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总是张爱萍红军时期的老首长。张爱萍曾不止一次跟身边人说,他这一辈子,真正值得他钦佩、敬仰的人,就那么几个,其中就有彭总。对彭总,张爱萍有一句发自肺腑的评价:“他是一个真正的人!”个人见解,意在有平常人的喜怒哀乐,有犯错的时候,有立功的时候,不是完美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建国后,张爱萍到总参报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见彭总;彼时彭总虽不在总参,但办公地点跟总参在同一个地方。彭总对前来报到的张爱萍,没有嘘寒问暖的寒暄,而是直入主题地问道:“知道为什么调你来吗?”

张爱萍有大概的想法,彭总也不藏着掖着:“整编部队是要得罪人的,怎么样,有这个信心吗?”张爱萍回答得很干脆:“你有我就有。”张爱萍的回答,彭总很满意。

彭总是位个性十分鲜明的首长,他很正派,对所有干部都一视同仁,该吵的时候吵、该骂的时候骂,在吵吵骂骂中,上下级之间还是很友爱。其实张爱萍与彭总的接触和经历,算不上多;而且他们之间主要谈工作,无论是生活,还是更深层次的话题,基本没有涉及。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相互信赖、相识相知的关系。这种关系,恐怕只有战场上活下来的人才能明白吧。

在1958年以前,别的方面不好说,部队方面的工作还是比较好做,做得比较顺畅的。但是到1959年,那真叫一个“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1959年夏天,庐山上开大会,张爱萍不太愿意去,他觉得这个会跟过去的会一样,没什么意思;他想在成都工作一下,顺带“休整”。

但是张爱萍刚到成都,就接到组织通知,要他上庐山开会。他不愿意去,就给总长黄克诚打报告,说自己有工作没做完,就不上山了。黄克诚当时同意了。但到当天深夜11点,黄克诚急匆匆地打来电话,说不能请假,必须上山。既然如此,那就去吧。

张爱萍刚上山就傻眼了,这场会不是之前那种,简单举举手,或是再讲讲话就完事的。他是最后一批上山的,上山的当天晚上,周总理通知晚到的人,参加“预备会”,介绍前面半个月开会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其他早上山的人而言,这一切好歹有个心理准备——亲身经历了这一转变过程;但对张爱萍等“迟到”半个月的人,这一切如晴天霹雳般,让他们难以接受、不敢相信。彭总他们怎么一上山,就“下山”了。

张爱萍虽然对身边人说,自己也做了违心的发言“过关”;不过有会议亲历者撰写回忆录,评价张爱萍的发言:“比较客观、公允。”这样的发言,跟会议的气氛是不相匹配的。

张爱萍完全了解彭总的万言书后,内心无比难受,他觉得是自己把彭总给害了:因为他58年到福建各地走了一圈,把那些树被砍光、到处是炼铁炉子、百姓成天杀鸡宰牛等事情,回京后一股脑地给彭总汇报过去了。

张爱萍的妻子后来回忆起这件事,对自己的孩子说:“你爸对我说,是我把彭总给害了,我真不该对他讲在福建看到的那些事情。”张爱萍不知道谁是谁非,或者说不知道该认为谁是谁非。于是,善良的他,选择了自己揽过这一切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