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1年时就传言说有内蒙古煤老板坐专机直达上海,当场数亿拿下一整栋办公楼,如今内蒙古煤老板又豪掷41.42亿拿下伫立在汤臣一品旁素有“沪上第一豪宅”之称的中粮海景壹号。

俗话说,买在无人问津处,卖在人声鼎沸时。

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周期,不仅是国内的大佬和财团把目光投向楼市,外国投资者也在逆向而行,逢低吸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房地产市场下行让传统的地产开发商吃尽了苦头,违约、退市的房企比比皆是。

彼之砒霜,我之蜜糖。

正如odyssey资本市场部的负责人所言:“我们不会错过这种机会,这里像天空一样充满令人振奋的机遇!”。

国内的不良资产市场就像一块肥肉,引得国外众多资本磨刀霍霍。

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作为美国不良资产投资领域的大师级人物,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中国这么大的不良资产规模,除了四大AMC之外,肯定还能容纳下多家体量可观的不良资产管理公司。

也就是在2015年,橡树资本在中国完成了首笔不良资产投资。随后的3年之间,橡树资本在中国购买了6个不良资产包,规模位居所有外资投行之首。

2019年5月,马克斯来访中国期间更是公开表示“中国的不良贷款堆积如山!”对中国市场非常乐观,会毫不犹豫的投资中国。

橡树资本也确实出手了。

2019年,恒大将其位于香港的元朗地块作为抵押换取橡树资本5.2亿美元的融资。虽然当时该地块涉及“改规划”,从融资方角度来说存在瑕疵,但橡树资本并不在意。在恒大出险后,橡树资本于2022年2月接手了该地块,8月份就以6.3亿美元的价格成功卖出,不到两年的时间差价1.17亿美元,功成身退。

从一张中国省级AMC牌照写进2020年中美贸易协定的那一刻起,华尔街对我国不良资产市场的渴望已不再是悄然觊觎,而是公然宣布。

2021年第一轮开发商密集出险期间,高盛大举买入中国房企债券,通过这一方式增加自身的“适度风险”投资资产;马拉松资本趁低价买入恒大债券,并坚信存在着绝对机会;汇丰资管、瑞银资管也在当年持续加仓恒大债券,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不仅买入恒大,还买入了融创,对融创的持股比例一度超过5%。

上个月,金监总局修订《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再次明确,符合条件的外资可控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又开启了外资深入中国不良资产市场的闸门。

2023年11月16日,离《办法》重新修订还不到一个月,霍华德·马克斯又来了中国,并在北京召开了媒体见面会,会上一如既往的表达了对中国经济未来走势的看好。

也就是今年,全球顶尖的不良资产管理公司联博嘉沃希望在中国推出不良贷款基金,在行业深度调整时探寻机遇,致力于成为中国不良及困境资产的领先投资者。

继联博嘉沃之后,还有两家外资机构深度加码我国不良资产市场。

11月21日,一直很低调的新加坡瀚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推出符合中国国情政策的以公募形式处置优质不良资产的线上平台,业务直指房地产、违约债券、个贷类不良处置等风险突出领域。

美国的奥德赛资本也表示要深度参与,早早的就花费重金吸纳金融圈新加坡可变资本公司业务经理、花旗银行高级董事等诸多大咖加入团队。

外资看好国内不良资产,国内也有内蒙古煤老板等机构出手。

广东佛山的灏辉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也是其中一个,其手中的项目和资源都是从资产管理公司收购或者是通过司法拍卖获得,专注于盘活地产不良资产的价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1月28日,灏辉国际向港交所主板提交上市申请,正式冲击IPO。作为一个专门盘活地产不良资产的公司如果能够成功上市,无疑将给市场一剂强心针。

不仅仅是地方民企,像中信集团这样的巨无霸也加入了投资不良资产的行列。

2022年3月17日,总资产规模达10万亿的中信金控获批行政许可,7月15日,中信金控在北京宣告成立。

中信金控成立之后,开始全面布局不良资产赛道。旗下银行、证券、AMC、信托相互联动,先获取项目,各子公司协同提供金融服务,充分挖掘不良资产价值。

中信集团今年新组建的特殊资产工作室带着特殊资产综合金融解决方案首次出现。

发布会上明确指出,特殊资产工作室将聚焦风险资产隔离、风险企业纾困、城中村改造等重点项目,实现资产、技术和人才的有机融合,引金融活水助力实体经济发展,携手为广州经济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特殊资产工作室设在中信金控财富管理部下,其重点将聚焦于房地产领域。

诸如恒大、碧桂园、佳兆业等昔日民营房企巨头都是广东省的企业,这些房企不仅有大面积的在建楼盘,还承接了当地不少的城中村改造工程,在房企出险之后,广东省面临着不小压力,多次为房企和金融机构及央企牵线搭桥,在融资和收并购方面给与相应支持。

以接盘佳兆业500亿最核心资产切入地产不良,积极推动房地产及其他领域不良项目的处置,通过产融协同方式积极盘活底层资产,以此来有效化解不良风险。

外资如此钟爱中国不良资产并且掘金中国,从未失手,国内的机构如中信金控基于旗下实力雄厚的金融机构,组团进军不良资产行业,也一并走上了掘金之路。

你可以不喜欢资本的嘴脸,但一定要相信资本的审美。我们认为的屎一样的不良资产正在被外资和国内的聪明钱抢占。

早在2001年-2010年那会,恰逢四大AMC从四大行剥离不良资产,当时的AMC都没有处置经验,所以将一批资产包卖给了以高盛、摩根士丹利、孤星基金等的外资投资机构。

其中摩根士丹利、雷曼兄弟等组成的联合体于2001年以8亿元的价格竞得华融108亿元的不良资产,但项目还没有交割完,债务人就开始陆续还款,8亿的成本瞬间回收。

这一笔,摩根联合体爆赚了10倍。

橡树资本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在《非银行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重新修订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飞到中国,一手抓不良资产投资的事务。 中信集团不甘落后,创立中信金控特殊资产工作室这个新部门进军不良资产行业。 内蒙古煤老板疯狂抄底一线城市核心资产。

资本都在追逐下一个10倍。

都这个时候了,老铁们真的没必要太悲观,毕竟楼市不像A股,措不及防就来个“东西南北中”,莫名其妙就打起了麻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