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采访 / Pel

“一层一层地思考与深挖”

要问近期最火热的国产网络动画,非《沧元图》莫属。

豆瓣8.7、抖音热搜第一、站内热度创造历史……并非一线IP,却靠扎实的口碑成为“现象级”黑马动画。

先别急着因为它又是最常见的网文改动画而不屑离开,笔者原本也这么想,然而对它的评价却随着每周更新水涨船高。老套设定被玩出新高度,《沧元图》证明了新一代创作者的想法和实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月22日优酷独家开播,共26集,本周四刚完结

《沧元图》改编自我吃西红柿同名原著,由优酷和天使文化出品,神漫文化制作,讲述沧元界妖邪作乱,人族饱受摧残,主角孟川自小立下为母复仇的誓言,奋起抗争,展开冒险,成就一代神尊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紧凑的叙事节奏提供了高强度的热血爽点和反转悬念;尊重角色的细腻文戏数次调动观众情绪;美术特效不以精度见长,却富有想象力和设计感。

男频网文改编动画千千万,神漫文化制作的《沧元图》却是少数真正在美术、表演、剪辑等层面发挥动画优势的作品。 燃点泪点并存,更在抖音、贴吧等社区吸引了一批“自来水”粉丝。

尤其第17集,主角孟川揭露权贵的恶行,却因体制原因只能妥协退让……挣扎迷茫直到被身旁的“凡人”点醒:追求变强的神尊之路,却忘了反抗邪恶是每个人的权利。伴随激昂的配乐《野草》,孟川不顾规矩和前程,诛杀恶人,解救亲友。

短短20分钟情绪多次起伏,结尾爽快释放,既抒发了热血少年的意气,又拓展了故事的格局,成为许多人心中的“年度最佳一集”。

那么,这部黑马动画究竟是怎样诞生的?

我们邀请到了三位大咖:来自神漫文化的导演张毅立、编剧焦柄乾以及来自优酷动漫的制片人徐慧宇,他们将独家分享《沧元图》的幕后故事。

- 采访正文 -

01

定位与筹备:一部“差异化爽剧”

学术趴:感谢三位接受学术趴的专访!请先介绍一下自己吧。

导演张毅立: 我入行有13年左右了吧,刚入行就有幸参加了《超兽武装》《果宝特攻》等等一些现在已经成为一代人童年回忆的作品,还是挺与有荣焉的。《沧元图》是第一部我作为导演从头跟进到尾的作品。

▼《沧元图》导演:张毅立▼

编剧焦柄乾: 大家好我是《沧元图》的主编焦柄乾,对动画来说我其实算是个行业新人吧。此前主要负责小说、漫画甚至游戏剧本,作为编剧总感觉不是很被重视。但神漫文化《沧元图》这个项目,能够让我感受到对编剧以及剧本的重视。

▼《沧元图》编剧:焦柄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制片人徐慧宇: 我和动画内容还是比较有缘的,从第一份工作开始便就职于视频平台的动漫频道直到今天。从业十余年始终在做动漫相关的工作,历经日漫大版权时代和国漫大自制时代,见证了用户喜好从日本到国产动画的转变,再到国产动画的大发展。作为《沧元图》项目的平台侧制片人,我需要对项目的制作品质、上线档期和播出效果负责。

▼《沧元图》总制片人:徐慧宇▼

学术趴:各位最初对《沧元图》动画的定位和预期是?

制片人徐慧宇: 平台对《沧元图》第一季的定位很简单:差异化爽剧。题材上相比一般玄幻要有更多的亮点,在战斗和氛围渲染上要够爽。6月22日首播日时,这个基本的预期已经达到。

随后第5集加上特效的版本出来了,当孟川喊出“悲扇画秋风”的那一刻,我断定《沧元图》稳了。果然,第5集的拉新能力非常强,甚至可以对后续集数产生拉动。

从第二季开始,我们会对《沧元图》有更多的期待。

导演张毅立: 《沧元图》最初的定位是很单纯的,能作为一部合格的下饭剧,观众看它不开倍速,对我来说就已经功德圆满了。所以我们并没有去写一个很复杂偏深度的故事,基本框架还是男频爽文的升级打怪套路,甚至都没有去写很丰富的情感戏,都是点到即止。

但上线之后的反响确实大大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我们发现很多女性观众也成了《沧元图》的受众,喜欢里面的叙事节奏视觉表达,喜欢里面的某些角色,跟着里面的故事情节一起燃一起哭一起笑。对我们来说确实是始料未及,还挺梦幻的。

学术趴:国产男频网文改编动画“千千万”,《沧元图》却能在这样的内容红海当中脱颖而出,各位对此类动画有哪些心得和经验?

