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张友骅

“金小刀”从11月15日没有他的角色以后,一路到11月6日他出现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上只有短短的一则,是萧美琴用英文去质询金溥聪的一段。这段以后是11月26日,直到最近都没有金溥聪的角色也没有金溥聪的新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侯友宜口称的“金老师”虽然是侯友宜竞选总部的CEO,但是相关议题的掌握还有相关选务问题的操盘几乎都转到了“常山赵子龙”赵少康的手上。

就两岸政策的辩论来讲,可以看得出来两岸政策的这份名单集结了马英九时代的智囊,包含国民党的智库像赵春山、左正东等,这些人为侯友宜制定两岸政策的辩论,几乎是由这些人为一个主体,没有金溥聪的角色。

第二个,大选辩论先后三场,所有的议题和模拟辩论都由赵少康负责。过去金溥聪讲他是CEO,负责处理他的政策、组织、文宣,现在第一个组织文宣被朱立伦接手,第二个政策的拟定,辩论的拟定,还有辩论的模拟受赵少康掌握。

所以“金小刀”碰到“常山赵子龙”,这一局里面已经没有他参与的份。“金小刀”表面上没有被边缘化,但实质上侯友宜的竞选总部等同被赵少康接管。

当然赵少康跟金溥聪两个私交很好,但是“蓝白合”的整个阶段因为金溥聪挺着胸膛倒下去的这句话,让蓝白之间总算破局。

蓝营里面金溥聪并不认同非要跟柯文哲合,这是路线之争,但是赵少康跟朱立伦希望合。然而当破局了以后,按照道理金溥聪事先预见的能力应该备受肯定,但是形势比人强。也就是说“蓝白合”没有金溥聪的份,“蓝白战”也没有金溥聪的份。这说明了金溥聪当年的决策是错误的,大家认为应该“蓝白战”,肯定金溥聪先预见的能力。

但是“蓝白战”之后他的很多业务全部被接管就可以看得出来,金溥聪的角色已经边缘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上金溥聪帮侯友宜操盘侯友宜从来没有兴旺过,7月1日开始侯友宜的民调直线下滑。他们归咎的因素是郭台铭的捣蛋还有柯文哲的不屈服。但不是根本原因,而是合要有合的条件,合要有放权让利,国民党为什么不放?

柯文哲现在自己讲“蓝白合”以后要自己筹措2.5亿到10亿元,柯文哲又讲余金宝要给他1亿美元到2亿美元等等,这些都是国民党内部的事务,柯文哲现在通通讲出来,从柯文哲讲话态度可知他根本不想跟国民党合。

金溥聪在主导“蓝白合”谈判过程当中,他对于民众党是适度施压。而且是一路施压,逼得民众党不得不屈膝投降,这是柯文哲没有办法接受的。

金溥聪的策略是如此,他当然希望侯友宜能够代表国民党参选,甚至透过金溥聪的关系也找到了副手叫做李纪珠,李纪珠也签了同意书。

到了最后她会被否决掉而改提赵少康原因是这种搭配提升不了国民党的气势,所以侯友宜找了赵少康。

找了赵少康果不其然,赵少康让侯友宜找到了活水源头,民调直接升了9%。

从这9%就可以看得出来,赵少康成为侯友宜的副手以后,侯友宜对赵言听计从。但是对金来讲的话,他只有边缘化。所以“金小刀”碰到“常山赵子龙”,不是英雄袭英雄,而是金溥聪飙车的悲剧。

金溥聪7月1日开始接掌兵符以后,侯友宜的民调不上来的原因非常简单,政治不能够这样搞,政治不是赢者全拿,不放权让利的话民众党绝对不会接受。

到了赵少康进入到侯友宜的竞选总部以后,他等同接管半个竞选总部,所有重要的事务跟议题都是赵少康在主打。反观金溥聪,他虽然号称最厉害的操盘手,但是不能见光的操盘手。面对国民党恶劣的情势无计可施,这也促成了金溥聪的悲剧。可以说“金小刀”碰到“常山赵子龙”,小刀不如赵子龙的长矛,国民党的命运就在这一天已经决定。

大家认为赵少康的出手对国民党来讲深蓝、浅蓝、知识蓝、战斗蓝还有包含“韩粉”都会归位,的确他们都会归位,但是归位的结果是没有办法去开拓新的票源,这也注定了侯友宜的困局不是赵少康能够解的。既然赵少康都解不开,更何况是金溥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