浮庵观主不见如烟回来,吓了一跳,急忙吩咐寺内尼姑到柳寡妇家询问,结果却得知如烟压根就没有回家。观主大吃一惊,不过也不敢声张,只得吩咐庵内尼姑秘密打探消息。

后来有人告发翠浮庵的尼姑盗窃财物,被官府查抄了财物,庵内尼姑也被全部打入了大牢,全部遭受监狱风云,死在了黑屋子里。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知道如烟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沈迟一路连战连捷,最终进士及第,被明仁宗朱高炽认命为翰林院编修。沈迟没有忘记对如烟许下的誓言,选了个良辰吉日,花红鼓乐,直接来到黄家接如烟回家。

沈迟和如烟到家里,拜见母亲后,将事情来龙去脉竹筒倒豆子般告诉了母亲。母亲见如烟长得标致,身世又那么曲折,心疼得不得了,将其搂在怀里,极尽安慰。

第二天,沈迟同如烟直接来到了柳家,柳寡妇见女儿,凤冠霞帔的女眷,喜得双脚乱跳真如睡里梦里。沈迟和如烟直接将柳寡妇接到了沈家婚礼现场,同坐喜筵。大吹大擂,更余而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文改编自明末凌蒙初《初刻拍案惊奇》中的名篇“闻人生野战翠浮庵,静观尼昼锦黄沙巷”,告诉我们一个浅显的道理,我们接受一件事,都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接受僧尼犯戒、师生相恋之类的事情,是真正平等相待,还是只是包容同情,这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对此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交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