导演张毅立: 我自己对男频网文改编动画是很“头大”的,首先我自己从没看过这类小说,同时里面的各种境界、战力阶位、很多能力设定要我去记住它,对我来说是一件很吃力的事情。

好在这类网文的改编动画已经挺多了,我多多少少也会看一些。项目一开始我就跟编剧达成共识:至少还是要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不要太过于套路化的东西出来吧。

我不敢说《沧元图》是脱颖而出了,它到底还是一部再平常不过的动画,里面的元素也都是随处可见的。我想做这样的比喻:鸡蛋和米饭都很普通,但要炒出大多数人吃得下去且赞不绝口的蛋炒饭,是很考验掌厨功力的。我认为《沧元图》在审美上的求变、表演以及剪辑上的重视,是它收获关注的核心原因。

编剧焦柄乾: 我本身是写网文出身的,所以知道网文的优缺点。大部分男频网文都有着清晰的能力构架和世界观,有着充足的爽点;但缺点就是注水严重,缺乏故事性。

所以当我们在看小说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可以自如地掌握阅读节奏的,小说对节奏的要求并不会太严苛,或者说节奏本身在小说中尤其网文中是比较模糊的。但是一旦到了可视化的影视动画,节奏就非常的清晰,慢就是慢了,快就是快了,一目了然,所以动画的节奏非常重要。而当一个故事能把控好节奏、塑造好人物,其实就不会难看到哪儿去。

制片人徐慧宇: 男频网文改编动画确实是市场上最多、用户最认可、风险也比较低的项目,但由于题材雷同,想要脱颖而出,也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这类项目播出后,我们也根据实时的数据表现用户的评价沉淀了一系列方法论。

具体到《沧元图》项目中,剧本的扎实一定是基础,而助力项目升华,让更多人记住它爱上它的是创意。这里面包括美术的创意、特效的创意,也包括配合关键剧情的插曲选择,每当这部分做到极致的集数,一定也是用户的嗨点和数据的高点。

学术趴:在企划阶段,优酷动漫主要会在哪些方面进行把控和要求?

制片人徐慧宇: 作为平台,我们对项目的把控,更多的是在大方向上面。定了整体方向后,会和主创团队进行逐一沟通实现,而后续各个阶段的check,也是大方向的延续,把策略进行贯彻。针对《沧元图》项目我们重点关注的三块是:“放大小说卖点”“差异化的战斗体系”和“新国风新画风”

“放大小说卖点” :最初在阅读《沧元图》小说时,我发现作品最大卖点便是人族与妖族的对抗,而人类只能龟缩在城墙和城关内,对妖族实行防御反击,在此基础上我们重新设计了妖怪入侵线与反派线,并将其融合进了原作的主线中;

“差异化的战斗体系” :战斗是男频项目的根基,把控战斗的时长、战斗的炫酷程度与特效的风格自然是重中之重,而保证男主的升级爽点持续则需要前期做详实的规划;

“新国风新画风” :片中的水墨画风更是项目的灵魂所在,当第5集为项目定调后,也引来了用户的关注与好评,后续的贯彻与打透就是第三个重点。

02

改编与制作:对原作“拆筋动骨”

学术趴:接着来聊聊具体的制作环节吧。在导演和编剧看来,《沧元图》原著小说最大的魅力是什么?对动画有怎样的改编思路和核心原则?

导演张毅立: 小说的氛围感意境感很强,心性比较安静的读者包括我,会很喜欢这本书。这本书避开了很多激烈的矛盾冲突情节,让孟川带着读者慢慢沉浸入到一个玄幻修真者的日常生活里,这个视角很独特。

遗憾的是文字与影像是两种不一样的媒介,文字语言能描绘出那种独有的意境,视听语言不一定能呈现出来。而且《沧元图》小说故事情节性不强,缺乏节奏明快的跌宕起伏,主角孟川的目标感、作为角色自身的事件驱动力也不强,直接搬进影像故事里是不合适的,受众会很小。

