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视频
加沙哈马斯开始成建制投降 还主动交出武器 各地以军忙不过来

两名被哈马斯释放的泰国人质在返回家乡之后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讲述了那段不见天日、生死未卜的经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哈马斯的劫持之下,度过了七个星期不见天日、与世隔绝的生活。几天前,他已经回到在泰国的老家Ban Don Phila,并受到了村里乡亲们的热烈欢迎。

乡民们支起了帐篷,音响里播放着欢快的音乐。邻居端出一碗又一碗的"Laab Nuea"--这是泰国北部的一种特色牛肉色拉,也是每个从异乡归来的人最想念的味道。阿奴查疲惫而憔悴地坐在父母家门前的木凳上,身边的喧闹似乎与他相距遥远,他还需要一些时间来重新适应这自由的生活。"我瘦了16公斤",这个本来就身材细瘦的泰国男子说道。

每天一个面包一瓶水

在他被哈马斯拘禁的时日里,他每天只能依靠一个面包、一瓶水维持生命。哈马斯把他关在满是尘土的洞穴里,汽车电池供电的灯只有微弱的光。"我不断地祈祷,总是想起我的家人。这给我在这段黑暗的时光里带来了力量",28岁的阿努查说。

正说着话,阿努查的一个阿姨走过来,看到外甥苍白的面庞忍不住大哭起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她一边说,一边将一条白色棉布带缠到阿努查的手腕上。按照泰国东北部乡村的习俗,一个人在经历了严重不幸之后,要通过这种叫做"Bai Sri Su Khwuan"的仪式,来治愈受伤的心灵。大部分在以色列务工的泰国人都来自这片地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满了的时候,他们开枪打中了我的两个工友的头",他垂下眼帘回忆道,"只是因为皮卡车斗里坐不下更多的人质了。这一幕我永远无法忘记。"我希望以色列能彻底消灭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