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主看了看高波。高波说:“我一会儿跟柱哥出去办事。”王大庆也说有事。国辉国森装喝多睡着了。地主喊道:“国辉呀,你去吗?”

钱国辉擦了擦脸,问:“去哪?”

“去伯爵夜总会。”

“哎呀,你说什么?我听清你说话。我头疼,我他妈可能喝了假酒。”

立柱一听,“放屁!我这哪有假酒?”

国森问:“哥,你是不是心里难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哎哟,浑身难受,你带我去医院吧。”

大地主一看说:“拉倒吧,不用你们了。我们走。”大地主领了七八个小大哥往伯爵夜总会去了。

伯爵夜总会门前,小娜下了车,一摆手,“刚哥,你好。”
沙刚说:“我认识你。说事!”

小娜说:“你看我们都是哈尔滨的。我经常和小姐妹来你的夜总会。刚哥,你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啊?他们打了我老公,我心里肯定难受。你把人交了呗。”

沙刚一摆手,“二勇,车里是不是还有十一连发?给我拿来。”

拿到十一连发,沙刚朝天上哐哐放起了响子,七声响后,弹匣反插,沙刚说:“你们不用跟我这个那个的,牛逼的话就上。我再给你们两分钟,要是再不走,我就开打。不怕死的,站着别动。”

大龙说:“老妹,我真不敢跟沙刚比划,他比我横,比我硬。你问问大地主怎么还没到呢?”

就当时夜总会门前的大龙和小娜,沙刚完全可以镇住,但是大地主和范四靠墙 闪到了。车刚停下,大地主一摆手,“沙刚!”

沙刚一愣,赶紧拨通电话,“哥。”

“沙刚,怎么的?我打过正光了。我让正光打个电话。”

“哥,别找正光了,大地主来了。”

加代一听,“他干什么来了?”

“我不知道,应该是摆事来了。你电话别挂,听着点行吧?”

“行。”

大地主和范四、二胖竺闪下了车。沙刚打了招呼。大地主说:“沙刚,二勇,我介绍一下,那是我龙弟,这是我老妹。为什么打我妹夫呀?与你无关,把人交出来呗。我们自己解决,你管这事干什么呀?不怕翻脸啊?”

沙刚把电话朝大地主面前一伸,说:“你自己跟他说。”

“谁?”大地主接过电话一看,对着电话说,“哎,加代啊。”

“新哥,你怎么过来了?”

“我老妹过来找几个打我妹夫的小子,我跟着过来的。我老妹带了二百多人过来,我怕沙刚沙勇犯浑,打起来吃亏。加代,这事你就别管了呗。你是没看到啊,我妹夫两条腿没了。你让沙刚沙勇把人交出来吧。我做个面子,要点赔偿,留条命给他们放回去。加代,我冲你面子。”

加代问:“你说完了?”

“我说完了。”

加代说:“我把话放在这里,今天晚上谁他妈敢打沙刚沙勇,谁他妈敢进夜总会抓那几个人,我明天就废了他。新哥,既然你口口声声说冲我面子,那你带人走。“不是,那这事怎么解决呀?”

“什么事啊?”

“打了我妹夫。”

加代说:“不解决。”

大地主说:“你这没有道理呀。”

“讲什么道理啊?就不解决了,能怎么样?你叫她找人去吧。”

“那我就什么话都不说了,就按你的意思来。他们之间闹大了,我可不管。我能给你面子,我老妹要是不给你面子,我说不了人家。毕竟她老公挨他了,人也不你说对吧?我就不好说别的了。就这么地吧,我挂电话了。”

“新哥,我把话入在这里,你也不用跟我玩这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今天晚上只要有人打了那几个小子,账就算在你头上。”

大地主一听,“你这不讲理了吧?”

“我跟你不用讲理。随便你,你自己看着办。”

“你这叫什么话呢?你......喂......”没等大地主把话说完,加代挂了电话。

小娜问:“新哥,什么意思?电话里是谁呀?”

大地主说:“你别管。直接开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沙刚沙勇在门口守着呢。”小娜说道。

大地主把大龙叫了过来,说:“大龙,你不敢打沙刚呀?”

“不是,我这......”

大地主说:“你他妈要是这个鸟样,你就别玩社会了。他就这么点鸟人,你还整不了了?干就得了。”

大龙说:“他说认识什么大哥,你都认识。”

地主一摆手,“你别管我这边,我自己有办法。我他妈跟加代有仇。你别管我了,直接开干,冲进去就打。”

大龙还是下不了决心。大地主说:“你心里没底呀?”

看到大地主和大龙比比划划,沙勇问:“哥,这他妈干什么呢?”

沙刚把花生米填满,宝义出来了,“刚哥,这什么意思?”

沙刚一回头,说:“你进去。”

“哥,这是要打架啊?要是打架,我们干就是了。算我一个。”

“不是,宝义,不用你。”

那边,大地主说:“大龙,你就开干。白道上有我老妹,社会上有我。你还怕什么?一个平推就进去了。你怕什么?”

“不是,我对沙刚......”

沙刚说:“宝义,你真敢干?”

“我他妈有什么不敢的,我才打完架。”

沙刚说:“你们九个人一起过来,我们来个平推。我估计他们在琢磨我们。我们来个平推,别给代哥丢脸。”

宝义问:“这里面没有代哥认识的吧?”

“你别管那些鸟事了。即使有代哥认识的,也不是跟代哥好的朋友。”

“你等我一会。”张宝义回头喊道:“帅子,抄家伙。”

张宝义等人拿起了五发。宝义问:“刚哥,从哪开打?”

沙勇说:“宝义,我和你往左打,刚哥往右打。不管老痞子,小混子,直接开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