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是一个特殊的班级,每个国家都是这个班级里的同学。

众所周知,为何积极的融入所谓的“普世价值圈子”,最近这两年韩国同学,抛弃了平衡外交,义无反顾的认贼作父,全面亲美,为此甚至不惜损害跟邻居们的关系。

但最近地球班一次关于2030年世博会举办资格的评选之中,韩国却以29:129的显眼包成绩,输给了沙特,与世博会主办权失之交臂。

这事让他非常不解,明明自己才是发达国家,同时为了融入“普世价值观”,把良知都拿出来论斤卖了,为什么却得不到世界的认可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沙特庆祝赢得2030年世博会举办资格

为此,他央求班长美国同学,举办了一次特殊的班会,准备弄清楚事情的根由。

作为此次班会的召集人,阿美率先发言。

阿美:大家好,今天这个班会,是韩国同学极力要求召开的,他有一些问题想要跟大家讨论。好了,下面请小韩发言吧。

韩国同学站起身,恭恭敬敬的朝同学们鞠躬,然后开始发言。

韩国:同学们,前两天国际展览局进行了2030年世博会举办资格的选举,我们韩国有幸进入决赛圈,但最终很遗憾的输给了沙特同学。我觉得这事不公平,世博会举办,主要看经济和工业实力,我们韩国已经进入发达国家俱乐部,而沙特只是个发展中国家;我们韩国有成熟的工业体系,而沙特只是个资源型国家;结果我们却输给了沙特,我觉得这里面有黑幕!要求班委会对此进行调查。

韩国说完,同学们都看向几位班委。

阿美:我跟韩国是盟友,跟小沙也是盟友,不方便多说,你们决定吧。

阿俄:呵呵,小韩你可真是应了那句话,跟好人学好人,跟着麻婆跳大神。这才全面倒向美国几天,就学会了双标?自己赢了就是实力使然,别人赢了就是有黑幕?

阿法:小韩啊,你不妨把话说的明白点,凭什么说人家沙特赢得2030年世博会主办权,就是有黑幕?

韩国:我觉得他用钱收买了评委。

阿英:这不对吧,小韩你刚才可是自己说,举办世博会主要看经济实力和工业实力的,如果沙特能用钱收买评委,而你不行,岂不是说你经济实力不如沙特?

韩国:我……当然不是,我只是没有石油而已。

阿中:小韩你这就不对了,世博会举办资格的评委,是世界展览局的全体成员,约等于咱们地球班的全体同学,你说沙特收买了评委,那么我就要问你了,他收买了谁?

韩国同学看了看学习委员阿中,又看了看体育委员阿俄,接着再看向伊朗、巴西等同学,发现谁也得罪不起,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非洲的刚果同学身上。

韩国总统为竞争世博会失败发表讲话

韩国:他收买了刚果!

刚果顿时怒了,大声开口:呵呵,你怎么不说沙特收买了海地呢?地球班这么多同学,还有比我更软的柿子吗?

韩国嗫嚅着不开声。

这时一直沉默的沙特同学,撩了撩自己头巾,开始发言了。

沙特:我来说两句吧。韩国同学说我贿赂了评委,但我想强调的是,这次我们沙特战胜韩国哦,是以119:29的绝对优势赢得。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全班绝大多数同学都支持我,我能贿赂一个两个评委,难道能贿赂全班吗?真有那个实力,我何必争什么世博会的主办权,直接贿赂大家选我做班长不好吗?

阿俄:对呀,小沙不说我都忘了,韩国你怎么回事?29:119,你管这叫遗憾?叫惜败?我要是你,就赶紧躲到自己家,反思一下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这么多同学不看好。

韩国同学欲哭无泪的看向班长阿美。

韩国:我也想知道为什么啊!阿美,你不是说咱们西方才是世界主流,阿中、阿俄他们,是“少数派”吗?

