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但是有些话呀,我没办法,当着老太太的面说,不但给你俩磕了,把我也干了,嗯,把我代哥也干了,我七八个兄弟现在都在一楼吊针呢。

关聚城倒是一听,我他妈去废了

李正光:别的了,你俩呢好好养伤,以后能不能站起来咱先不说,代哥这么地吧,我想给我成哥,给我旭哥拿来钱,以后啊别混了

首先第一,你俩没有团伙,没有二哥罩着你俩,再一个没点钱干啥也不行,第三也没兄弟,听着,我给你俩一笔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给你俩一笔钱不是说让你张罗点兄弟了或干啥了,扯干子再接着,让你混社会,可不是这个啊,好好的娶个媳妇,离开哈尔滨,不行上齐齐哈尔买个房子,娶个媳妇,好好的把老妈送终给他养老,行吧

正光说完这句话,关聚成包括张旭啊,紧紧地拉着李正光的手,其实他们也不想从那条船上下来,因为一个社会人从80年代初期就开始混社会,又经历过监狱,出来了以后,就再次跟李正光他们打打杀杀

咱就说句最到家的话,除了打除了火拼,他们还真不知道自个该干啥,还真不知道自个适合干点啥。

但李正光给他们每人拿一笔钱,确实心里边是感动,他们也感觉不行了,混不动了,敢打归敢打,敢干归敢干

像正光说的,一没有钱,二没有兄弟,三没有保护伞,你怎么混呢。

两个人眼睛一闭,每个人都流下了一滴伤心的泪水。

正光这边,朝着张旭说,先好好呆着,我干啥,扯了我代哥五六个嘴巴子,我得上吉林找他去啊,好好养伤吧,啊小高啊。

说着从里边拿出来一张银行卡,往这一放,这里边有20万,密码6个0,等我回到北京以后,我会再往这卡里边打上60万,把 80万拿着,好好过下半辈子行吧,不枉咱们兄弟认识一场

我去吉林,这个仇如果说能报,回哈尔滨我找你们来喝酒来,要是报不了,李正光当时这一哽咽啊,都在等着李正光说,我要报不了怎么办呢,都在等着李正光说这句话

我要是报不了这个仇,在吉林要是田波给我打没了,就当90年我跟我大哥一块走了啊,就当我跟我二哥一块走了,就当我跟我三哥跟我四哥一块走了。

正光这边扒拉一站起来,俩人啊都不敢看李正光了,你像张旭和关聚成吧,这脑袋都往这边一扭,咬着嘴唇子嘎嘎就哽咽的就受不了了,就想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