所以真的要改编成具有视听语言的沧元图,只能对其“拆筋动骨”。

其实编剧对《沧元图》做了四版改编,一版比一版“魔改”,但也一版比一版更富有影视的故事性趣味性。但当真正要启动这个项目的时候,大家还是犹豫了,所有人都不知道只保留书名和角色名,其余几乎全部原创的改编,上线了会有什么样的观看回馈。

所以我们最终还是走了保守路线,回溯到第一版的改编。保留故事主线不变,再为里面填充编排各种情节点设计点,丰富角色性格,这就是现在大家看到这个版本。尽量把《沧元图》动画做得更具视听语言的可看性和趣味性,是我们做改编的核心原则。

编剧焦柄乾: 同时我觉得《沧元图》原著最大的魅力就是它残酷的底色下所散发出来的家国情怀与永不言弃的抗争精神,这真的很中国。

我们所有的改编就是围绕如何去展现这个世界的残酷,这个世界的人们饱受着怎样的折磨,而在这种折磨下,沧元界的人们又是如何坚持与抗争的,这就是我作为编剧的改编思路与核心原则。

▼《沧元图》场景概念原画▼

学术趴:《沧元图》动画版和小说原著有众多差异,具体而言,你们在创作时有意对哪些方面进行“扩充”或“删减”?

导演张毅立: 我很害怕把动画做成真人电视剧,播出机制和单集时长的不同、故事题材的性质,都决定了《沧元图》动画节奏必须加快,拖节奏的果断删;值得去开发的戏剧点或者人物,我们就尽量把它做好。

好在《沧元图》动画里出现的人物其实不多,我们能有一定的空间去塑造我们认为值得塑造的角色。我希望配角也是立体的非符号化功能化的,他可以戏份不多,但要有特点。

编剧焦柄乾: 其实十五分钟真的能讲好的东西很少,我们通常都会要做一些取舍,要判断哪些戏份更加有意义,要知道我们到底要表达什么,所以会把一些次要但又不得不演的戏,通过蒙太奇+旁白的手法快速略过。

比如开篇第1集交代孟川经历屠村事件后是怎么长大的,顺便把基础的世界观和能力体系丢出去,这样后面就可以不用再分心去讲这些了;

比如15集关于天妖门的介绍以及如何找到天妖门的情节,我们也是以快速剪切的手法配上玉阳宫主的诉说,去丰富画面信息加快情节进度。

我们希望《沧元图》的人物是鲜活的、有自我的,所以我会非常频繁地问自己: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比如有个角色叫白贯,按照网文套路,他去刺杀男主然后被男主反杀就完事儿了,已经达到爽点了。但是我会去想:他为什么要刺杀主角?因为恨?因为嫉妒?那他为什么恨?为什么嫉妒?

我给了他理由,是为了(原先和主角有婚约的)云青萍,他一切对孟川的恨与嫉妒都是因为爱情,从这一层次开始他不再是为了让主角装X打脸的工具人,他是为了救自己心爱人的情种。

但如果只是到这一层其实还不够,我会继续去想:他为什么必须杀死孟川?他对孟川真的有这么大的恨意吗?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可以形成白贯不得不刺杀孟川的局面?我觉得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因为一旦不充分,人物就立不住。

我会这样一层一层地思考与深挖,如何才能令人信服地把人物逼迫到极端的情况与情绪中,而这样又会自然而然地形成情节张力,那么故事也就会变得好看起来。

学术趴:《沧元图》的视觉风格也吸引了不少观众,看到宣传采用了“国风克苏鲁”的表述,将武侠古风和其他元素融合的考量是?

导演张毅立: 一提到武侠古风,大家第一脑补画面就是这些那些,大差不差。怪物也是,山海经那些设定估计都快被用烂了。

我们想做一些“新”的东西,这种“新”并非是平地一惊雷,我的初衷只是想把更多容易被大众忽略的东西再一次拿出来展现给大家:“其实,热血也是动画的一部分”“国风,不单单只有水墨,书法能不能融进去?”“角色形象,其实可以这样做出差异化”“妖怪?也许克苏鲁也是一个不错的尝试”“战斗特效的尽头,难道只能是各种飞龙了吗?”

就如同我们在短视频平台会常听到很火的歌曲,是好听,但不能总是用那么几个和弦,音乐的可玩性、类型远不止这些,观众应该能有更多的选择。

▼《沧元图》角色设定图▼

▼《沧元图》概念原画稿▼

学术趴:第17集“杀了他,我就是神尊”爆火出圈,是许多人心中的年度“最佳单集”,展开聊聊这一集的制作思路?选择《野草》作为插曲的契机是?

