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个周末的一场大雪,导致拜仁主场对柏林联盟的德甲第13轮比赛被迫延期到明年1月24日。加上周中德国杯当观众,图赫尔的球队意外地迎来“小长假”,然后在周六下午客场挑战法兰克福。一方是过去9天内养精蓄锐的卫冕冠军,另一方则是同期3战全败的哀兵。但图赫尔赛前就说:“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优势。在一个你通常要四处旅行的阶段休息如此长的时间,这是非常不寻常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昨日重现:时隔4年,法兰克福再次主场5比1打爆了拜仁。

事实证明,如此不寻常的“小长假”,彻底打乱了拜仁的比赛节奏。本该体能充沛的他们不仅跑不动,在拼抢时总是慢半拍,而且失误接踵而至。于是一场令人始料不及的惨败从天而降,拜仁踢了不到40分钟就0比3落后,60分钟就丢了第5球。最终比分不多不少,正好又是1比5,跟4年前那场导致时任主帅尼科·科瓦奇下课的惨败一模一样。图赫尔当然不会因此下课,毕竟这仅仅是拜仁本赛季德甲首败,但正如11月初在德国杯第二轮爆冷被德丙球队萨尔布吕肯淘汰一样,等待图赫尔的是又一轮的口诛笔伐。

后防集体发瘟

非常巧合,法兰克福在迎战拜仁之前,也输给了萨尔布吕肯,爆冷止步于德国杯1/8决赛。算上此前在联赛中打平云达不来梅,负于斯图加特和奥格斯堡,以及在欧协杯小组赛主场输给塞萨洛尼基PAOK,托普穆勒的球队已经遭遇本赛季最长的4连败和5场不胜。但法兰克福恰恰就是这样一支球队:当外界一致唱衰,他们往往就会爆发。前一季,格拉斯纳的法兰克福德甲开局6轮不胜,结果就在第7轮客场2比1逆转,终结了拜仁的9连胜,令纳格尔斯曼遭遇任内首败。对于那场胜利,托普穆勒肯定记忆犹新,毕竟他当时还是纳帅的助手。

今年3月下旬才和纳格尔斯曼一同被拜仁解雇的托普穆勒,对于这支拜仁实在是太过熟悉。尽管图赫尔接手后,拜仁的比赛风格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减少了对球权的追求,提升了攻守转换速度,还加入了凯恩和金玟哉这两位强援,但弱点依旧,那就是面对高强度的高位逼抢很容易就会手忙脚乱。于是一开场,祭出343阵型的法兰克福就像莱比锡RB或加拉塔萨雷那样,持续在前场压迫拜仁。踢了不到1分钟,阿方索·戴维斯就在后场左路停球时脚底打滑,法兰克福右边锋克瑙夫趁机断球,并快速突入禁区右侧右脚低射打在边网上,拜仁的后防失误表演就此拉开帷幕。

*在戴维斯和于帕梅卡诺“关门”之下,埃宾贝仍然把球打入近角。

在法兰克福蛮不讲理的持续逼抢和冲击下,从第12分钟马兹拉维在小禁区前沿左脚解围踢跐送给谢比,接着一人拖在最后使得补射的马尔穆什没有越位,到第31分钟金玟哉试图卡位却被克瑙夫把球抢走,然后戴维斯和于帕梅卡诺二防一都被埃宾贝成功起脚,再到第36分钟基米希面对面地把球传给了胡戈·拉松,于帕随后在禁区内被拉松轻松晃过,拜仁竟在不到半小时内直接成全对手连入3球!

尽管基米希在半场结束前将功赎罪,一脚精准的远射直挂球门右上角,而且图赫尔在中场休息后就撤换发挥失常的两闸戴维斯和马兹拉维,换上格雷罗和莱默,但这场“后防失误瘟疫”防不胜防。第50分钟,于帕梅卡诺在中场右路带球离脚,看到埃宾贝逼抢匆忙传球,结果还是被抢断。于是短短几秒后,比分就变成了4比1。第5个失球终于不是主动送礼,但于帕在禁区边缘对准备接球的马尔穆什明显放松了警惕,让埃及前锋轻松地停球顺势转身摆脱,而莱默又一人拖在了最后,使得抢在马尔穆什之前起脚破门的克瑙夫并没有越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克瑙夫(中)抢在队友马尔穆什之前,将比分改写为5比1。

