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黎兜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两天,#中式恐怖#上了热搜。

词条之下,提名了这样一段视频:

清朝末期,平遥赵家古院里,站着十几位女孩。她们的身躯被屏风挡住,只露出裙衫下的小脚。

这是封建世家大族选妻的场景。(以下内容来源于网友观剧实拍,含剧透风险)

如何选?

第一轮,立碗。

女孩们的脚边各放上一只三寸三高、三寸三高的瓷碗。

量足。脚能置于碗内者,中选。

三寸金莲似元宝,立不进碗中则被淘汰。

第二轮,印章。

一进选的女孩,从屏风后伸出胳膊。

需腕白肤红,指如削葱,甲长五寸,掌纹清晰。

再端上一条白丝帛,女孩们伸出双手浸红印掌。

掌脉绵延不断纹,掌面白净者(因为断掌克夫),中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三轮,相面。

二进选的女孩,屏风下拉露出面孔。

需杏眼横波、眸剪秋水,鼻如悬胆,色若琼瑶。不施脂粉如朝霞映雪,形同满月有梨涡两点,唇红润美齿如含媚。

第四轮,摆腰。

女孩们露出后腰背。

需腰鼓纤细,环摆杨柳,芊芊随风,盈盈一握。

女孩们转身,露出前腹。

需脐如朱丹,形状匀称,腰细脐圆。

满足以上标准者,中选。

第五轮,扭臀。

女孩们侧身,撅起臀部。

丰臀显翘,放折扇而不掉,臀宽多肉者(寓意多子多福),中选。

经过重重筛选,刘家嫡长女披上华丽的衣袍,成为最后的新娘。

这其实是热门情景剧《又见平遥》中的其中一个章节——选妻

早在2013年,《又见平遥》就已经开演,因沉浸式的体验至今仍备受欢迎。

平遥城票号东家赵易硕倾尽家产,雇佣同兴公镖局的232名镖师一同远赴沙俄,营救分号王掌柜家唯一幸存的7岁幼子。

明知前路凶险仍义无反顾,为感佩赵氏义举,平遥百姓纷纷把自家女儿、妹妹推举给赵易硕选妻,为他留后。

它叙述的是悲壮的英雄故事,表达的是晋商仁义精神的传承。

从网上流传的一些实拍视频来看,故事、氛围确实十分激昂,身临其境的话一定更为震撼。

只因“选妻”这一章节满满的男凝和腐朽封建思想,被网友截取传播,引起了最近不小的争议。

就像网友评价的那样:

“初看觉得新鲜,感叹于女演员们身姿妙曼。

可越看,越觉得不舒服,这到底是结亲还是逛窑子选妃。

到后面甚至觉得很恐怖......”

把女孩们的身体拆分成一块一块,被男性凝视,被封建审判,被选拔“最优子宫”,而对外的宣词却是“刘家女知书识礼”。

一个可能赴死之人娶妻,赵易硕道谢,赵家女却回应:“少东家,你选中我是我的福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个争气的女人,我要给你生个儿子,我愿意”。

一夜留种,赵家女怀上一子。难产之际,她拼尽全力大喊着:“生都生了,死就死了吧”,17岁的花季少女便就此凋零。

故事的最后,赵易硕的魂魄归来,在赵家列祖列宗面前,刘家女的魂魄说:“赵家三十多代,没有哪个女人能进宗祠,那儿有我的牌位”。

233位勇士性命换一人,舍己命成全丈夫的孝道,《又见平遥》中牺牲的男男女女,无一人不是为了一个“义”字。

从精神传承的角度,他们无疑是高尚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从女性主义角度看,这就是一个恐怖故事。

从头到尾,平遥女孩们完全没有挣扎,没有自我,只有牺牲。

相较于一个人,她们更像是工具,帮助突出男性角色“勇义”的正面形象,而传宗接代是她们唯一的价值体现。

当然,不认同是因为我们是从现代人的角度去看。

《又见平遥》这个故事的背景本就是旧时代,剧情或许只是在重现真实的历史,尚且可以理解为现实主义的讽刺。

但为什么我们一看到绣花鞋、红灯笼、红衣新娘、深夜里孤身的小女孩,就会不自觉地毛骨悚然?

因为我们清楚地知道,几千年封建社会里,有太多非正常死亡的女性。

我们会发现,「中式恐怖」里绝大部分都是女鬼。

盲蛇,被恶毒正妻烙瞎眼睛的小妾,死后化作盲蛇纠缠正妻。

懒妇,为辛苦操持的女人,因织布不勤快而遭受辱骂压迫,投水自杀。死后化为异兽,人们继续骂她懒妇,还拿她的血肉照明。

骨女,生时被人侮辱、欺负、蹂躏,愤恨而死后化为厉鬼向人索命。因为只剩下一堆骨头,所以会画人皮伪装自己。

姑获鸟,难产而死的孕妇的冤魂所化,执念未消,专偷别人家的小孩为子。

人们越亏欠什么,就越害怕什么。

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西式恐怖在于失序,而中式恐怖在于守序。

比起未知生物的降临,食肉吸血的血腥,那种活在最平常的日子里,被人一点一点啃食灵魂的折磨,才是最绝望的恐惧。

在吃人的封建礼教下,女人像是一个个物品,没有自由、思想,她们以父权制度的存在而存在,她们的命运完全由夫家主宰。

一群人坚守着旧俗的秩序,把另一群人逼得活不下去。

中式恐怖最恐怖的地方或许就在于,

那不是虚构的故事。

那就是她们真实的,悲惨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