阿美:咦~小韩同学你这说的什么话,西方是西方,你是你啊,地理上你是东方的。

韩国都惊呆了。

韩国:阿美,你可不可能这样啊,我为了拥抱你,早就换成“黄皮白心”了,你现在说我是东方的,岂不是让我变成“孤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美航母停靠釜山

阿美没有说话,这时伊朗同学开口了。

伊朗:呵呵,小韩啊,你当初听从阿美,冻结我存在你们家银行的70亿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一点了。

韩国:那我后来不是解冻了吗?

伊朗:且不提解冻只是部分,就算你全部解冻了,又如何呢?已经做过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谁还会信任你?

阿美:咳咳,不要跑题,说世博会的事情呢,扯什么冻结外汇。

阿中:我倒是觉得伊朗同学说的有道理,请大家想想,世博会的目的和宗旨是什么?是促进合作,发展贸易。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韩国如此迫切的想要举办世博会,不就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跟更多国家合作,带动经济发展吗?

阿美:那又如何?沙特要举办世博会,甚至你,甚至我,举办世博会肯定都有类似的目的啊,这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吧?

阿中笑笑:当然没有,问题是,小韩同学把自己弄成你的走狗了,你一句话,他就冻结人家伊朗正常贸易的资金,其他同学们把这种行为看在眼里,谁敢跟韩国做生意,不害怕变成另一个伊朗吗?世博会是为了促进交流,扩大合作,如果合作的对象随时能坑你资金,谁还愿意找这种人合作呢?

同学们听到这里,顿时都配合的点点头,认同阿中的说法。

韩国哭丧着脸:阿美,原来是你拖累了我啊!

阿美怒了:闭嘴!这明显就是阿中他们离间咱们关系。我又不会随便冻结别人资产,只要不跟我作对,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俄罗斯:呵呵,是不太随便,这么多年,也就冻结了我们俄罗斯,伊朗,甚至阿富汗同学家里那点钱。同学们,你们想想,阿富汗都穷成什么样了,阿美连他的钱都忍心抢,谁还敢信他?

阿富汗闻言,配合的站起来,给大家看了看自己用尿素袋子做出的裤子。

阿富汗:万恶的北美资本主义反人类匪帮,还钱!

阿美:阿富汗你够了啊,尿素袋子上还打个补丁,这演的太明显了吧!另外你这尿素袋子为何写的中文,阿中,是不是你教他这样卖惨的?

阿中连忙否认:阿美,话可不能乱说啊。我那是援助给阿富汗同学的物资,他被你折腾的太穷了,拿来当裤子穿,怎么还成我教的了?再说了,阿富汗同学还学要刻意卖惨?地球班现在除了海地和巴勒斯坦同学,还有谁比他更惨?另外我多说一句,海地和巴勒斯坦同学的麻烦,也是你们美国惹出来的。

阿美:我……你别给我扣黑锅。再说今天也不是聊他们的事情,而是聊韩国的事情,不要跑题。

韩国民众抗议布林肯访问韩国

阿中:小韩这事有啥好聊的?也就是他最近跟你混,变得更无耻了,所以才能把自己人嫌狗不待见,说成大家针对他,说成沙特贿赂评委。评委还需要贿赂吗?当韩国决定彻底倒向美国的时候,他被更多发展中国家所厌弃,就注定了好吧?你满世界煽风点火,制造战争,还想让自己小弟人见人爱,天底下那有这样的好事?

阿俄:阿美啊,你也别装了,推动阵营对抗,不就是你们美国积极引导的吗?

阿美:不对,这不是我想要的阵营对抗啊,以前阵营对抗,我才是多数派,现在我成少数派了,还怎么对抗?

阿俄:呵呵,时代变了,而你自己不变,哪能怪谁?

阿美不说话了,教室里突然安静下来。

过了半晌,才听到韩国小声开口。

韩国:所以,还是阿美拖累我了,对不?

阿美一脚把他踹翻在地。

阿美:对,你现在去换个爹,看谁要你!散会!

阿美说着气呼呼离开,这次的班会也就这么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