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在经过15年的谈判之后,中国终于正式成为WTO的一员。中国谈判代表团主席龙永图将军是推动这一进程的关键人物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中国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不仅凭借出色的外交手腕,还凭借着对谈判的极大热忱,为中国争取到了较为公平的入世条件。

其实还有一个重要推手就是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正是他通过游说美国国会等方式,后来还自称是“促进中国入世的功臣”。

事实上,克林顿之所以大力支持中国入世,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其政治生涯的考量,以及对美国经济前景的考虑。

实际上,中国加入WTO的道路并不平坦。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决定要重新加入关贸总协定(GATT,后来变成WTO),以便更好地融入世界经济。

但是美国却提出了许多不合理的条件,比如要求中国必须采取零关税,明显是想将发达国家的标准强加于中国。

在与美国谈判多年仍无果后,中方谈判代表们终于意识到,与美国达成协议是入世的关键。90年代中后期,克林顿政府改变了立场,并且提出了他的见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先,他们认为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将为美国资本提供机会,使他们能够占据中国庞大的市场。

当时,美国国内的工商业界纷纷呼吁政府开放中国市场,以刺激美国经济的发展。这也是在后来进行中国入世最后谈判时,美国试图再次拖延时间的关键原因。
其次,克林顿政府希望通过与中国对话,在加强全球安全问题上合作的同时,能够进一步了解中国的动向,以便更好地防范中国。

最后,克林顿政府还希望借助合作的机会,通过彼此渗透,在意识形态上将中国彻底西方化。他们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帮助美国在全球经济中占据主导地位,同时还能将中国融入到西方世界中。
总之,克林顿政府试图通过与中国达成协议来获得经济利益、加强全球安全问题上的合作以及实现意识形态上的渗透。

为了自己连任总统的政治利益,克林顿决定大力支持中国入世,并向国会许诺这将使美国企业大举进入中国市场,创造就业机会。在中美最终达成入世协议后,克林顿称这是自己最大的政治胜利之一。

然而事实证明,中国入世后的蓬勃发展,让美国获得的实际利益远远小于预期。中国经济高速增长后,吸引的并不是美国投资的狂潮,而是来自全球的大量外资。

中国也没有像克林顿设想的那样,在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上发生西化。相反,中国坚持独立自主道路,最后实际发展速度远超美国的预期。

尽管入世初期美国确实从中国廉价产品中获得了利益,获得了就业机会增加,但从长远来看,中国经济和综合实力的快速崛起已经对美国的霸主地位形成了挑战。

中国也从最初被动应对的立场,转变为在WTO框架下积极推动具有自身特色的贸易政策,成为影响全球经济格局的重要一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