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是特殊的一年,国内政治局势紧张,而毛主席病重,邓小平一时又下落不明,国家前途未卜。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宋时轮站出来说:“万不得已时,我们要兵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时轮为何这么说,他当时处境如何?

宋时轮的态度

宋时轮1907年出生,曾在黄埔军校学习,20岁加入共产党,他的一生就是革命的一生。在军事方面,宋时轮不论是理论还是实战都相当出色,惯会打硬仗。

抗美援朝中,宋时轮带领的第9兵团在零下40多度的艰苦环境中,指挥了著名的长津湖战役,毛主席都对他赞叹不已。

不仅在战场上,在政治场上,宋时轮也同样“硬”。

1967年的一次会议上,有人让宋时轮揭发批判陈毅和叶剑英,对方说:“你宋时轮是他们的老部下,最应该站出来揭发他们。”

结果,宋时轮怒道:“他们都是开国元勋,一身功劳,我没什么可揭发的!你们别在这里颠倒黑白!”

对方也怒了,警告道:“你最好注意你说话的态度,不然后果很严重!”

宋时轮不但没被威胁到,还一脸无所谓地说:“我已经老了,你们爱怎样怎样吧!”

说完,他拂袖离去。

这番操作不仅惊呆了对方,也惊呆了在座的所有人,很多人为此感到担忧:那些人接下来会怎么对付宋时轮?

果然,不久后宋时轮就遭遇政治挫折,不仅被连续降级,还被强制劳动改造。尽管如此,宋时轮也不曾屈服,坚决不说一句违心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宋时轮曾经的秘书李际均说:“老首长他刚正不阿,面对巨大的压力,仍然坚持自己,不给自己扣帽子,也不乱揭发别人,所以在有些人眼中,他很顽固。”

即便是吃过“顽固”的苦,宋时轮也不会放下心中的“实”。

宋时轮:万不得已,要兵谏

1972年,宋时轮重新出来工作,被任命为军事科学院院长。当时党内风波还未过去,宋时轮以及很多老同志的处境仍然十分艰难。

重新出来工作后,宋时轮并没有吸取“教训”,依旧我行我素,刚正不阿,坚持和反动势力抗争到底,他经常提醒身边的人:“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

同时,为了保护一些战友和老同志,宋时轮把军科院当成了“收容所”,让老同志们先过渡一下,找到合适去处再把他们送走。

受过宋时轮帮助的廖汉生说:“算上我,宋时轮光是政委就迎来送走了4个,所以我们都笑称他是‘送(宋)政委’。”

1976年,对于新中国来说,是悲痛的一年,也是具有深刻转折意义的一年。

年初,人民敬爱的周总理离世,7月,朱老总离世,毛主席的身体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与此同时,国家的政治环境动荡,已经恶劣到极点。

当时颇有声望的叶帅被有心之人盯着,邓小平同志也下落不明,一旦毛主席病逝,后果不堪设想。

宋时轮意识到形势紧迫,他召集一些将领,一脸凝重地对他们说:“如今毛主席病重,邓小平同志也不知所踪,形势非常严峻,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若到了万不得已之时,我们必须实行兵谏,绝不能任那些人摆布!否则,国家危矣。”

国家危难之时,宋时轮敢于挺身而出,这份忠诚与担当令人敬佩。

好在后来华国锋、叶帅等人细心谋划,力挽狂澜,宋时轮也就不需要走上“兵谏”这条路了。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1976年,新中国在元气大伤后终于开始回归正轨,当时的军队已经处于半瘫痪状态,邓小平决定采取非常措施,加强全军的教育训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过多个月的讨论与筹谋,中央军委批准设立教育训练委员会,希望以此实现军队的迅速恢复。

1977年9月,已经70岁高龄的宋时轮接到邓小平的委托,希望他可以兼任中央军委教育训委员会主任。

身边很多人觉得,宋时轮年龄这么大了,该好好安享晚年,但他并没有推脱,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项任务。

作为一名军人,宋时轮认为这项任务光荣而重大,不敢有丝毫怠慢,拖着年老体弱的身躯跑遍全国各大军区、部队、院校,了解实际情况。

手下人曾说:“首长,您没必要这么累,让机关给您作报告不就行了,何必自己到处跑呢?”

宋时轮严肃地说:“不实地去看能了解到全面真实的情况吗?汇报的人都不一定真正清楚。如果想吃现成饭,何必揽这个活?既然做了,就要做好,做实。”

到1980年,部队训练和院校教育基本恢复,“教训委”这个机构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功成身退。宋时轮用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就交出一份完美的答卷,他背后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宋时轮说:“作为一个革命者,只要还活着,就应该继续为国家、为人民服务。”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