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钊牺牲后,后代命运如何?长子官至正部级一生清廉,孙子更是获七一勋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27年4月28日,受尽酷刑折磨的李大钊,在反动军阀的注视下,双目直视、表情平和地从容走上绞刑架,无畏慷慨赴难、英勇就义。

在执行死刑前,在被行刑官询问有何临终遗言时,李大钊大义凛然道:

“你们今天就算绞死了我,也绞不死伟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必将得到光荣的胜利!中国共产党万岁!”

说罢,他便将头伸进绞环、从容就义。

可谁料,凶残卑鄙的敌人,为了折磨他,竟先后绞他三次,折磨了他整整28分钟!自此,李大钊伟大的一生,便永远地停在了38岁。

随着李大钊惨遭反动军阀杀害,他所留下的妻子、以及五个孩子,在他牺牲之后,都经历了怎样的人生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大钊的身后事

李大钊牺牲后,反动警方便将他的尸骨,用一口薄皮棺材装殓,并暂时寄放在宣武门外的一座寺庙内看守着。

在他牺牲之后,他那因受牵连同样被关入狱的妻儿们,也随之被释放。

李大钊的妻子赵纫兰,也是我党党员,她比李大钊年长六岁,十六岁就嫁给了十岁的李大钊,婚后共为李大钊生育了六个孩子。

尽管赵纫兰是典型的旧时代妇女、大字不识一个,与宣传进步思想的高级知识分子李大钊格格不入,但夫妻二人感情无比深厚,李大钊爱叫她“大姐”,赵纫兰则亲密地唤他小名“憨坨”。

在那个新旧交替的年代,知识分子抛弃封建糟妻迎娶进步女青年,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反而会被视为进步行为。

但是李大钊却始终秉持着“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他感念于妻子这么多年来对自己的支持和照顾,从来没有想过抛弃她。

遥想二人成婚以来,无论李大钊做什么决定,是不惜远赴重洋求学,还是与家人分隔两地,赵纫兰都从来没有一句怨言,总是全力以赴地支持他,哪怕她要为此独自挑起家庭的顶梁重担,还要为丈夫筹措学杂费用,赵纫兰都不会有一句怨言。

在李大钊看来,所谓“国家”,没有国哪里来的家,没有小家又如何救国?

所以尽管在新文化运动期间,许多人都质疑李大钊这样一位大学教授,为啥还要娶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时,李大钊都从未表现过任何对于妻子的嫌弃,恰恰相反的是,每当家中有客人来访,他都会主动郑重地把妻子赵纫兰,介绍给客人。

李大钊常说:“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既是我的妻子,又像是我的母亲,还是我的姐姐。”

而赵纫兰也在与李大钊的朝夕相处当中,逐渐开阔了视野,懂得了革命思想,她甚至还开始主动为我党传递情报、亦或是站岗放哨,用行动默默支持着丈夫和党的工作,由此逐渐获得了党员们的一致赞誉,都夸她是当之无愧的贤妻良母。

只不过,尽管李大钊作为大学教授,每个月都有几百大洋的工资,但一家子的生活依旧难以为继,这主要是因为李大钊古道热肠,但凡看到贫困学子工人,都会忍不住仗义疏财资助他们。

就连当年毛主席刚来北京无处谋生的时候,都是李大钊接济他维持生活的。

不仅如此,李大钊还介绍毛主席去当北大图书馆管理员,也正是在李大钊的引领下,毛主席才开始接触马克思共产主义,从而有了后来的新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也正是因为把钱都拿去资助穷苦有志人了,李大钊一家的生活条件还是相当节俭的,但在李大钊的品德熏陶下,一家子都并不看重物质享受,而是更乐于精神上的追求。

李大钊对于子女的教育亦是如此。

李大钊和子女

他从来不会过多干涉子女,对子女采取放养模式,并经常这样对他们说:

“很多东西我都没有接触过,也没有学过,但我支持你们去了解学习新的事物,在这一点上,我绝对不会过多干预你们。”

