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日前放出的言论的确令人感到惊悚。

为了让美国国会通过他提交的支持援助乌克兰以及以色列价值达到1105亿美元的支出法案,拜登玩出了恳求加威胁的手段。

10月20日,拜登提出的援助是1060亿美元,后来又增加到了1105亿美元。可见拜登的援助决心还真不小。

如果不是国会两次通过了临时拨款法案,给拜登政府救急,现在的美国政府早就在两个月之前关门了。但就在美国政府经费支出如此窘迫的情况下,拜登竟然还如此大方地要援助乌克兰和以色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如很多人说的那样,拜登之所以一定要挑起战争并大力援助乌克兰,其实是为了回报赞助数十亿美元帮他赢得总统选举的美国军火财团。

他先是发表讲话,归纳起来就是两个立场,两种态度,两手打算。

首先是尽力恳求国会议员,实际上是恳求共和党人高抬贵手,通过这项法案。

他说,“我们不能让普京获胜,再说一次,不能让普京获胜。”

这话的意思就是,如果美国不通过这项以援助乌克兰为主的开支法案,那么乌克兰就会失败。但问题是,如果抛开美国的种种企图,乌克兰关美国什么事?现实问题是,乌克兰就是拜登政府的战争代理人,乌克兰失败了,就是拜登政府的失败。这是美国民主党的失败,却是共和党的胜利。

但拜登却因为自己是美国总统,利用自己的权力绑架了共和党的意志乃至美国人民的意志,陷入援助乌克兰战争的泥潭。

共和党人很明白这一点,因此否决了拜登提交的议案。

美国广播公司指出,拜登的恳求没有任何效果。这项支出法案以49票同意、51票反对的结果,在参议院没有获得通过。

在法案遭到否决后,拜登显然很气愤。虽然不得已做出妥协姿态,表示愿意在美墨边境问题上作出重大改变,以争取共和党的支持。但同时又表示,共和党人不会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这岂不是激化矛盾的表态吗?

其次,拜登开始施展他的恐吓手段了,他说:“如果乌克兰失败,美军将直接与俄罗斯军队作战”。 拜登还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那么我们将面临我们不想要的、我们现在也没有的东西一一美军与俄罗斯军队作战。我们不能让普京获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拜登这话,只是恐吓吗?不完全是。拜登想下场直接与俄罗斯开战,起码想了几百回了,但就是定不下决心,因为存在巨大的风险,美国完全没有取胜的把握。

看看美国打阿富汗的结果是什么就知道了,如果真与拥有核武器的俄罗斯开战,美国怎么能赢?弄不好美国都会毁灭的。

拜登原本的想法,是想通过援助乌克兰延续战争,让战争外溢到欧洲其他国家,然后就像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一样,等双方打到受损严重了,两败俱伤了,美国再制造一个借口,半途出场,就能以最小的代价取胜。

哪知道,战争打了快两年了,就是没有外溢,乌克兰毫无取胜的可能。

但乌克兰在今明两年输了的话,拜登的连任竞选也就必然泡汤。甚至还将在下台后面临法律追诉,老死监狱里。

因此,拜登必须要让美国继续援助乌克兰,最起码要挺过明年,在大选投票前这个期间,乌克兰不能投降。

而如果美国断供乌克兰,那么乌克兰或许在这个冬天就全面失败,甚至宣布投降。

这是拜登绝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如果美国国会继续坚持不通过援助法案,乌克兰到了不顶的时候,拜登就可能会决心进场参战了,因为他能做到让美军参战。这样一来,国会不拨款根本不行了,而且还必须拨款几十倍。这是拜登自保的底牌。

因此,拜登关于美国要参战的说法,不仅是威胁美国国会议员,同时威胁欧洲国家,必须援助乌克兰。

但拜登也做好了最后的打算:乌克兰真不顶的时候,他就会命令美国的欧洲军直接进场参战,总之,乌克兰决不能在美国大选投票前失败。

这个冬天,美欧将是极寒多变的“天气”。腥风血雨,将陪伴乌克兰人民度过这个冬天。这一切,泽连斯基罪不可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