除了身前一帮后防队友轮流“发瘟”,上一场对哥本哈根时在终场前精彩3连扑力保不失的队长诺伊尔,也在这个邪门的夜晚沦为“摄政王(射正亡)”,让对手仅仅6次射正就转化为5个进球。谢比在上半场尾声一脚力量和角度都一般的远射,才成全诺伊尔完成了全场唯一一次成功扑救。

不仅后防集体魂不守舍,就连前场众星也发挥失常。难度相近的机会,法兰克福中场埃宾贝和拉松一打一个准,凯恩和舒波-莫廷却不是打偏就是打飞。如果凯恩在第25分钟接戈雷茨卡的斜塞插入禁区左肋,抢在布塔封堵前右脚捅射不是稍稍偏出远门柱,而是钻入球门远角,那么一切都将不一样。而假如舒波没有在第55分钟时“吐饼”,拜仁或许还有救。图赫尔表示:“我们该输。这是场奇怪的比赛。我们预期进球赢了,但法兰克福今晚做了一切。我们没有踢好,但比分有点奇怪。”

比赛邪乎,拜仁疲惫

正如图赫尔所说,拜仁尽管踢得很差,但也不至于输得那么惨,毕竟预期进球是1.98比1.61,拜仁完全配得上第2个进球,而法兰克福的效率实在高得不科学。单拿这场比赛来说,确实有些邪门。或许是因为法兰克福也是所谓的“拜仁克星”,尤其是主场作战的情况下。赛前《踢球者》就指出,法兰克福与“吃饭睡觉打拜仁”的门兴格拉德巴赫,是当前德甲仅有的2支主场面对拜仁胜多负少的球队。而且在上世纪70年代,处在第一个黄金时期的拜仁竟在法兰克福输了足足9次,甚至在1975年输过0比6,而那也是拜仁上一次在德甲比赛中前60分钟就丢掉5球——当时上半场就已经0比5,第61分钟时丢了第6球。

*凯恩连续2场比赛交白卷。

除了这种邪乎的“相生相克”,这场惨败显然也跟拜仁休息了太长时间有关。两位在天空体育担任评球专家的拜仁名宿马特乌斯和哈曼都认为,拜仁主要输在失去了比赛节奏。哈曼就说:“你有9到10天时间训练,但如此长时间休息也会产生不利于你的影响。节奏就是一切,而他们今天没有。”图赫尔承认球队完全没有为这场比赛做好准备,“我们这一周练得很好,但我们仍然没有做好准备。我们得自问,我们今天开局为什么会踢成这样。今天没有了赢得客场比赛的欲望和饥饿感。我们没有太多借口。当你训练了一整个星期,然后踢成这样,我们所有人都要挨骂。”

其实过去2场比赛,或者说11月国际比赛周回来后,拜仁的表现就已经趋于疲软。两周前做客倒数第2的科隆,拜仁在上半场创造出三四次绝佳机会的情况下,只是靠凯恩补射收获了全场唯一进球,萨内和舒波-莫廷都错失单刀。下半场当科隆变阵并改打稳守反击,拜仁就变得“老鼠拉龟”。直到70分钟过后科芒和萨内位置对调后,科芒才从左路凭借个人突破,重新创造了2次杀机,并在角球进攻中头球顶中了横梁。随后主场对阵哥本哈根,4人轮换的拜仁延续了对科隆下半场的碌碌无为,交出了自德国超级杯0比3完败于莱比锡RB后的第一张白卷。

*面对失控的场面,图赫尔长时间在替补席瘫坐。

加上在法兰克福只进1球,拜仁最近3场只有2球入账,跟此前17场比赛打进58球,或者前11场联赛进球都在2个或以上形成了强烈反差。拜仁是不是累了?图赫尔在赛前说过,与科隆赛前他对此有些担忧,“但我们在那里看上去很有精神。然后我们在对哥本哈根时看上去很累。”这种精神或疲劳,并非单纯指身体反应,还包括了球员的精神状态。而在休息和训练了足足一个半星期后,拜仁竟比连续一周双赛的法兰克福少跑了差不多10公里(111.4公里比121.2公里),对抗落于下风(赢得对抗106比115),显然也是精神状态的懈怠作祟,而非体能问题。

