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1765年4月27日,乾隆亲自去看望了32岁的亲弟弟,多罗果恭郡王宏曕。

乾隆前脚刚走,宏曕便对身边的人说,我可以死了。而且当天宏曕真的就一命呜呼了。

宏曕的离奇离世,外加他留下的短短五个字,预示着这种巧合背后似乎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某种秘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为何宏曕会在乾隆走后就去世呢?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宏曕生于雍正十一年六月十一日,比乾隆小了整整22岁。乾隆对兄弟姐妹的态度,可以说是历代帝王中最为温和的,尤其是对两岁便失去父爱的宏曕,更是格外怜惜。

为了不辜负父亲雍正的嘱托,乾隆对宏曕可以说是亦兄亦父。为了能让宏曕成为一个文武全才的庙堂之人,乾隆为其请的都是当时的名师大儒。

乾隆有一个特别的忌讳,就是听不得别人谈及自己的身世之谜。当年3岁的宏曕私下叫乾隆为“汉阿哥”,乾隆也不跟他一般见识,只是将宏曕身边的总管太监贬职外放。

更有甚者,有一次乾隆去给皇额娘请安,宏曕直接坐在了乾隆的御用位置上,不但不让座,还直接无视乾隆的存在。这种行为。在当时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中,是天大的事情。

虽然乾隆对宏曕的做法很是不满,但宏曕毕竟是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就像亲儿子一样,他更不愿意像父亲雍正一样,背上弑父杀兄的恶名,所以他都忍了下来。

为了能让年幼的弟弟宏曕一生无忧,1738年初春,乾隆把宏曕过继给了果郡王,并下诏让年仅5岁的宏曕承袭亲王爵位,还将果郡王的万贯家财赏赐给宏曕。另外,宏曕还享受高达上万两的俸禄。

有了皇帝哥哥的扶持,宏曕自然是扶摇直上。乾隆直接让宏曕管理象征着皇家权威的武英殿。不久以后又将宏曕调往造办处主事。作为皇家御用机构,造办处不仅是一个“肥差”,还是宫中的一个特殊的实权机构。

对于宏曕,乾隆用亲身行动践行了长兄如父的慈爱,他一心要把宏曕塑造成一个庙堂之才,所以乾隆对宏曕的宽容甚至失去了底线。

反观宏曕,不但不感恩乾隆的呵护有加,反而把乾隆的宽容当成了放肆的资本。

随着年龄的增长,宏曕的胃口越来越大,为了敛财已经达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清代地方煤窑可谓是日进斗金,宏曕借助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以近乎于白菜价的低价,强买强卖黑煤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宏曕最擅长的,还是利用自己的身份强取豪夺。然而,当乾隆安排他为自己的母亲谦妃刘氏操办50岁大寿时,他却当成了耳旁风,对于母亲吝啬至极。

尤其是有一天,圆明园失火,宏曕不但不来救火,姗姗来迟的他看到众人灰头土脸的样子,还当场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这更让乾隆龙颜大怒。

疯狂的宏曕在死亡的边缘屡屡试探,他的种种作死行为,终于让乾隆对其忍无可忍。

最后,宏曕被削去君王爵位,降为贝勒。乾隆还命他立即搬出王府,并罚银万两。

至此,宏曕彻底失宠于乾隆,为自己的政治生涯,画下了句号。巨大的刺激,使宏曕患上了精神疾病,身体也每况愈下。

当乾隆听闻宏曕命不久矣的消息后,屈尊来到了宏曕的住所孟端胡同,探望自己这位32岁的亲弟弟,并下诏恢复了宏曕的郡王爵位。

看到乾隆的宏曕可以说是悲喜交加,乾隆走后不久,这位雍正最小的儿子仅说了五个字“我可以死了”,就魂归西天了。

乾隆作为一个太平皇帝,在亲情方面是可圈可点的。而宏曕作为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型,最终他的下场也是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