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大陆对台军事压缩的频次和强度在逐步降低和减弱。究其原因是台湾省正在热热闹闹地进行2024头目选举。为了给台湾省选举酿造一个和平友好稳定的选举环境,也为给将来当选者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和态度,以使日后当选者心有所感,推进两岸和平统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的祈盼不知是四十多年中的第几次了,然而每每失望,且失望愈来愈大。这次依然!

指望对立方新人选举上台来改变现状和态势,实现自我愿望,都是梦想。除非选举上位的新人是你支持和操作的结果。莫不说对别的国家和地区,即使对本国主权内的地方选举不予干涉,却想得到满意的结果,基本不可能。

所以,在放弃意识形态斗争、停止革命输出的背景下,在台湾也好美国也好,指望别的国家或地区选举出有利于自己的领导人来改变现状和态势,进而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几乎不可能。反而因为等待对方的选举结果,干扰了战略布局、破坏了斗争策略,影响了目标进程。

可以大胆预言,不出意外,台湾省的选举将以代表亲美的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的获胜告终,除非再出现比民进党还亲美反共卖台的台湾党派和候选人。

为啥做出这样的结论?

笔者之前的文章《美帝的殖民主义已演变为殖官主义,危害更大》中指出,美国在阻止别国向其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和革命输出的同时,自己却不断加紧向别国的殖官步骤和政治颠覆。

美国不仅对自己的仆从国家是这样,对其他关键国家也是这样。

对靠选票选举领导人的国家而言,美国主要是通过后台操控这些国家的全民选举点票机而控制选票数,“点”出符合美国需要的国家领导人;对任命型的非公开选举的国家而言,美国主要是通过特殊手段,控制这些国家的一把手,迫使其安排美国中意的人上位。

这些被美国操控上去的人,就是为美国服务的政治及经济代理人。

特别是与美国走得近的国家或传统盟友,美国干涉、控制得更紧。比如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德国等西欧这些老牌殖民国家以及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它们国家的领导人更替也大多由美国操控。也就是说,西方列强内部的国家领导人更替也由美国控制。所以我们看到,在处理国际事务中,这些国家跟美国同步最紧。

比如近几年当选上位的日本、韩国、立陶宛、捷克、乌克兰、菲律宾、德国、英国、阿根廷等国家的政府领导人,他们一上台便全身心投入美国怀抱,媚眼撒娇当狗叫。相信,这些国家的政府领导人都是在民主选举的大旗下,被美国操纵的点票机点上去的。

美国不仅对传统盟友和仆从国家是这样,对敌对国家或关键国家更是这样。

据俄罗斯塔斯社11月25日报道,俄罗斯前总理米哈伊尔·卡西亚诺夫被列入俄罗斯司法部的“外国代理人”名单,成为名单中级别最高的俄前官员。

俄罗斯司法部称,卡西亚诺夫一直在积极“参与制作和分发”其他“外国代理人”的信息和材料,并“向无限制人群传播”,散布关于俄罗斯联邦公共机构决定及其所推行政策的虚假信息。

那报道所说的“外国代理人”中的外国是哪国?肯定是美国,除了美国谁有能力和胆量在俄罗斯培植代理人?哪个俄罗斯人敢做除美国外的代理人?

可见,像俄罗斯这样的世界大国强国,美国都能渗透、殖官,何况其它国家或地区?

所以,台湾省作为美国制约我国的一个重要筹码,在我们放任不干涉其选举的大势下,美国对我国台湾省的选举必定介入更深更久,必将通过“点票机”点出符合美国利益的代理人上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台湾民进党作为目前台湾党派中最激进最亲美最反共最卖台的党派,其候选人赖清德被美国操作上位是必然结果!

我们大可不必对台湾选举有任何奢望和祈盼!

我们千万不可将祖国统一大业寄希望于台湾头目的更替!

我们一定不要和域外国家商讨我们解放台湾的时间和方式,那样它们会把台湾当成自己的国土和利益紧抓不放!

我们完全有权对台湾选举进行干涉,因为这是我们的内政!

我们应当时刻保持对台的军事压制和威慑,须臾不可放松!

如果在域外势力操控下,卖台的台湾民进党候选人赖清德当选,我们应当立即挥兵跨海解放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