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平原晚报》刊发了“新乡市区发现一通抗战时期石碑”的报道,其意义可谓重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先,这是新乡邮政业、考古界、新闻界对“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日”的一份隆重贺礼,驳斥了日本战犯否认侵略中国的谎言。

其次,为新乡抗战史研究增添了一件日军侵略新乡的实物,拓宽了抗战研究的视野。

该“石碑”为青石材质,长64厘米、宽46厘米、厚11厘米。其上仅有“起工昭和十六年六月……”、“竣功昭和十六年十一月十日”两行文字内容及一图案符号。碑阴则凹凸不平,无字。

文字内容易明晓,可图案符号代表什么呢?所以它是揭开这一石碑的密钥。一旦知其意,那么其背后的一切也会随之浮出水面、真相大白。

查阅历史相关资料,并结合石碑上之标注时间——“昭和”,一个日企与日军勾结、半企半官的侵华经济组织——“华北电信电话株式会社”(亦称‘华北电信电话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北电电’),带出了其在新乡的过往罪恶肮脏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该“公司”成立于1938年8月1日,总部位于北平西长安街原交通部旧址,是由日军扶持的北平临时政府为“统一经营华北电气电话事业”而决定设置的。

“公司”有自己的规章、条例,并设计有“石碑”上镌刻的“电信符号”(中文‘電’之篆书),其业务包括电信、电话及广播等。

1938年2月17日,新乡被侵华日军土肥原师团占据。

“本市(新乡)拟使成为军事上之要点及商业工业都市而策其发达,并应作为政治、交通、文化、经济之地方中心都市。”

为此,伪建设总署(设水利、公路、都市三局)都市局技术科科长塩原三郎,于1939年5月主导制定了新乡城市新市街发展规划——《新乡都市计划大纲》。

基于新乡位列“华北八大都市”之一的特殊性,以及新乡城内日籍人员的增多、人员与日本本土讯息沟通需要,特别是日军认为“电信在战争中的作用是很明确的。第一,为了破坏、歼灭敌军的武力战;第二,破坏敌国经济实力,根据积蓄我方经济实力易于实行武力战的经济战;第三,破坏敌国国民战意,根据获得世界舆论易于实行武力战、经济战的思想、宣传战。不得不竭尽全力。”

所以,在驻新日军特务机关积极实施《新乡都市计划大纲》的同时,由其配合的“华北电电”新乡支部(出张所)办公地也在昭和十六年(1941年)六月“起工”,十一月十日“竣功”。

自“竣功”后,日军、日籍人员在新乡的电信、电话使用情况大为改变。

据1942年不完全统计,新乡城垣内外繁华街道上的日籍商业店铺达109家,其中电话普及达21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0年5月25日至1942年3月2日,是原田熊吉任第三十五师团师团长的时期。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于1942年1月15日绘制的“有线通信网图”可清晰地看出,豫北地区以新乡为中心的日军通信联系范围已相当广大,极大便利了原田熊吉及其继任者重田德松、坂西一良对豫北和豫东地区各种军事“扫荡”、“清剿”活动的实施。

而这与“华北电电”新乡支部的诸方面支持是脱不了干系的。“新乡广播电台”、“新乡邮局”即为助纣为虐之机构部门,二者通过日语、汉语、明信片(如‘新乡印象’)等方式宣扬日军所谓的“胜利”之功及营造的“和平”之景,以达到掩饰日军种种虐迹恶行、获取军方庇护之目的。

狼狈为奸、沆瀣一气、共赢互利,这就是“华北电信电话株式会社”在新乡的的真实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