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福彩闹剧。

最近最火的话题是什么?

南昌西湖区一市民,购买近5万注彩票中得2.2亿余大奖。

这件事情的离奇之处在于以下三点:

1、一次性买10万块彩票。

我不是彩民,也不太懂彩民的心理,但我认为能舍得一次性买10万块钱彩票的人不多。

2、10万块钱单吊一组数字。

这次中奖并非是单注中奖,而是这位彩民朋友用10万块钱,买了同一组数字5万注。

5万注,同时都中了一等奖,总奖金高达2.2亿。

据数据显示——

福彩历史上,从未出现过有人拿10万块单吊一组数字高达5万注!

彩票嘛,毕竟是概率游戏。

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少人敢把10万颗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得有多大的病,才敢这么下注?

3、2.2亿奖金竟然避税了。

众所周知,中彩票是要交税的。

但根据国税相关文件,购买福彩/体彩的个人,一次中奖收入不超过1万元的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

而这位彩民的购买方式,又恰恰触发了最大返奖总额风险控制,单注奖金为4475元。

5万注中奖彩票,单注奖金均未达到征税标准。

2.2亿奖金,全额免税。

离谱的三件事,以更加离谱的方式叠加在一起,离谱的在同一个人身上发生了。

我不懂彩票,也几乎没买过。

反正这个事情出来之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

有猫腻,不可能。

又是数学老师给你算概率,告诉你这样买的中奖几率是1/860万。又是大学教授说数学老师算的不对,如果考虑避税,中奖几率可能是亿分之一。又是有人咨询ChatGPT,得到的答案是无限趋近于0……

分析一堆,最终得出的结论是——

福彩中心有问题,查查福彩分管主任。

他们把钱搞走了,搞出来个离谱的事情来平账。

哪有那么多猫腻,不过就是地方没钱了。

福彩闹剧,已爆发一周有余。

最常见的说法,就是前面提到的——

福彩中心把钱搞走了,主任带个头套,就敢站在前面领奖了。

但是,我们要思考的是:

且不说,一个区区正厅级下属的二级机构有没有这么大的胆量敢搞2.2亿。就算是敢搞,也不至于用如此低劣且低级的手法。偷摸搂钱这种事儿,还能这么快被我等普通人发现了。

有没有另外一种更合理的可能?

福彩中心,其实是个很小的事业单位,归地方民政局直管。在编人员少,行政级别低,没项目可做,却偏偏拿着动辄上亿的钱。

因此——

地方有项目、发补贴、给优惠时,一旦兜里没钱,就很容易想到民政局下属的福彩。

兄弟,挪点钱用用吧。

我也看到网上有人说,福彩账户都是独立的,地方没有权利去挪用和支配。

八年前,审计署对彩票资金展开过一次大规模审计,并出具了一份长达25页的审计文件。

下面这些图片,是截取文件中的部分内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的地方城市,挪用彩票资金去组织旅游、给单位买车; 有的地方城市,挪用彩票资金拨付给城投公司,建体育场; 有的地方城市,挪用彩票资金去购置办公楼、给员工发奖金和补贴……

除了这份报告之外,湖北省审计厅还有一份关于彩票公益金的公告:

鄂州市民政局,挪用公益金用于办公楼建设; 其他13个市州、28个县体育局,挤占挪用公益金共178万元。

看完上面的资料,

虽不能说所有城市都在挪用彩票公益金,只能说挪用现象不新鲜、很正常。

当福彩奖金池里的资金被挪出去了,遇上平账怎么办?

找个人出来领奖!

按照地方上这样的挪用频率,要想平账福彩中心恨不得每期都得做手脚、每期都得安排个人出来领奖。

人家福彩中心的工作还要不要干了?

算了!

干脆集中到一段时间里,集中领个大奖平掉吧。

比如,这期上面说要平账2.2亿。

正常来说,最安全的是福彩中心撒出去成百上千人,跑到不同的投注站,开出不同的注数,最终凑足2.2亿。

但人家哪那么多闲工夫。

信息科下5万注中奖号码!

交差!

也会有人说,

这样的中奖和领奖细节太粗糙、太拙劣、他们连装都不想装了。

话不能这么讲,也许是人家故意这么粗糙呢。

明摆着告诉上面资金被挪用补缺了,反正是公用。

如果安排的太细节,连上面的领导都很难发现问题,会不会让领导多想?他们做的这么细,是不是经常这么干?除了补缺填亏空之外,是不是还用同样的方法,往自己腰包里塞过钱?

说白了,

破绽是故意露给上面看的,却让普通人误以为抓了个大把柄,嗨了起来。

别去骂那个领奖的怨种,对那个带头套领奖的朋友也多点宽容。

说不定,人家与你一样懵逼。

一大早刚赶到单位,领导就给套个头套,让我去平2个多亿的账。

化债摆在眼前。

我在无数篇文章里跟大家探讨过一个问题:

现代国家的崩溃,大都是从“债务链条崩溃”开始的。

每当全球经济增速放缓时,每个国家、每个地方城市和每个行业都会面临一个相同的问题:债务问题。

想要存活下去,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化债和熬下去。

这两年,我们看到了很多化不下去的债务暴雷了:

房企的暴雷,银行和金融机构的踩雷,信托的暴雷,地方债的展期。

信用风险连续暴露了一年有余,再叠加上一轮轮的救市政策出台,也让我们产生一种错觉:

雷暴的差不多了,风险似乎该出净了。

但是,我想说的是:

真正的偿债高峰期和坏账计提高峰期,并不在今年,而在2024年。

这其中既包括地产债,也包括地方债和城投债,都将在明年迎来偿债高峰期和坏账计提高峰期。

当偿债高峰期和坏账计提高峰期同时到来,所有人都面临着一个问题:

账该如何平?

平账这个事情,说白了就是找人填坑和找人出血。

就拿福彩中奖2.2亿这件事来说,很可能就是一次平账和出血。

再举个例子吧。

上个月两场事关金融行业的高层会议上,连续性指出一堆的金融乱象,还提出要整顿金融行业。

为什么?

就是给金融行业提前打预防针!

坏账出来了,你要抗雷;化解风险时,你要出血!

未来,

像这样的平账和出血只会越来越多。

时隔半年未见,不知大家是否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