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拿孙维没有办法,但人心却足以对她进行审判!

据新闻媒体报道,近日,澳洲华人已经联合请愿澳洲国会,声称“澳洲不是藏污纳垢的地方”,要求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将孙维驱逐出境。目前请愿贴的目标投递者分别是澳洲总理艾博年、澳洲外交部长黄因贤以及澳洲移民部长亚历克斯·霍克。根据官方资料显示,目前请愿已经通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新闻一经报道,在网上疯传,经过发酵,霸屏各大平台热搜榜,引发轩然大波,网友们瞬间炸锅了,纷纷在网上留言表示:孙维逃过了刑侦审查,逃过了法律制裁,却最终没有逃过舆论的围追堵截……

有网友十分好奇,孙维这些年究竟过得如何?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她不但没有过上她想要的万众瞩目的生活,反而过得有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孙维出身红三代,家世非常显赫,祖父孙越崎是我国近代实业家和社会活动家、中国现代能源工业的创办人和奠基人之一,被尊称为“工矿泰斗”;伯父孙竹生是机车车辆专家、教育家,做过西南交通大学教授;姑母是原民各中央副主席;姑父朱丕荣是原国家农业部外事司司长;堂伯父孙孚凌是我国现代民族工商业者的优秀代表、著名的社会活动家,母亲陈懿德是北京朝阳医院皮肤科的奠基人和杰出的医学家……

不过朱令案爆发后,孙维的家族就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之中,有“好事之徒”将其家庭公布了出来,不少义愤填膺的民众就频繁上门贴大字报,让其父兄的仕途受到了重大的影响。

在舆论的声讨下,孙维这样的天之娇女,没法享受父辈的荫蔽,想要像许多官二代、富二代那样,在国内发展,出入上流社会,挺胸抬头走在阳光下,基本是不可能了。

朱令,成为了一个让孙维觉得畏惧又有些厌烦的名字,她迫切需要远离,开始新的生活。1997年,孙维想要移民美国,结果没有成功。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一晃几年时间过去了。

在此期间,孙维与海归谢飞宇结婚,并将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孙释颜。随后,她辞去了诺基亚中国有限公司北京项目经理的职务,移民去了美国。

孙维到底还是轻敌了,她轻视了正义感在人们心中的份量,也轻视了舆论的力量。

2013年,15万北美华人请愿,要求美移民局将孙维驱逐出境。孙维没有办法,只得转移到了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墨尔本,开了一个室内装饰公司,继续过着滋润富足的生活。

在此期间,孙维和谢飞宇离了婚,再婚嫁给了一位犹太牙医,至于幸不幸福,个中滋味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2019年7月10日,孙维的母亲陈懿德因病去世,不过孙维压根不敢回国见母亲最后一面。据知情人士透露,在此后的四年时间里,孙维也不敢回国为母亲扫一次墓。

如今,澳大利亚的华人又开始集体请愿,要求国会驱逐已经更名为孙释颜的孙维。截至昨天20:00点,澳洲华人请愿驱逐孙维的署名人数已超过一万。

我坚信,澳大利亚最终是会驱逐孙维的。其实孙维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据当地的网友透露,目前孙维已经将在澳大利亚住宿办公为一体的豪宅挂在网上挂牌出售,随时准备跑路。

不过孙维的下一个避难之地回是在哪里呢?我想没有几个国家是愿意接纳这个未经法律审判已经臭名昭著的嫌疑犯吧?

如果孙维真的清白无辜,内心没有鬼,应该是不会改名,逃离最安全、最友好的祖国,满世界移民,这样不仅葬送了整个家族的声誉,也碾压着全社会的信任之基。

其实我们都清楚,想要给孙维定罪的难度不亚于上青天,也明白不是所有的追问都能得到结果,不是所有的作恶之人都能被绳之以法,不过作为和朱令生活在同一个时空的一代人,为了心中的正义,为了明天自己不会成为下一个朱令,我们必须坚持不懈,锲而不舍追寻真相。

纵观孙维的一生,她一出生就握着王炸的牌,自然渴望站在光华万丈的C位,受万人仰望。只可惜却因一时恶毒狭隘的冲动,将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导致后半生被互联网围剿,成为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只能躲在阴暗处苟延残喘。

我想,这一定不是孙维想要的生活。

至于朱令,她一直在用三十年残缺的生命,直击我们脆弱的心灵,时时将我们带回那个风起云涌的年代,对法律和真相进行叩问,对罪恶灵魂进行叩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个人认为,对孙维的审判还将继续,且永世不会停止,直到法治的光明刺破晦暗。

人心不可欺,好好而恶恶,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对此大家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交流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