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尿素同学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爬上了人类工业皇冠,成为了一颗璀璨的明珠,并把韩国卡个半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1月30日,中国海关暂停了向韩国出口尿素的通关流程,已经通过出口审查且正在装货的尿素,也不得不被搁置在码头。

有韩国人指责我们搞贸易霸凌,动辄挥舞制裁大棒,企图把经贸问题政治化。还没等我们表态,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就出来辟谣了。

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抢了我们的台词,说由于中国国内供应紧张,中方此举是为了优先满足国内需求,与政治因素无关。

真实情况是什么呢?真实情况肯定跟尹锡悦高调反华无关,也跟11月26日的中韩外长会议不欢而散无关,一码归一码。

11月26日,已经中断四年的中日韩三国外长会议在韩国举行。然而四年来的首聚,竟然只进行了不到两个小时(1小时40分钟),随后王毅外长提前离席。

这么看中美关系还不错,毕竟在一起吵架还能吵两天,并且吵到最后还能达成共识,也就是改天继续吵。相比之下,我们可能都懒得跟韩国日本吵架。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谁愿意跟狗吵架,更不可能跟狗共进晚餐。这次王外长赴韩,就是给韩国一次机会,看他愿意做人还是甘心做狗。

王外长现场确认,对方还是甘心做狗之后,就立刻提前回国了,原本安排的联合记者会和晚宴也临时取消。韩国为了掩盖自己被鄙视的事实,还替我们遮掩,说王外长太忙了。

日本就不说了,韩国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王外长提前离席?这个我们参考上一次类似的情形。那就是2022年8月5日的中日外长金边会晤。

当时东盟10+3会晤在金边举行,期间穿插了一场中日外长会晤。可日本狗性大发,对中国在台湾省周边的军演行动乱吠,中日外长会晤取消,中方提前离席。

毫无疑问韩国这次也是说了与自身身份不相符的话。有些场合,日韩都没资格上桌了,如果硬是要上桌,也是被端上桌的,比如或红烧或碳烤。

本任韩国外长嫖振,本身就是亲美媚日派人士,更是尹锡悦的嘴替。而尹锡悦上台后,一边倒地倒向美帝,几天前(11月22日)还在英国大放厥词,对台海问题和南海问题指手画脚。

韩国在台海和南海问题上跳得甚至比美国都高,这就动摇了中韩关系的政治基础了,所以这次中日韩外长会议不欢而散,王外长提前离席,提前回国。

当然,这跟断供尿素没关系啊,一码归一码。我们不搞美国那套经贸问题政治化,不抡贸易大棒,肯定是尿素宝宝们有点情绪,不想去韩国。

中国尿素宝宝这一闹情绪不要紧,证明了自身价值。尿素这玩意,肯定不是高科技,毕竟中国掌握的技术都不是高科技,何况中国掌握批量生产尿素的历史,已经有46年了。

所有的农民都得跟这玩意打交道,是一种优质化肥,含氮量高达46.7%以上。而且相较于其他氮肥性质稳定,优点很多(碳铵易挥发,硝铵易爆炸,硫铵酸性强)。

很多70后80后肯定都干过这件事,那就是把尿素的袋子折成斗篷的样子,扣在头上,然后两手扯住袋子的两边当雨衣。从后边能清晰看到几个大字——苏联尿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玩意不像高科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生产尿素。蛋白质在人体代谢的最终产物之一,就是尿素,通过尿液和汗液排出体外。

虽然不是高科技,但中国的断供让韩国麻了爪。第一,世界上能大规模生产尿素的国家并不多;第二,韩国本国不生产尿素;第三,对韩国来说,远尿不解近渴。

要想批量生产尿素,首先得会合成氨。合成氨,在中学化学中是最基本的知识点之一,简单来说就是氮气和氢气在高温高压下发生反应生成氨气,同时还得催化剂帮忙。

这个方程式高考最多一分,但实际上能够独立自主批量合成氨的国家,比能造原子弹的国家多不了几个。当然,那种依赖外国企业和设备合成氨的国家不算。

因为大规模合成氨首先你得有巨大的反应炉,而这个反应炉得能够承受500度的高温和200~500个大气压,这个比潜艇外壳的抗压能力还要大。

潜艇在300米深处,所承受的压强才30个大气压。因此能够制造合成氨反应塔这种压力容器的,差不多就会造核潜艇外壳了。如果材料不过关,反应塔就是个大型不定时炸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合成氨虽然难度不小,但毕竟主要在民用领域(炸药也用到合成氨),因此不像原子弹核潜艇那么敏感,国际化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给人一种不是高科技的感觉。

在能够合成氨的基础上,下一步才能合成尿素。不过这一关难度略小一点,合成塔的工作环境大约是200度和200个大气压。

韩国本来曾经尝试自己生产尿素,但尝试失败了,2013年韩国关闭了自己的尿素工厂。为什么呢?第一韩国毕竟是个小国,农业很不发达;第二韩国原材料匮乏。

尿素的原材料除了空气,还得有煤或天然气,很显然韩国这都没有。就算是煤和天然气可以进口,但问题是韩国又没有足够大的尿素市场。

没有市场也很头疼,无法靠自有市场摊薄成本,生产一吨亏一吨,何况国际市场上能买到。生产尿素的国家似乎不少(包括利用外国资金、技术和设备的国家),但出口尿素的国家并不多。

美国能生产尿素,但产能不够,美国本身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尿素进口国,欧洲尿素也有缺口。印度自己也生产尿素,但产能远远不够,需要从中国进口。