导演张毅立: 17集做到一半的时候,我们才在思考“是不是要给这集配一首歌啊?”

孟川在17集,思想觉悟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他要去干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情来坚定自己的决心。我希望这场戏像是孟川的一个成人礼,做了一件值得铭记的事情,代表此刻这个人与以往不同了,思想境界跃升了。它应该很有仪式感,一系列表演配合歌曲应该能让观众也一同代入到这种仪式感的情境当中。

《沧元图》故事设定中,主角是一名战士,也是一位画家,这是他迷惘时在城墙刻下的“众生之相”

在执行的过程中并不顺利,歌曲听了海量,编剧陆续推给了我五六首歌,听完后感觉都不太对。我当时满脑子里都是李小龙在《精武门》以及《猛龙过江》里的混合画面,一个孤独的英雄在夕阳下面对着枪口,步伐坚定决然不回头的一路向前去向远方,引发无限遐想,很契合孟川当时的心境。我一度想,要不直接就用李小龙的这首配乐算了。

《精武门》

《猛龙过江》

《沧元图》

《野草》我记得是编剧推给我的第七首歌了,歌曲本身就很好听,一下子把我骨子里对摇滚乐的热爱又给勾了出来,尤其最后的诗歌部分,是很有文学美感的。接着就是联系乐队方面走版权事宜了,当时我就一直很担心17集的故事画面能不能跟《野草》匹配的上。

当真正尝试去剪辑的时候,我果然就很焦虑了。《野草》情绪太顶了,一分钟的前奏主歌过后,后面全都是情绪顶在最上层地在演绎。但17集最后那场戏,有八成的画面都是很安静地在对话、表演,动与静压根就不对等。还要尽量确保让角色在念台词的时候与主歌副歌分开不要叠在一起,不然剧情信息会被主歌副歌给盖住,主歌副歌本身的美感也会被破坏,再加上当时生产已经进入后期,很难再修改或者新增画面了。

所以当时断断续续地剪了一个星期,这个点踩上了下个点又没跟上,这里台词还没念完但是副歌歌词已经进来了,反正就是各种声画对不上,心里很窝火,觉得这首歌算是白买了,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都不愿再去面对17集,准备躺平了。

拖延到了定剪的那一天,实在躲不开了,只能硬着头皮上,把过去一个月的思考碎片一个个去尝试看有没有新的解法。幸运的是真的通了,有种上帝握着我的手在剪辑一样,思路异常清晰。我记得那天我剪了整整一个下午,从剪辑台下来后,全身大汗淋漓,走路都在飘,腿很软。

接下来就很顺利了,每当17集画面修改或者需求新增遇到生产上的阻力,说这里改不了那里来不及改的时候,我就领着生产部门的同事来剪辑台看一遍17集的定剪版本,看完个个都是热泪盈眶兴奋地嗷嗷叫,发誓即使是通宵也一定要把它改出来。

17集上线后,17集的故事从此与《野草》嵌合在了一起,各自成就了彼此,各自都达到了新的高度。我认为这种事情是可遇不可求的,很难复制,算是一次美丽的邂逅吧。

椿乐队近期在巡演上演唱《野草》时,现场屏幕播放的正是《沧元图》17集切片

编剧焦柄乾: 17集是无法单拎出来看的,17集之所以能爆发出那么强大到能量,是前面16集所有的铺垫与酝酿出来的必然结果。

没有白念云的死,孟川不会立下斩尽天下妖的誓言;没有前面的退婚,就无法形成云青萍受家族责任压迫的局面;没有前面一步步塑造白三爷的恶,就无法调动观众对白三爷的恨意;没有前面白贯之的死,就无法形成必须保白三爷的无奈;没有前面斩妖大会的波云诡异、梅元知的残废,就无法体现玉阳宫主的冷漠与自私。

然后关于《野草》这首歌,哈哈是当时立哥说这里没歌感觉不带劲儿,让我去找首歌,然后我就去找。等找到《野草》合着听了一遍,非常巧合的就是当我听到“今夜”那的时候,刚好就是孟川奔跑的镜头,我直接头皮发麻,我直接就找我们声音统筹说:“这首,我就要这首!”

学术趴:在《沧元图》制作过程中,神漫文化的团队在动画制作技术上有哪些探索和进化?

