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网络流传的以色列士兵抓捕以色列人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一幅画和一场葬礼。这几天,互联网上有一张图片特别流行。图片里一帮以色列士兵荷枪实弹,而上百名巴勒斯坦人,严格来说是加沙人蹲下抱着头,关键是这些人蹲在那儿几乎是只身赤身裸体,他们被赶上一辆军车,然后呼啸而去。这些图片及其相关的视频流传开之后,又引发了各界对以色列国防军新一轮的谴责。

图为葬礼现场的内塔尼亚胡

另外,以色列国防军的一个军营被哈马斯给引爆了,损失比较惨重,内阁部长的儿子也在战斗中牺牲,以总理内塔尼亚胡亲自去参加了葬礼。这两件事儿为什么放在一起说呢?

我们首先看看这幅画,这幅画背后,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以色列的谴责,说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战俘呢?以色列方面出面的解释说,这些人是投降的巴勒斯坦哈马斯分子。但是有媒体报道说,这些很多人就是平民,不是哈马斯。

那这点就是对以色列有很多的谴责批判之处。此外,还有其他的一些画面,10月7号哈马斯去进攻以色列的时候,有一些甚至婴儿直接被斩首,或者说很残忍的一些景象。具体我就不展开了,那么面对这些事件,大家该以什么标准来看待?很多人为哈马斯的所作所为而欢呼,同时又谴责以色列对来自哈马斯的战俘不顾人道,甚至说这是虐待巴勒斯坦平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以军坦克

那么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一个什么标准?在我看来,有些事情不能双标,首先战场上就是你有机关枪,我有高射炮,大家互相对打,打不过就进行游击战,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但是对战俘的虐待虐杀,对平民的虐待虐杀,这是违反人道法的。无论是以色列方面还是哈马斯方面,只要做出虐待战俘屠杀平民的行为就是不人道的。当然了,因为有仇恨,所以让大家这么抱着头,还有几乎不穿多少衣服,会产生一些,或者说对他的谴责。但是以色列方面也会解释说,他们当然不能穿衣服,如果他们穿了衣服,那里面藏着炸弹怎么办?

这里面就涉及到很多的细节,有人会说哈马斯去打以色列,就是因为加沙是一个露天监狱!的确,加沙过去这么几十年生活很困苦。但是如果我们再往前那么推一下,2005年是以色列人主动撤离加沙,加沙之后就又打了一仗,结果是法塔赫败走加沙,哈马斯崛起并掌控这个地区之后,也没有给这儿带来繁荣。

图为加沙民众

虽然他有卡塔尔的一些捐款,有国际社会的各种的捐赠。那实际上很多捐赠并没有说是真正的流入平民的腰包。在10月7日之前,哈马斯在加沙的政治基础并不是那么牢固。对民众来说,能够让自己生存发展,这是很优先的,要优先于消灭以色列。

很多加沙人、巴勒斯坦人意识到可以和以色列人共存,前提是我们可以繁荣可以发展。但哈马斯想的不是这样,可以说,过去十几年,我们看到的是哈马斯所追求的政治目标和加沙人所要的幸福生活有不一致的地方。而且不可否认的是,在过去这么多年的时间里,很多的加沙人是跨越隔离墙去以色列是那边,去那边工作的,因为他们在那工作能带回一些工资收入,对于他们缓解生活是很有作用的。

图为战火中的加沙城镇

以色列人过去这么多年也在思考,觉得你在我这工作能够挣到钱,你们慢慢的发展起来,是不是就不恨我了?不是说全部以色列人都这么想,但他们的温和派是有这些想法的。

这里所讲的就是 “露天监狱”的来龙去脉,再往前,如果倒的话,怎么叫“露天监狱”?之前,加沙和以色列在2005年之前是没有这个墙,因为在2000年之后,这边不断有人过去在汽车里扔个炸弹,在犹太人会堂里扔个炸弹,有很多的这种恐怖主义行为。当然有人觉得这不叫恐怖主义,这叫合法的合理的报复。好吧,我们不去在一些辞藻上去理会去关注。那么就是说发生这些事儿,以后,以色列他要保卫自己安全。所以我画一个地,我隔着个墙,你没证别进来,合法的可以来这儿打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以色列军队空袭产生的火光

这中间是有很多的来龙去脉。再往前讲,我们可以讲很长的时间,并非一两句可以说清楚的,但实际上从这可以看出来,巴以双方的历史恩怨是极其复杂的。所以对待这么复杂的事情,在涉及人道主义方面有一个共同的标准。共同的标准就是以色列在加沙的轰炸,造成大量的平民伤亡,大量的平民流离失所,这个也要谴责,也要反对,这个就是一碗水端平,我们就是一个标准。

最后,我们还看到刚才讲的图片,就是以色列的内阁部长,他的儿子在战场牺牲之前,我们还看到以色列总统的一个儿子和佐格的一个儿子,在战场上失联,失联大概率就是死亡,这就是以色列总统的儿子,内阁部长的儿子,他们也要上前线去打仗。个人觉得在战争中出现这样的行为,也足以说明以色列的可怕之处。

那么哈马斯怎么去应对?我看到也有报道说在德国有支持哈巴斯的,也就是说德国的巴勒斯坦人或者加沙人支持哈马斯,然后德国人直接给钱,让这些人回去打仗,结果那几个人苦苦哀求不回去,当然不是说全部都是这样。

我们从这些碎片化的一些信息里面,把它提炼在一起,就更加发现这里的复杂,更加发现每一张图片的背后,都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面对这种状况,我们实际上有一个基本的是非判断标准。就是尽管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也不要不双标,当然谁也不可能百分百的准确。

我们这里只能是通过各方信息的汇集,相对的给大家一个、至少我们自己觉得一个公正的说法。当然,如果有不妥之处,也请大家多多的批评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