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飞

按照惯例,每年年末都会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这两个重量级会议,会对今年经济与社会发展做总结,并部署明年的经济、社会发展路线。

12月8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北京召开,下午新华社播发了会议通稿。本号接下来逐一分析。

01

总结今年

会议一开始,就对今年的工作作了总结:

顶住外部压力、克服内部困难,着力扩大内需、优化结构、提振信心、防范化解风险,我国经济回升向好,高质量发展扎实推进,现代化产业体系建设取得重要进展,科技创新实现新的突破,改革开放向纵深推进,安全发展基础巩固夯实,民生保障有力有效,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迈出坚实步伐。

本号解读:

从GDP增速角度来看,的确实现了预期增长,经济在有条不紊复苏中。

前三季度,全国GDP增速高到5.2%,其中三季度增速4.9%。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季度4.9%的增速高出市场4.4%的增速预期。

前三季度增速为实现全年5%左右的经济目标,奠定了基础。以此来看,只要四季度正常发挥,实现年初定下的增速目标,稳操胜券。

三季度经济表现何以能超预期?

从产业结构来看,主要是服务业主攻。三大产业中,第三产业(广义服务业)增速很亮眼,前三季度增长了6%。

其中,住宿和餐饮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金融业增加值分别增长14.4%、12.1%、9.5%、7.5%、7.0%。

从拉动经济三驾马车情况来看,消费稳步复苏是重要力量。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前三季度三驾马车对经济拉动作用数据来看:

消费方面:三季度对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是最终消费支出,贡献率达到94.8%,为有数据以来最高水平,拉动当季经济增长4.6个百分点。

投资方面:由于投资增速持续放缓,资本形成总额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从二季度的32.8%降至22.3%,拉动GDP增长1.1个百分点;

出口方面:货物和服务净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则是-17.1%,向下拉动GDP0.8个百分点。

然而,不确定性仍在。为了增强四季度的确定性,四季度各地大基建纷纷上马提速,以投资驱动经济发展。

四季度的好消息是,出口回正了。以人民币计价的进出口增速连续两个月正增长,出口则在11月份回正,增长了1.7%。

不好的消息是,消费方面。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11月份CPI同比和环比均下降0.5%,此处就不多说,细品。

02

定调明年工作重心

会议在总结之后,对明年的经济工作制定了部署:

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着力推动高质量发展,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推动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加大宏观调控力度,统筹扩大内需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统筹新型城镇化和乡村全面振兴,统筹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切实增强经济活力、防范化解风险、改善社会预期,巩固和增强经济回升向好态势,持续推动经济实现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增进民生福祉,保持社会稳定,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强国建设、民族复兴伟业。

本号解读:

这句话的关键,就是第一句,稳中求进是总基调。明年的工作,就是围绕着四个字展开。

如何实现?会议提出了12字真言:稳中求进、以进促稳、先立后破。

这12个字是这场会议的核心。三个词,侧重有先后,稳中求进是主基调,是战略,其中稳是第一位。

后面的以进求稳、先立后破是战术,战术的目的,是为了实现战略。

以进求稳?借用金庸武侠世界的思路来说,就是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想要稳,就得进。发展中才能解决问题,发展中才好解决问题。所以,快速发展经济,是稳定的不二法门。进攻是最好的防守,一味的防守,会左支右绌、捉襟见肘、顾此失彼。

只有经济快速发展,才能提升就业率,才能提升民众收入,才能缓解地方债务压力,才能缓解楼市压力,才能缓解预期压力,才能防范风险化解风险。没有经济增长,没有进,一切都会变得很难。

为了实现“进”,会议强调明年要“强化宏观政策逆周期和跨周期调节”。

逆周期,就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出台更多、力度更强的政策,比如降准、降息、增发国债地方债等。跨周期的意思是,在逆周期调控的时候要注意力度,考虑未来会不会出现大通胀。

这句表述逆周期在跨周期之前。说明,明年的宏观货币和财政政策,更加虽然兼顾稳定,但倾向于更加宽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3

先立后破是战术

如何理解“先立后破”?这个词是通稿中最难理解、最深奥,也是意味深长的一个词。

与“不破不立”相比,虽然目的一致,但是方法不同。

不破不立,是先破后立,虽然表决心的意味更强,但风险也更大,因为不破不立、先破后立是背水一战、孤注一掷。

“先立后破”,立是目的,但顺序是先立,然后再破,更加侧重风险防患。这对于当下的大环境来说,是更适合、更契合国情的战术。

面对经济下行压力,我们未来需要做出很多改革,比如经济结构性改革,产业路线改革,财政改革等等。

有人说,昨天的会议,通篇没有提及房地产。其实,对房地产的态度,就藏在“先立后破”四个字之中,关于未来的房地产趋势,也请记住这四个字。

在房地产重大转向的背景下,我们必须进行各种转型。

国家正致力于经济转型,从“印钞票时代”向“印股票的时代”转型,从“货币超发+间接融资+城镇化+房地产+大基建”的模式,转向“控制M2增速+直接融资(资本市场)+IPO注册制改革+科技创新”的模式转换。

这一转变,其实早在试点注册制、上海设立科创板时就已经开始,但后来遭遇了黑天鹅,打乱了计划和战术执行,但战略方向从未改变。

但是,在科技驱动经济发展这种模式还未真正成熟之前,我们仍需要房地产驱动经济发展的模式作为依托。

这意味着,明年的房地产托底政策,依旧会层出不穷。那是否表示,房地产会转向?

当然不是。

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反复强调过,从官方这种挤牙膏式的放松节奏,以及始终没有出台很多炒房客与业主期待的超级大招来看,感受到了官方释放的一丝强烈信号:

大招确实不断,但貌似都只是维持不崩,只要房价不硬着陆。

换句话说,官方似乎并没有想着让房价转向,而只是想着让房价跌得慢一些,以时间换空间,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

毕竟,如果要扭转房价下跌态势,官方的办法还是有很多,比如取消三道红线,重新放开房企融资门槛,一线城市全面取消限购,首付降至1成,利率降至最低,贷款30年延长至50年乃至70年,再来一个4万亿,4万亿不够那就6万亿、8万亿、10万亿。

但那又走上了老路,泡沫会继续吹大,未来需要更高昂的成本与代价来挤泡沫,对房地产的依赖永远无法摆脱。

所以,从顶层战略来看,官方释放的信号,似乎在表示,要利用这次危机,只需要保证不出现系统性危机即可,让房价持续慢速下跌。

然后在房地产持续下跌的过程中,调整经济结构,让更多的资金投向科技产业、投向新兴产业、投向工业,升级我们制造业产业链条。

这一思路,正好契合“先立后破”的精髓。立新是目的,破旧也是目的,先立后破是方法,是战术。

环顾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依靠房地产富强,没有一个国家能够依靠房地产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