出口尿素最多的国家除了中国就是俄罗斯了,很遗憾韩国在俄乌冲突上站乌克兰,没少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弹药,俄罗斯不可能卖尿素给他,因为尿素也可以生产炸药。

韩国对中国尿素的依赖度高达98%。所以中国尿素卡在海关,韩国的确慌了,尤其是车用尿素液,不加这玩意,韩国的很多车就不能跑了。

在我们中国,柴油车不太多,一般是大卡车用。但韩国则不一样,韩国柴油车的占比直接超过了38%。目前韩国还在运行的2600万辆机动车中,柴油车就有将近1000万辆。

柴油内燃机没有火花塞,是压燃的,气缸内的压强和温度都比汽油发动机高,这种情况下空气中的氮气会与氧气发生反应,产生氮氧化物(一氧化氮、二氧化氮等)。

氮氧化物在空气中会逐渐变成硝酸,硝酸可是三大强酸之一,相比二氧化碳危害不是一般的大。为了消除这种氮氧化物,就需要尿素来中和了,中和成无毒无害的氮气和水。

从2015年开始,朴槿惠政府要求所有的柴油车必须安装尾气处理装置,而这种装置就必须加尿素液。那种重型卡车,每百公里尿耗是3~4升。

不加尿素液行不行?肯定不行,轻则车辆没劲儿,中则故障灯亮起,重则尿素泵干烧损坏,整个系统报废,维修成本不是一般的高。

而且吧,车其实还是挺挑尿的,车用尿素品质要比农用尿素高很多,还不能随便寻找替代。就算是韩国从其他国家找来了尿素,车辆品尝后立刻皱起了眉——这尿味儿不对。

农用尿素,都是有杂质的,味道不醇正还是小事,乱用的话到时候给你弄个尿结石(结晶),堵塞输尿管就麻烦大了,所以韩国对中国尿素依赖还是挺重的。

所以现在韩国挺麻烦的,一辆卡车每天消耗20升,一万卡车每天就消耗200多吨,而韩国的大卡车有56万辆,此外还有150多万小轿车呢。

一旦这些库存的中国尿液耗光了,韩国的物流业和公交车就得停摆。2021年韩国遭遇过这样的危机,当时尿液价格暴涨了10倍,韩国国内可以说是一尿难求。

幸好当时是文在寅在位,跟中国和俄罗斯关系都不错,所以他们向中国求援,中国看在文在寅的面子上调拨了1.8万吨尿素解了韩国缺尿之渴。

这一次韩国尹锡悦的尿急危机不好解,找稀宗也不顶用。稀宗表示我另一种液产能倒是很丰富,随时可以给你接一杯。尹稀悦表示,另一种液人饮可以,车恐怕不行。

尹锡悦政府说,车用尿液库存最多能撑三个月,但我怀疑这个数据不准。当年许攸问曹孟德粮草能撑多久,曹孟德最开始说能撑一年,但实际上三天都撑不到了,粮草已尽。

超级学爸蛋总

,赞45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这时候断供尿素,我估计也是摸清了韩国的底细。最近韩国的情报机构高层最近在大换血,不知道是不是有重大泄密或者有重大失职。

还有一个信号,中国断供尿液之后的24小时内,尹锡悦开始整改其内阁,一口气换了6个部长。大规模更换部长,其中包括经济副总理、国土交通部和农林畜产食品部部长。

另一方面,越是紧缺大家越恐慌。越恐慌,就越要囤货。越囤货,市场上的尿液就越稀缺。因此最后的结果是真正需要尿液的人买不到。

韩国现生产行不行呢?首先资本家肯定不乐意,因为这明摆了是亏本的买卖,投资大、周期长、风险高,关键是没市场。没个五年时间,很难从零建起一座尿素厂。

而且等你建好了,兔子突然开闸放水,迅速又把韩国仅有的市场给抢走了。尹锡悦承诺贸易保护也不好使,因为下一任韩国总统上任,尹锡悦说不定被关进监狱或地狱里了。

韩国的尿急危机,纯粹是咎由自取。本来可以做人,非要跪下去给美国当狗。这件事可以看出小西八简直是泰迪本迪,一松手就嗷嗷狂吠吹牛皮,一掐脖子就翻白眼。

就在前几天,韩国还在吹牛皮。现代汽车澳大利亚公司的CEO柯安哲语出惊人,称现代汽车将永远比中国品牌汽车高端。这下好了,离了中国尿液就得趴窝。

美国霸权江河日下,世界大势如此清晰,而韩国却逆势而为,一边倒地倒向美帝,堪称1911年10月9日入宫当太监。中韩交恶,以前不方便的事我们只好放手去做。

我估计十年之内,韩国的制造业将被中国全面击垮,韩国将步日本后尘,进入衰落的十年十年又十年。今年韩国造船业已经迎来了灭顶之灾,紧接着将是汽车制造,然后是芯片产业。

不能不说,韩国有高人,早就预言了韩国的命运,韩国要玩儿完。这位韩国高人就是两千三百年前战国时期思想家韩非子(战国末期韩国人)。

他在自己的作品《亡征》中提到:国小而不处卑,力少而不畏强,无礼而侮大邻,贪愎而拙交者,可亡也。

他还提到小西八和小八嘎的另一种死法:恃交援而简近邻,怙强大之救而侮所迫之国者,可亡也(依仗盟国援助而怠慢邻国,倚仗强国支持而轻侮邻近小国的)。

这两条是对小西八和小八嘎最近表现十分精准的描述,它们在美国的蛊惑或胁迫下,走上了一条自取灭亡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