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遭遇大地震,一度引发海啸。然而,马科斯不顾国内灾情,却派人强闯中国岛礁,释放什么信号?关键时刻,菲律宾国内突然大乱,罪魁祸首却与美国有关联,这又是什么情况?

在12月2日,菲律宾遭遇了7.6级大地震,震源深度40公里。然而地震发生不到24小时,菲海岸警卫队就出动两艘巡逻船,想要闯入中国牛轭礁附近海域。菲海警船还使用小型无人机,对牛轭礁进行侦察,结果发现约135艘中国渔船就在礁内水域。根据菲方的说法,当时菲海警船使用无线电频道,要求中国船只离开,扬言菲律宾对南海拥有所谓的“主权”。对此,中国渔船不予理会,菲海警船只能溜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什么菲律宾遭遇大地震,还派人“偷袭”中国岛礁?因为菲海警觉得,大地震给他们机会,可以对中国岛礁实施“偷袭”。在1971年,因为出现台风,当时驻守在中业岛的台当局“海警”躲在太平岛避风。菲律宾注意到这个情况,立刻实施“偷袭”,将中业岛控制。这次菲律宾大地震一度引发海啸,菲律宾觉得机会来了,只要中方撤回船只,他们就能实施“偷袭”。

然而菲律宾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中国渔船在牛轭礁,这让他们无从下手。从菲律宾此次行动的情况看,他们的胃口不小。要知道,美国海军刚出动濒海战斗舰现身仁爱礁,给菲律宾撑腰。随后,菲律宾就盯上了仁爱礁以外的岛礁。可以看到,在得到美国一定程度的支持后,菲律宾妄图扩大对华挑衅力度,将手伸向更多的中国岛礁。

菲律宾盯上牛轭礁,是因为该岛礁战略位置非常重要,位于九章群礁东北端,也是该群礁最大的一个环礁。目前,牛轭礁半圆长度为13公里,最宽处2公里。之所以说目前,是因为牛轭礁还有超过15公里的填海面积。若进行“扬沙造陆”,牛轭礁可以建成3公里长的机场跑道,并成为南沙最大岛屿。菲律宾一直想要占据牛轭礁,将其打造为“军事枢纽”,并染指周边的海洋资源。这种情况,需要中国更加警惕。

不过菲律宾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在牛轭礁进行挑衅时,菲国内出现大乱。就在12月3日这天,菲律宾棉兰老岛的马拉维市发生爆炸袭击,至少造成50人死亡,还有多人受伤。根据菲律宾政府的说法,实施此次袭击的罪魁祸首,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从最新消息看,“伊斯兰国”袭击马拉维市,很可能是报复此前菲律宾军方对该组织的打击。因为就在马拉维市爆炸事件前,菲军发起“斩首”行动,击毙亲“伊斯兰国”组织“阿布沙耶夫武装”的一名头目,还打死10名极端武装分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若菲律宾这次爆炸袭击,真的是“伊斯兰国”所为,那么就非常值得注意。因为这个“伊斯兰国”组织,与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伊斯兰国”能发展壮大,正是因为美国绕开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拉克实施入侵,推翻了萨达姆政权。随后,萨达姆被美国主导的伊拉克法庭判处绞刑。然而美国没想到,即使他们扶持了伊拉克新政府,也无法解决该国的混乱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极端主义迅速得到发展,曾被美军抓获的巴格达迪,在狱中认识了极端组织“基地”的重要人物。出狱后,巴格达迪成立了“伊斯兰国”。美国从伊拉克撤军后,“伊斯兰国”迅速发展壮大,甚至开始攻城略地,并进入叙利亚发展。可以说,“伊斯兰国”的出现和壮大,美国为其提供了有利土壤。

(伊斯兰国头目巴格达迪)

然而,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在2017年9月,俄罗斯国防部发布消息,宣布陆军中将瓦列里·阿萨珀夫在对“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中牺牲。随后,俄国防部发布航拍照片,指控美国是“伊斯兰国”的幕后支持者,因为美军特种部队出现在前者的控制区,顿时让事件性质变得极为严重。不过,美国在沉默两天后,只是轻描淡写回应称“俄方指控不实”。

到了2017年11月,俄罗斯国防部又发布消息,指控美国支持“伊斯兰国”。根据俄方的说法,在俄叙联军的打击下,一伙“伊斯兰国”的武装分子逃入美国在叙利亚的控制区。看到这种情况,俄军要求美军将这些极端武装分子消灭。然而让俄军没想到的是,美军不仅拒绝答应这个要求,还公然为极端分子充当保护伞。在得到休整后,“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对俄叙联军发起进攻。

更让美国尴尬的是,就连盟友也曝光他们支持“伊斯兰国”。在2017年11月,英国BBC报道,指出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武装,暗中帮助250名“伊斯兰国”武装分子逃跑。这则消息,还被土耳其外交部引用。这些情况说明,美国不想要“伊斯兰国”彻底消失,而是要这些极端分子做自己的“打手”,干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例如在俄乌冲突中,“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就作为雇佣兵加入乌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菲律宾发生爆炸案,充分说明马科斯更应该将精力放在国内事务上,而不是响应美国战略,在南海频繁挑衅中国。对这种情况,菲律宾前总统杜特尔特似乎有预感,曾表示自己的女儿,菲现任副总统萨拉将一些“秘密资金”用在强化国内安全形势上。然而,菲律宾众议院不仅不认可杜特尔特这个说法,反而停发萨拉的“秘密资金”,甚至有议员发起对萨拉的罢免。事实证明,杜特尔特所言非虚,菲律宾国内安全形势很严峻。

此外,菲律宾“地方大员”与马科斯政府也不是一条心。菲律宾卡加延省的省长曼巴就公开表态,称马科斯政府在南海问题上“小题大做”,菲律宾更需要与中国坐下来好好谈。就连马科斯的姐姐伊梅·马科斯,也多次发声,反对现行的外交政策。

从这些情况看,随着国内压力越来越大,马科斯可能会因为无法整合力量,减少在南海对中国的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