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刚说:“我朝大地主去。宝义,你跟我走。”

宝义一听,“哪一个是大地主?”

沙刚手一指,“那个,长头发的那个。等一会,我说两句话。”

兄弟们都准备好了,沙刚喊道:“新哥,新哥!”

“哎,沙刚,你别着急,我说两句话。”’

“新哥,我就一句话,你听我说吧。”‘

“什么话?”

“我没什么话。俏丽娃。”沙刚一挥手,“打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完,哐哐哐的声音响起来了。沙刚沙勇和宝义一共四十来人,一个平推。范四一看,一拉大地主,“哥,走走走,沙刚奔我们来了。”

两个人转身就跑,宝义在后面边放响子,边喊道:“站住!”

二勇直奔大龙,嘴里喊道:“大龙,你来啊。”

“不是,二勇,我也有......”

沙勇充耳不闻,直接朝着大龙走去,一边走,一边放响子。

“二勇,我不想打你,我们都是哈尔滨的。”大龙直往后退,一响子没敢放。后边的小孩四处逃散。

“大龙,来吧!”沙勇一个快步冲到大龙跟前,“你他妈再跑!”

大龙扑通一下跪在地上,“勇哥,我错了。”不停扇自己的嘴巴。沙勇说:“大龙,我要不念在我们从小就认识的情分上,我今天就把你胳膊腿摘了。长记性没?”

“长记性了。勇哥。”

沙勇说:“把五连发给我。”

大龙把五连发递给了沙勇。沙勇一摆手,“滚!”大龙哭着跑了。大地主和小娜也跑了。

一个平推,二百来人就被冲散了。这一仗能这么顺利还有一个原因是对方二百多人中有一半以上跟沙刚沙勇认识,经常来伯爵夜总会玩。过来中是为了钱,站个场。当沙刚沙勇放响子时,早就跑了。

完胜后,沙刚对宝义说:“继续喝酒。代哥一会儿会过来。”

宝义一听,“这事还麻烦代哥来呀?谁装B,你告诉我,我直接找他就是了,不用代哥呀。”

沙刚一摆手,“宝义啊,这事不是你想那么简单。你跟我进屋。”

“不是,刚哥,勇哥,我宝义没有什么,我不怕砍头。”

沙勇说:“宝义,你知道刚才那个是谁吗?那是大地主,十个我们哥俩也打不过他。你以为凭狠,凭横就可以战胜一切了?我们哥俩也横,但是很多时候不是凭狠和横的。大地主刚才之所以没说话,完全是代哥的面子。你真以为他不敢揍我们呢?你知道代哥跟他斗了多少回?斗到今天也没治服他。如果治服了,他今天会来吗?听我哥的,回屋吧。他手下的几个猛人比你厉害。去了,能打死你。”

张宝义跟着沙刚沙勇回到了夜总会。沙刚赶紧给加代打了电话,把情况告诉了加代。加代说:“我现在往你那去呢,你别着急。今天晚上你给我护着。实在不行,住到焦殿发家去。”

“那不至于。”

加代说:“等我吧。我估计天亮能到。”

大地主气坏了,回去的时候没跟满立柱见面,找了一个地方。小娜说:“新哥,我找我干爹,用白道收拾他。就沙刚沙勇这样的,我干爹动动手指能把他俩捏碎。”

大地主一摆手,说:“这事不好办了。”

小娜一听,“不好办了?”

“对,不好办了。老妹,你听大哥的,我也不在这边待着了,我得回去了。加代肯定来。他一来,肯定......我就不跟你多说了。这里没有其他人,大哥给你支个招,你也别说是我说的。你听我的,你找一点真正能下死手的。”

小娜问:“找哪一个?”

大地主说:“你那么多大哥,你找一个硬实点儿,能下死手的。要打就销户。不打,就要点钱算了吧。”

小娜面露难色。大地主说:“你跟你吴哥不联系了?”

“不是,你说我都成家了,我怎么联系啊?”

“老妹,那不一样吗?你得想开啊。你的为人,大家都知道。成家怎么的?你薄情寡义呀。”

“那我找吴哥?”

“你这时候你不找吴哥,啥时候找?老吴前两天跟我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提到你了,对你念念不忘。还有,这话不用新哥说,那杨三以后......老妹,有句老话说得好。”

“什么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地主说:“力从地起。杨三都没有腿了,哪来的力?老妹,我回去了,你找你吴哥吧。你吴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多少社会都往他身上贴。你不找他,找谁呢?”

“行,那我听你的。”

“我什么话也没跟你说。我走了。”大地主回去了。小娜把电话打给吴哥。

“吴哥啊,哎,我是小娜。”

“娜,这些年你过得挺好吧?”

“吴哥。好啥呀?这么些年过去,我才明白你是最爱我的。”

吴哥一听,“不是,我听说你都结婚了。”

“我结婚,我是被逼无奈。吴哥,我对你还是恋恋不忘。”

“娜,你要能说这话,你上我办公室来吧。刚才我跟哥们吃饭还聊到你了。你来我办公室,我们见一面。”

“吴哥,你等着我。我马上我就过去了。”

“好好好。”放下电话,吴哥一声叹息。

吴哥有两个集团公司,一个是建筑,一个是餐饮。吴哥还有一个身份,是代表。阿sir不敢随便对他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