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宝义不光是狂,而且特别狠。傻老庄真是怕了张宝义。看到宝义来到身边,傻老庄叫了一声兄弟。宝义问:“你认得我吗?”

“不认识。”

“三天以前你在这儿截了四辆车,有印象吗?”

“有印象。”

宝义说:“那是我的车。你比我还恶啊?兄弟,我实话告诉你,你要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我都不会打你。我专挑牛逼的收拾。你要是说你狠,你硬,你牛逼,我就专打你这样。我不用跟你废话了。你把我车撂哪了?货哪去了?我知道司机被你们打进医院了,你们连医药费都没交。说,怎么解决?你要不说话,我把你腿摘了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兄弟,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你就是把我打死了,我也给你解决不了。”

宝义一听,问:“什么意思?”

“我就是个跑腿的,我是跟大哥的。”

“你大哥是谁呀?”

傻老庄说:“我大哥是哈尔滨杨三。”

宝义问:“谁?”

“杨三。”

“是什么人?”

“在我们这边也是搞物流的。在黑龙江有十好几家物流公司,总部在哈尔滨。我就是他的一个跑腿的兄弟,要钱没钱,要啥没啥。我那天把车截停之后,我回去把车和货都给他了。他把车和货都卖了。与我半点关系没有。打你兄弟,这事我得认,确实是我干的。兄弟,我对不住你。但是你说玩社会谁把谁给打了......”

宝义把手中的烟一扔,说:“你打大人可以。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你也打呀?你还是人吗?你要是把孩子砍残废了,谁负责啊?”

“不是,这个......”

“俏丽娃。我叫张宝义,我比你们都恶。”说话间,张宝义朝着傻老庄的另一条腿哐哐哐三响子,直接把一条腿打没了。傻老庄昏迷过去。

张宝义让三辆车送货去了。兄弟问:“义哥,下面怎么办?”

张宝义指着躺在地上的一帮小子问:“你们都是杨三的兄弟啊?”

“是,都是三哥的兄弟。”

宝义说:“俏丽娃,你们带我去你们的物流公司。”

冯帅一听,“义哥,你要干什么?”

张宝义说:“我来一回,就打他妈几个跑腿的?传出去不让人笑话吗?帅子,我要么不来。我既然来了,我就把他的物流公司砸了。什么杨三杨四的,我张宝义可以拼命。他要是有这牛逼,我见识见识。他要是没这狠劲 ,他活该被我打。他截我的车,抢我的货,我要他的人头。”

“不行,太冒险了。”

“什么叫冒险?吃江湖这碗饭,横竖是个死这个道理都不知道,你还玩什么社会?过来!”

两个受伤轻一点的一瘸一拐地过来了,说:“大哥,我们服了,你别打我们了,别让我们带你们去行不行?回头三哥......”

宝义一摆手,“没有回头了,你三哥今晚注定废了。”

张宝义决定的事,谁也拦不住。几个兄弟押着两个小子打了四辆出租车往市区去了。

距离物流公司还有二三百米的时候,两个小子说:“大哥,一会儿到门口把我放了吧。”

宝义一点头,说:“行,一会儿把你们放了。师傅,你慢点开。到门口完之后,你给我停远点。”

的哥说:“老弟呀,来打架的吧?”

“你咋知道的?”

“我看你的面相带那种狠劲,一脸的横肉。”

宝义说:“说那个多余了,狠和横的不是能看出来的,得靠做事。”

车开到了杨三的物流公司院子门口,停下了。

宝义带着八个兄弟,怀里别着五连发,带到大铁门前,咣咣咣砸门。院子里骂道:“俏丽娃,谁这么敲门啊?死人啦?”

宝义没有吱声。大门一打开,一个大高个子,戴着一副眼镜,长得精瘦的小子问:“找谁呀?”

“我问问,你们老板,杨三哥在吗?”

“你干什么的?”

“我有批货要找他帮我拉一下。”

“拉什么东西呀?”

“拉钢筋,水泥。”

“你们几个都是啊?”

“都是,我们一起的。”

“进来吧。”

张宝义带着几个兄弟跟着进了院子。院子很大,停了几辆货车和两辆叉车。冯帅追了两步,“义哥,义哥!”

“干什么?”

“义哥,我看还是拉倒吧。我们不知道里面多少人啊。万一打起来,院子门一关,我们走都走不了。”

“帅子,破釜沉舟。我还是那句话,怕什么?你记住,人怕狠,鬼怕恶。我们还怕人了?都得怕我们!”

冯帅根本劝不住。张宝义说:“没事。进去看情况不对,掏响子就干,往死打!”

杨三的物流公司有三层楼。来到一楼,杨三的兄弟说:“你们在一楼坐一会,我上去叫三哥去。”

“行,我们等一会儿。”张宝义带着兄弟坐在了沙发上,等杨三了。张宝义跷起二郎腿,不但没有一丝的恐惧,反而显得有点兴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七八个男人,五六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正在打麻将。杨三穿着一件白色的羊毛衫,披着一件貂,叼着大中华。兄弟过来了,“三哥,楼下有人找。”

“谁?”

“不知道。三哥,七八个小子说找你拉钢筋。”

杨三说:“你下去打发一下,让他填个单子,把钱交了,我们给他派车。没问他往哪拉呀?”

“他说往河北拉。”

“哦,那你安排吧。”

“他说要找你。说单量大,问价格能不能低一点?”

“价格能不能低一点?怎么的,他认识什么人啊?”

“没说认识谁。听口音不像本地人。”

杨三一听,说:“你把他叫上来,我看看。”

杨三的兄弟下去叫张宝义了。

狼行千里响肉,狗行千里吃屎。狠和横不是装出来的。装得了一时,装不了一世。装出来的狠和横,一旦遇到吃生米的,立马就会现出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