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968年入伍的时候,只有19岁,干过文书,当过班长,我当兵期间多次获得连营团部嘉奖,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二次,其实,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入伍三年就提了干,还娶了首长的女儿。
很多人都羡慕我,其实这一路走来,我也付出了很多,在部队努力和付出是成正比的,对于我一个农村的孩子来说,我已经算是佼佼者。
我出生在一个五口之家,我还有两个姐姐,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父母对我寄予了厚望,我家里条件不好,为了供我读书,两个姐姐很早就出嫁了,因为当时取消了高考,我高中毕业后就无学可上了,只能回家帮父母务农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我们那个年代,当兵是唯一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大家都争着去当兵,我也不例外,1968年我得知征兵的消息后,第一时间就报了名。
我身高一米七八,体重70公斤,其实在我们那个年代,很少能看到胖人,大家普遍偏瘦,因为我喜欢运动,看上去比较强壮,我把当兵的想法告诉父母后,父母也非常支持我。
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不管再难都要挺起胸膛做人,事实上,父母对我的影响很大,我的成功和父母从小的教导是分不开的。
我顺利通过了体检和政审,入伍之前,母亲给我包了我最喜欢吃的饺子,我们家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吃饺子,每次包了饺子,父母和姐姐都舍不得吃,全部都留给我吃了。

1968年12月23号,这天下着鹅毛大雪,我穿着军装,胸前戴着大红花,父母和姐姐都来送我,我第一次哭了,三天后,我们一百二十五名战友来到了部队。
三个月的训练,对每一个新兵来说,都是一场考验,虽然我之前经常锻炼,但是也并不轻松,从入伍第一天起,我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我要做最好的兵,我每天训练比任何人都刻苦,除了正常训练之外,我每天都要加练一个小时。
新兵训练结束,我分到了二排四班,我们班长和我是老乡,他是我们隔壁县的,入伍比我早三年,刘班长在平时的训练中,对我们要求很严格,但是在私下里刘班长为人豪爽,对我们班里每一个战友都很照顾。
我入伍之后,并没有放弃学习,每天只要有空闲时间,我都会看书学习,我最喜欢看军事方面的书,入伍半年,因为我军事素质过硬,加上我上过高中,我被提拔当了副班长,入伍第二年,刘班长退伍后,我又被提拔当了班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1年,二排长调到其他连队当了连长,我被提拔当了二排排长,当我的任命正式下来之后,我激动的一晚上没睡,第二天我就给父母写信告诉了这个好消息。
我入伍之后一直没有回过家,提干之后,我探亲回家看望了父母,我回家后,父母就忙着给我介绍对象,催我结婚,其实,如果我不去部队当兵,早就结婚了。
我当时并没有结婚的打算,我答应父母,会给他们带一个外地儿媳回来,回家后,我去了两个姐姐家,姐姐也催我结婚,因为家里人都催着我结婚,这次探亲,我在家里只待了十天就回部队了,之后因为平时工作忙,我很少回家。
1975年,我在一次野外训练时,受了伤,当时我已经晋升连长,这次受伤很严重,我在军区医院住了半个多月,在住院期间,我认识了林晓玲医生,之后我们两个人便开始交往。

林医生比我小一岁,在和林医生交往一年后,我才知道林医生是首长的女儿,我对自己有些不自信,觉得自己配不上林医生,我想提出分手,但是还没等我开口,林医生就告诉我,她父亲要见我。
第一次见首长,我心里很紧张,让我没想到的是,首长很和蔼可亲,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严肃,而且首长一直在关注我,在经过首长考验后,我和林医生的事情,就正式定了下来。
1977年,我带林晓玲回家见了我父母,年底我们就结婚了,婚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我把父母也接到了城里生活。
我父母辛苦操劳了半辈子,我因为平时工作比较忙,没能在父母身边尽孝,父亲去世时,我都没能见父亲最后一面,成了我这辈子一大遗憾,母亲去世时,我一直守在身边,母亲临终前叮嘱我,让我多帮衬两个姐姐,后来我两个姐夫都有了自己的生意,日子过得都不错。
1995年的时候,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选择了转业,从农家子弟到大校军官,我已经算是佼佼者,我每一步都脚踏实地,这其中也付出了很多努力,相比于其他战友,我可能比较幸运而已。

让我欣慰的是,儿子军校毕业后,进了我之前的部队,现在也是一名军官,我没有完成的心愿,我儿子将接替我完成。
如今我和妻子都已经退休,过起了悠闲自在的幸福生活,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俗话说,知足常乐,做人要懂得知足和感恩,其实幸福很简单,懂得知足的人,越容易获得幸福。
回首往事,我最难忘的还是在部队的那段时光,曾经的一幕幕历历在目,我时常会想起在部队的战友,怀念跟他们在一起的每分每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