也正因有开明的父亲,李大钊的孩子们都选择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上深入探索,其中作为长子的李葆华,就因受到父亲的潜移默化,早早地进入共青团历练、投身革命。

十岁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父亲的“专属通讯员”,每当父亲在外工作或者躲避敌人的时候,李葆华就会替父亲将收到的所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信件书刊,分门别类整理好再转交给他。

在全家因受父亲牵连被捕入狱那年,李葆华不过刚满十八岁。

那天他刚好因为出门跟朋友聚会,躲过了敌人的抓捕,从而保住了一命。可谁料没过多久,他就从报纸上得知父亲壮烈牺牲的消息,顿时如遭雷劈。

但李葆华并没有因此消沉,因为他早已在父亲的教导下明白,革命必定会有流血牺牲,但他不怕,并且还是毅然决然地继续走上革命道路。

与此同时,因为父亲牺牲好不容易被释放的母亲赵纫兰,以及其他几个兄弟姐妹,跌跌撞撞地将李大钊的遗体带回了家。

面对所深爱的丈夫的牺牲,赵纫兰悲痛号泣到一度晕厥过去,此后更是直接一病不起,卧床在塌。

作为长子的李葆华,不得不挑起家中顶梁柱的责任,为父亲料理身后事。

但由于李大钊生前全把钱拿来资助革命,没有留下什么积蓄,连家中生活都惨淡到难以为继,身后事自然也只能极其萧条。

就连当时的媒体,形容李大钊家中惨状,都是“空无家俱、即有亦甚破烂。”

好在李大钊生前好友,感念于李大钊的伟大品德,都纷纷前来探望,慷慨解囊为他购置一副上好的棺材,希望能将李大钊的身后事办得体面风光一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连棺材老板,也因敬佩李大钊的高洁人品,主动给棺材打了跳楼价,并且让柜上的师傅给这口棺材涂上二十斤的松香桐油和十几斤黑生大漆,搞出个豪华顶配版。

除了李大钊的生前好友,还有一些与李大钊政见不合、有过论战的人,都因被李大钊的人格所折服,纷纷为赵纫兰和孩子们慷慨捐款,这才暂时解决了李大钊的身后事,以及赵纫兰和孩子们的家庭生活困难。

据统计,此次捐款人数共计84人,捐款金额更是多达2300多元,足以可见当时的民心所向。

只可惜,作为长子的李葆华,却因为要躲避反动派的追捕,不宜公开露面,无缘亲自参加父亲的葬礼,但他对于革命的决心,从未有丝毫动摇。

1931年,李葆华正式加入共产党,从父亲手中接过了信仰的火炬。

在念着入党宣誓的时候,李葆华忍不住再一次想起了父亲生前的敦敦教诲:

“当初在选择这条道路的时候,我和你的叔叔伯伯们,谁都没办法看到未来究竟会怎样,但是我们都始终坚定认为,这就是最正确的道路。不管我们的结局最终如何,但是在生命的终点回望时,希望都可以做到无愧于心、无愧于祖国人民,这就够了。”

就这样,抱着救国救民的革命信念,以及父亲的嘱托,李葆华开始化名赵振声,在北平从事危险隐秘的地下党工作,担任着游走在隐秘战线的影子战士,为我党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提供了许多至关重要的情报。

等到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之后,为革命做出许多贡献的李葆华,便被党组织任命为市委副书记。

要知道,年仅三十岁便担任市委副书记的,放眼我党历史都找不出几个。

1949年10月1日,在新中国成立的开国大典上,李葆华作为革命先驱之后,还被邀请到天安门城楼观礼,当他听到毛主席说出那句:“中国人们站起来了!”时,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在心中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可以看到这一幕,看到他们终其一生的革命理想,终于实现了。

子孙如今怎样

此后,李葆华便投身在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当中,先后担任北京市委副书记、安徽省委第一书记,甚至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中顾问委员会等要职,到1982年退休时已经享受正部级待遇,后来更是官至副国级,是李大钊的后代之中,官职坐得最高的一个。