这样的失利早该出现了

事实上,最近几年,拜仁几乎每个赛季都会碰到一两场非常邪乎的失利。除了4年前以相同比分惨败给法兰克福之外,还有2年前在德国杯第二轮客场0比5惨败给门兴。而那场比赛,恰恰是由托普穆勒担任拜仁的临时主帅,纳格尔斯曼当时因新冠而居家隔离。那场0比5之前,拜仁连续3场都净胜对手4球,而之后又接连以5比2的相同比分大胜柏林联盟和本菲卡,其实整体走势非常强劲。

至于4年前的那场1比5,后来的事情球迷都耳熟能详——弗利克接替了科瓦奇,最终成就了德国足球史无前例的六冠伟业。因此不少拜仁球迷或许是自嘲,或许是真的足够乐观,并没有把这场昨日重现的1比5看作是惨案,反倒是当作吉兆。11月初被萨尔布吕肯爆冷淘汰之后,同样有拜仁球迷认为是吉兆。因为拜仁上一次被第3或更低级别球队淘汰出德国杯发生在23年前,而那个赛季——2000/01赛季,拜仁最终也赢得了欧冠冠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两年前,还是拜仁助教的托普穆勒,以临时主帅身份经历了客场对门兴的那场5球惨案。

然而,这场惨败真的是纯属意外,甚至反而是吉兆吗?赛季至今,拜仁在4项赛事总计21场比赛里赢下15场,胜率超过七成,而且仅仅输了3场。但偏偏前2场失利,就直接导致拜仁痛失2个冠军。而且这3次输球,每一次都非常惨,输得体无完肤,令全队上下都灰头土脸,并没有所谓的惜败,更没有虽败犹荣。

再看看那些胜仗。考虑到此前做客哥本哈根、美因茨05和加拉塔萨雷等比赛是如何幸运甚至是侥幸地赢下来,你应该就不会抱怨兵败法兰克福来得过于突然,过程和结果过于邪乎。因为这样的失利,或许早该在伊斯坦布尔就发生。俗话说: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足球里的运气,总体还是守恒的。

这种失利之所以迟早要发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支拜仁的发挥始终不够稳定,继而缺乏统治力。意外兵败萨尔布吕肯后,马特乌斯和哈曼就尖锐批评过图赫尔和拜仁。但拜仁随即大破多特蒙德,打出了图赫尔任内的最佳比赛,图赫尔也立即狠狠地回怼两位名宿。如今,留给马特乌斯和哈曼反击的机会来了。不过老马在拜仁比赛期间正在准备随后多特蒙德主场对莱比锡的大战,因此无法深入点评。

至于哈曼,他这一次并没有将矛头对准图赫尔,而只是重申了此前的观点,“人们总是拿结果来说话。他们主场对海登海姆时弄丢了2比0的优势,但最终还是赢了。于是他们说球队展现出了个性。也许,你有时候应该把手指摁在伤口上。联赛成绩是很好,对此无可指摘。他们今天才第一次在联赛中输球,但表现经常不是那么具有统治力,缺乏拜仁所应该具备的比赛控制力。在这几个月过后,对于他们输掉一场比赛,我并不意外,但输球的方式当然让我意外。”如此缺乏统治力的拜仁,真的能在欧冠上大有作为?

*托普穆勒赛后安慰旧部诺伊尔。

拜仁总会在惨败后强势反弹,多特蒙德就沦为他们被萨尔布吕肯淘汰之后的出气筒。赛后唯一代表球队发言的托马斯·穆勒表示:“输了5比1之后必须作出回应,‘愤怒机器’要上线了。总的来说,我更愿意让所有错误都发生在一场比赛里。我们会反击的,我们会回来的。”愤怒的拜仁究竟会如何反击,下周二晚做客曼联自然会见分晓。但相比于这场没有太大意义的欧冠小组收官战,下轮联赛主场迎战“大黑马”斯图加特,才是对图赫尔和弟子的真正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