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众所周知,美国是中俄共同的对手,我们都希望中俄能合作起来,一起保护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

但是俄罗斯本质上也是西方国家,如果俄美联合,局势又会如何发展呢?

中美关系一直在紧张和缓和中波动。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标志就是,拜登在11月19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专题文章,讨论美国所面临的全球地缘战略挑战,公开点名了中东和俄罗斯,却破天荒地没有直接提到中国。

这说明至少在表面上,拜登政府正在尽量回避所谓的中美战略对抗问题。不过,如果由此就断定中美关系会产生实质性的缓和,那还为时过早。

我们还需要进一步地“听其言,观其行”,因为中美关系的根本矛盾并未改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事实上,来自美国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中国问题专家们,以自己“超前”的战略眼光,已经开始担忧2024年的中美关系很有可能再次出现严重的负面变化。

智库的一份报告直言,鉴于中期选举结果加剧美国国内政治分裂,民主党执政能力进一步削弱,拜登面临连任压力,很可能会在对华政策上更趋强硬,制造针对中国的外部危机来转移视线、动员支持。

如果拜登连任失败、特朗普捡漏成功,对华强硬姿态可能更甚。所以不管怎样,中美关系在2024年前后都值得高度警惕。

就在中美关系这一隐忧并存之时,俄乌冲突却给局势带来新变数。在这场冲突中,俄罗斯不仅表现出军事实力强大,经济抗压能力也出乎意料,反而成功崛起成为欧洲最大经济体。

俄罗斯总统普京更是直接宣称,俄罗斯已经重新恢复了全球“超级大国”的地位。他表示过去20年俄罗斯实力大幅恢复,如今在乌克兰战场上顶住西方联合制裁压力就是证明。

这一言论无疑向美国正面宣战,表达俄罗斯决心与美国争夺全球影响力。然而,就在俄罗斯风头正劲之时,国内政坛却可能酝酿政变。

俄罗斯前地方电视记者敦佐娃最近宣布将参加2024年总统大选,挑战普京连任。她虽然亲西方,但立场与普京也不全然对立,主要是反对过长执政和国际环境恶化。

在许多俄罗斯民众厌倦乌克兰战争的当下,拥有西方势力全力资助的敦佐娃,很可能获得足够提名票而成为普京的强劲竞争对手。

这使得中美俄三角关系的变数急剧增加。一些西方观察家就开始担忧,如果特朗普2024年卷土重来入主白宫,很可能会与亲西的新俄罗斯政府达成和解,两国联手对付中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种说法令人不寒而栗,因为曾穷凶极恶的“特普组合”重现,必将对我国安全形成严重威胁。但是,经过深入分析可以发现,这种担忧或许有些过头。

美国国内反对势力不会容许特朗普轻易重掌大权,其连任之路仍然坎坷。就算特朗普卷土重来,美俄关系亦无法轻易扭转。

因为美国决策层清楚,俄罗斯一旦获得喘息空间而大幅增强实力,将对美国镇压欧洲的地位形成威胁。

所以,美国的根本利益决定其不会与俄罗斯彻底破冰。俄方自身也深知美国无信可言,不会轻易相信其承诺。

总之,俄美两国的核心利益冲突决定了他们不会实现真正合作,而亲美的80后俄罗斯总统候选人远没有胜任优势,胜任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因此,我们无需太过担心、庸人自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