但即便是退休,李葆华也还是跟他父亲一样,经常为社会捐款捐物,清廉一生的他,本来可以分配到更大的房屋居住,但他不想多占用国家资源,还是坚持住着几十年前的老房子,一直到2005年病逝于北京,享年96岁,也算得上是寿终正寝了。

当年主政安徽期间,李葆华更是深受安徽人民的爱戴,因为公私分明、厌恶贪污腐败,总是微服私访深入到人民群众当中,为安徽百姓谋福利,打击贪污腐败分子,因此便被安徽人民称为“李青天”。

他后来担任央行行长的时候,他所制定的一系列政策,更是极大程度恢复了我国的经济状况。

虎父无犬子,李葆华的儿子、也就是李大钊的孙子李宏塔,因父母都为工作奔波无暇顾及他,他出生仅仅19天,就被送进托儿所,一直到6岁才被接回父母身边。

因为从小父母对他的要求都很严格,也从不给他任何的特殊照顾,所以他也并不觉得自己作为官二代有什么了不起的。

长大之后,李宏塔便选择进入部队历练,参军报国,从部队退役之后,他便分配到化肥厂工作,以优异的表现,得以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和先进代表,担任安徽省委副书记。

曾有人质疑过李宏塔坐到这个位置,是不是靠的关系户,有没有搞贪污,但是组织一调查才发现,别说贪污了,李宏塔光是骑烂的自行车都有四架,加上穿烂的雨衣胶鞋,都有十几副,别说贪污了,连他平时上班通勤,都得挤公交。

也正因一生廉洁奉公为人民服务,李宏塔在2021年,还被授予了“七一勋章”。

李大钊除了长子李葆华,一直留在北京从事革命工作,李大钊的其他子女,都在他逝世后,跟随赵纫兰回到河北老家谋生。

那之后,赵纫兰身体状况每况愈下,都说长姐如母,长女李星华为了照顾病塌上的母亲,以及年幼的弟弟妹妹,主动选择了辍学。

一直到1931年,李星华才又带着弟弟妹妹重回北京,在父亲生前好友的帮助下,才得以继续勤工俭学,并在1932年,她也追随了父亲遗志,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情报工作。

新中国成立之后,李星华便一直投身教育事业,于1979年病故于北京。

李大钊的二女儿李欣华,也跟大姐一样,把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为祖国培养了许多优秀人才。

还有次子李光华,尽管父亲牺牲时他才年仅五岁,跟父亲的接触并不多,但也同样投身革命道路,并在建国后担任了唐山钢铁厂的党委书记。

在这期间,他也像当初的父亲一样,坚持深入一线工人群众当中,切身了解他们的所需所想,始终将自己当作人民的服务者,保持着艰苦朴素的生活作风。

即便是后来又担任了中科院电子学研究所党委副书记,跟科学家们打交道,李光华也始终保持优良作风,一生廉洁,全力保障科学家们的科研条件。

还有李大钊最小的儿子李欣华,父亲牺牲时他年仅一岁,对于父亲虽然没有什么印象,却也深受父亲品德的影响,一生淡泊名利。

他虽然没有像自己的哥哥姐姐那样投身革命,但一心扎根劳苦的人民大众,建国后他竟主动申请到最贫困的山区支教,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教育事业,造福了一代又一代的山区孩子。

李大钊的后人们,就正如他孙子李宏塔,在被记者问到,父辈有给他们留下什么遗产的时候,他一脸骄傲地说道:

“我们根本不需要什么物质上的遗产,李大钊的精神,就是我们这一大家子最宝贵的精神遗产,这就足够了。父辈们都是我的榜样,跟他们比起来,我做的还是太少。”

若李大钊在天之灵,能够看到自己的儿孙后代们如此高尚,现如今的中国如此强盛,想必也会感到很欣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