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俄罗斯《侦察员》杂志发表了俄联邦对外情报局局长纳雷什金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的核心意思是,俄乌冲突打了650余天后,俄乌冲突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二场越南战争。美国本来想要通过长期的持久消耗战将俄罗斯拖垮,结果没有想到,俄罗斯挺了过来,反而利用乌克兰战争反杀美国。这就使得美国一定会在未来遭遇全面失败,导致美国国力下降,进而影响到美国全球霸权的根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2月7日,《侦察员》杂志发表纳雷什金局长对俄乌冲突的总体推断,而俄乌冲突确实可能成为美国在21世纪的越南战争。

美国当地时间12月6日,民主党人占大多数的参议院竟然否决了美国总统拜登提出的1060亿美元援助法案,这在拜登政府确实是非常少见。拜登认为,白宫与参议院就是天然的盟友,虽然众议院掌握在共和党人手上,但只要参议院受民主党人影响、操纵,拜登的内外政策就不会被扭曲。结果没有想到,在此次投票中,民主党人竟然败选,不得不说,这也给拜登政府在乌克兰的政策蒙上了一层巨大阴影。以致于拜登在听到这一结果时恼羞成怒地告诉国会议员们,如果战争失败,乌克兰最终被俄罗斯战胜,普京将会大举进攻并与北约发生直接的正面冲突,届时美国必定会卷入其中,美国国会则要为这一后果负责。

12月7日俄罗斯《侦察员》杂志发表的这篇文章,无疑再次戳中美国的肺管子,也再次表明美国虚弱的地方。俄乌冲突打了将近两年,实际上美国在乌克兰的战略已经失败,如果美国想要继续执意在乌克兰方向与俄罗斯一较高低,第二场越南战争的泥潭将会彻底消耗美国的国力,毕竟地主家也没有余粮,这就是美国的现状。因此,纳雷什金这篇文章认为,俄乌冲突可能会成为美国的第二个越南战争泥潭,从美国的角度而言,确实可能变成现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从俄罗斯的角度而言,纳雷什金之所以认为俄乌冲突会变成美国的第二个战争泥潭是因为,美国选错对手。美国一开始就将俄罗斯作为直接的战略博弈对手进行交手,从出发点就决定了,美国在俄乌冲突上的冲突必定要遭遇彻底的失败。毕竟俄罗斯不是小国,俄罗斯也不是任人揉捏的国家,作为能够与美国并驾齐驱的超级军事大国,作为仍旧在国际舞台上发挥重要影响力的世界性大国,俄罗斯是连美国都不敢正面冲突的国家。如今,美国竟然直接与俄罗斯交手,直接通过大量援助乌克兰、号召欧洲的方式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妄想通过这种间接的方式压垮俄罗斯,地域辽阔、资源丰富,同时又拥有广大活动空间的俄罗斯,并不是美国想应付就能应付的。

美国一开始就将俄罗斯选为战略对手,并且直接通过挑动乌克兰与俄罗斯作战,妄想削弱、肢解俄罗斯,这就注定了,在美国目标挑选错误的情况下,一旦俄罗斯缓过劲来,美国就该倒霉了。如今,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经过将近两年的俄乌冲突,俄罗斯的经济已经迅速复原,按照俄罗斯总统普京的说法,到2024年,俄罗斯的经济将会超过战前状态。这就表明,俄罗斯越来越有信心打赢这场冲突,越来越有信心通过一场持久消耗战反杀美国,届时美国就有得受了。

第三,纳雷什金之所以认为,美国可能遭受21世纪的越南战争的失败还是因为,如今的时代与20世纪美国发动越南战争时完全不一样。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的越南战争发生在冷战的背景下,当时,全世界被分割为两大部分,一方面是以苏联为首的苏东社会主义阵营,另一方面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在两大阵营中还有第三方力量,也就是以中国与印度为代表的“不结盟运动”,自从中苏两国冷战并发生中苏分裂后,实际上中国就退出了苏东社会主义阵营,成为冷战两极格局对峙中的另外一支力量。

当年美国之所以能够从越战泥潭中摆脱出来,是因为中国这一力量的存在,尼克松通过与中国缓和关系给自己找了台阶下,在缓和中美关系的同时,赢得了对苏联的战略主动,这才使得美国从越南战争泥潭中撤出来。21世纪的俄乌冲突却是在中俄两国已经结成新型大国关系的背景下发生的,美国显然无法出现像尼克松这样的总统,也无法产生像基辛格这样的战略家,而美国也无法通过与中国缓和关系压迫俄罗斯。21世纪的美国根本不具备上述的诸多条件,这也使得纳雷什金认为,俄乌冲突将成为美国在21世纪的越南战争。

总而言之,俄乌冲突打到如今,已经过去将近两年时间,美国媒体与欧洲媒体都纷纷得出结论,讹乌冲突可能是美国在21世纪的第一次战略大失败。美国将俄罗斯视为自己最直接的威胁,将中国视为美国步步紧逼的“威胁”这已经从根源上决定了,美国的战略必将失败,与这两个世界级的大国做对手,美国有几斤几两自己应该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