导演张毅立: 《沧元图》是神漫文化第一个全面使用UE5制作的动画项目,为《沧元图》在画面上带来了巨大的优化,我们团队在虚幻引擎这一块的运用,一直是很出色的。

但《沧元图》我个人有私心,希望是“人”的价值更多的被看到,而非只有“技术”“工具”。

举个例子,在视效表演这一块,我注意到有些观众天然会觉得“游戏特效”“贴图特效”“2D特效”是很廉价的一个产物,会很看不起它。但其实是有误解的。

确实在制作成本上,相对Houdini的解算特效,贴图不用大量消耗机器的运算资源;但不代表贴图的绘制是无价值的。设计人员绘制的大量贴图用在视效表演上,也是一个巨大投入,我能从中感受到有灵魂的温度在里面,有各式各样的美感。运用得好,同样可以做得很出彩。

我希望“经费燃烧”也能燃烧在美术投入上面,他们的工作成果也应该被看到,我们不应该一味地鼓吹硬件算力的价值,而忽视背后设计人员的艺术审美。

03

总结与展望:相比“长”更看重“质”

学术趴:第一季现已收官,第二季有哪些亮点是粉丝可以期待的?

编剧焦柄乾: 第二季会有更多帅帅拽拽的天才登场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二季会更加偏故事性一些吧,传统的爽点部分会减少。第一季前期其实还是做得挺保守的,做了很多传统爽点,主要就是怕观众不喜欢我对讲故事的一些理解。

大家应该有发现斩妖大会前后可以说是两种讲故事的风格,当时我打的主意就是,先用打戏爽点啥的吸引观众,然后“极限反转”哈哈哈哈。

目前看起来我讲故事的手法还行,所以我会更加坚定以“讲人为主”吧。总结起来就是第二季哭的时候更好哭,燃的时候更加燃?

《沧元图 第二季》已在10月初的优酷发布会上官宣

学术趴:期待!那么最后的问题回到平台层面,《沧元图》上线后,获得了哪些让制片人印象深刻的反馈?而从2021年推出“新国风”这一定位以来,优酷动漫又总结出了怎样的内容生产方法论呢?

制片人徐慧宇: 《沧元图》的市场热度还是可圈可点的,上线以来连续创下多个纪录。尤其在短视频平台相关内容播放量突破50亿,点赞量更是超过1100万,数十次登上抖音主榜热搜,更是国产动画有史以来第一个拿下抖音热榜TOP1的动画作品。

站外的绽放也为项目带来持续的拉新,在众多的高赞视频中,我们发现用户非常吃“反差“这个点。点赞第一的视频,不是神尊战斗,也不是孟川开挂,而是第二集中葛钰从烂酒鬼到斩妖侠的反转。

与之对应的,开头被吐槽的爸爸太胖、姑祖母太老,最终都实现了胖子开挂变型男、老太太开挂变美女的反转。相比传统叙事,这样的反转也是得到了更大的震撼和更好的用户反馈。

新国风在今年已经做了全面升级,扩展出包括“新神话”“新异闻”等8大“新”赛道。 我们将不断开拓类型化和叙事空间的可能性,为过去过于“红海”的题材做出差异化的升级。

但“新”也不会是拍脑门的“新”。 我们会去研究:譬如小说品类的新类型是什么,是否适合影像化动画化的开发,在此基础上去预判和推演“新”到底是什么。

学术趴:优酷后续对《沧元图》还有哪些规划?会朝着年番的方向发展吗?

制片人徐慧宇: 我们对《沧元图》的定位就是季播精品剧,首要任务是打高品质。一旦年番化,品质必定有所下降,所以相比“长”我们更看重“质”。保证每年一季的播出,让每年的六月都成为粉丝们的节日。

与此同时,我们也尝试将《沧元图》系列化,在主线正剧外布局衍生内容。 26集结尾就有一个小彩蛋,引发一个发生在东宁府的全新的故事,孟川也会经历更加刺激的冒险。

作为番外篇,就像OVA的品质会高于TV版一样,我们对它的品质要求也会高于第一季正片。而这个番外篇也会在第二季之前与观众见面,也请大家期待《沧元图》番外篇的播出吧。看新国风,上优酷动漫!

学术趴:感谢三位详尽的回答和分享!期待各位未来创造出更优秀的作品!

— 点击图片阅 读更多精彩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