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真实发生的事件,部分情节有润色,旨在传播社会正能量,杜绝违法与犯罪的发生,请理性看待,文章前1/2免费阅读

他是北大高材生,同时也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他亲手用哑铃敲死了自己的母亲,并将尸体藏于床下,然后又骗走亲戚140余万元,网购30多张身份证不停地变换身份藏匿于各大风月场所,最终在逃亡3年之后被抓获,他就是当时轰动全国的吴谢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时间回到吴谢宇就读初中三年级的时候,当时他的父亲被查出肝癌晚期,愁云惨雾瞬间笼罩了幸福的家庭,只是普通教职员工的父母并没有足够的积蓄为父亲看病,借钱看病成了那个时候家中的主旋律,这给在中考关键时期的吴谢宇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他本想着辍学打工赚钱给父亲看病,可是一直温和的父亲却对他发了脾气,告诉他只有安心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吴谢宇只能将全部的精力放回学习之中去,期待以自己优异的成绩来感动上苍,让奇迹发生子啊父亲的身上。

内心的焦虑与不安如影随形地伴随着他,这个原本开朗活泼的少年却变得心事重重,无数次被噩梦吓醒,他害怕失去爸爸,也不敢想失去父亲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这时候的母亲早已被生活的重担击溃,文静贤淑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

每天出现在吴谢宇面前的是一个面容憔悴,满腹牢骚的中年妇女,照料父亲安慰母亲活跃气氛,占据了吴谢宇学习之外的所有时间,生活的重担早早地就将这个少年的脊梁给压弯,纬二路不让父母担心,吴谢宇依然拼命地压制住心中的压力与恐惧。

在人们的面前,吴谢宇依然还是那个活泼开朗积极上进的好榜样,为了顾全父母的面子,他从不敢将自己的软弱展示在别人的面前,只能一个人偷偷在被窝里哭泣释放压力,哭完擦干眼泪走出去的时候又是那个积极向上的吴谢宇。

长期的压抑让他的心理产生了不自然的扭曲,也为之后的悲剧埋下了伏笔,虽然心中充满了对父亲康复的幻想,但残酷的现实依然没有放过他,在吴谢宇就读高一的时候,爸爸永远地离他而去。

吴谢宇因为住校甚至没有来得及见到父亲最后一面,悲痛冲垮了这个年轻人,在赶着去参加父亲葬礼的路上,他多次哭到晕厥,可是在葬礼现场的母亲脸上只有麻木与沉默,吴谢宇的性格是母亲的翻版。

为了不让人瞧不起母亲让他停止哭泣,不要在众人面前露出悲伤的模样,年少的吴谢宇并无法辨别是非,他只能按照母亲的说法一一照做,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尽量冷静地将父亲的后事料理完。

父亲走了家空了,留下的只是一个负债累累的烂摊子,这些年的折腾早就将母亲原本脆弱的神经绷成了一条弦,一丝的风吹草动都有可能断裂,在吴谢宇看来,母亲的眼神早就已经空洞迷茫。

她不停地自言自语絮絮叨叨,甚至有了想要自杀的念头,看到母亲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只能静静地扛起家中的重担,为了讨母亲欢心,他把所有的心事都埋在心底,所有的不开心都被他小心翼翼地藏了起来。

时间久了之后,吴谢宇对于母亲产生了一丝的厌倦,他渴望得到母爱,羡慕那些和他一样年岁依然可以在母亲跟前撒娇的同学,回头看看自己的母亲,除了牢骚和抱怨之外,他什么都得不到。

多年压抑的生活让吴谢宇学会了喜怒不形于色,他将内心深处的怨恨深深地埋藏在了心底,长年累月的积攒就像是一座随时可以爆发的小火山,时时刻刻都在炙烤着吴谢宇的内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白天的时候,吴谢宇带着一副人人夸赞的模样还显正常,只有到了晚上,真正的吴谢宇才能在无人的角落里显现出真真实的自己,由于他隐藏过深,身边的人并没有发现吴谢宇身上发生的变化。

他并没有把自己心理的变化放在心上,那时候的他只有一个坚定的信念,那就是考上大学远离母亲的桎梏。

功夫不负有心人,北大经济学院向他敞开了大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他竟然有一丝重获新生的感觉,离开母亲的吴谢宇像是逃出牢笼的小鸟,他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想着要将自己黑暗的过去翻篇,迎接自己即将开始的崭新人生。

现实再次给了他重重的一击,来到北大的吴谢宇忽然发现,笼罩在身上多年的光环在踏入校门的那一刻已经悄然褪色,自己变成了学校里最为普通的一员。

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老师的特殊照顾,自己成了学校里最为不起眼的一个普通学子,此时的吴谢宇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之中,生性好强的他并不认输,很快他就从失落之中走了出来,开始拼命地学习。

为了不让母亲担心,从入学那一天开始他就坚持每天跟母亲通电话,把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都向母亲作了汇报,吴谢宇变得沉默寡言,除了学习之外,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存在于他孤独的世界里。

在同学群里他仿佛就是一个异类,愁楚独行不问它事,大二期末他凭着超乎常人的努力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和公费出国深造的机会,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巨大的喜悦包围了吴谢宇,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脱离母亲到遥远的大洋彼岸尽情地释放自己。

当他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之后,母亲对他说道:你从来没有去过那么远的的地方,我跟你一起去照顾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