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年,苏联领导人斯大林逝世,天安门城楼上挂起了斯大林遗像,并配以文字“斯大林同志永垂不朽”。

不少领导人都出席了,在天安门广场上举行的悼念仪式,我国还专门派出了周总理,赶往苏联参加斯大林的葬礼,可见对斯大林同志的重视与敬意。

但周总理在葬礼上,见到苏联二把手赫鲁晓夫时,只是简单的出言安慰其节哀后,随后换了语调,严肃郑重道:请速放回我们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葬礼上的特殊要求

不少人说斯大林是苏联的慈父,是拯救苏联于水火的恩人。

可在斯大林心中,从他将姓氏“朱加什维利”改为“斯大林”的那一刻起,他便成了钢铁般坚毅的人了。

穷苦人家出身,上学都一波三折,差点就去当了鞋匠与神父,在读了书,见到了外面的世界之后。

年纪轻轻的斯大林满怀理想,誓要颠覆沙皇统治,为马克思主义奋斗,与列宁成为伙伴。

之后,他为了建立无产阶级社会,开始发起革命,创办真理报,让更多的人民加入革命中来。

就算因为革命活动被逮捕,被流放也丝毫没有磨灭他钢铁一般的意志。

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斯大林都有参与,并且在1922年苏联成立之后,他成为这个政权的核心领导人之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24年,列宁逝世后,斯大林成为苏联的第二任领导人,带领苏联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转变为工业国家,还是在没有西方援手的情况下。

斯大林带给苏联这样的转变只用了十余年,怎能不让人惊叹。

不止于苏联国内,对于中国,斯大林也不失为一个好帮手。

斯大林在位时,于1937年与中国签订《互不侵犯条约》,让中国对其放心,专心抗日,并且没少在抗日战争上提供帮助。

苏联援助的飞机,飞行员在空中战场极大地帮助了中国,武器,弹药方面苏联也是中国有力的后援。

1950年中国抗美援朝时,斯大林已经老了,不再那般野心勃勃,不愿参与美国的战争。

但是看到志愿军伤亡惨烈,斯大林立刻为志愿军送上了武器装备,还派出了他们引以为傲的空军驰援战场。

斯大林这样的盟友无疑是有恩于中国的,1953年对于他的突然离世,令人痛心不已。

为了表示对斯大林的哀悼,我国降半旗致敬,还有不少地方都为他举办了悼念仪式,自发前往的民众不计其数。

在百姓间斯大林的都有如此影响,在官方当然更深。

斯大林的历史震动了整个共产主义阵营,中方作为苏联的盟友,不少领导人与斯大林都称得上是故交。

此时派谁赶赴苏联更合适,一时间还真不好抉择。

一边是还没真正结束的抗美援朝,一边是斯大林猝然离世,两边都不可忽视。

为此中央专门召开了会议,决定毛主席、朱老总等人亲自到苏联驻中国使馆悼念,由周总理,罗瑞卿,郭沫若等人前往苏联,参加斯大林葬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8日葬礼便已举行,周总理一行人赶忙出发,片刻不敢耽搁地赶到苏联。

苏联境内更是举国在哀悼斯大林,苏联一众领导人亲自为斯大林守灵。

作为受斯大林帮助不小的中方代表,周总理便在8日当晚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一同驻足于灵堂。

对于赫鲁晓夫,周总理接触不多,见面之初是言语上的客套,节哀顺变等等。

但身为两国领导,虽非正式会面,总会有别的话题想要商议,周总理更是有备而来,张口便是,中方有一人希望苏联方面放回。

赫鲁晓夫好歹是苏联上层人物,消息相当灵通,周总理此言一出他便知道是谁了,可此时的他却不知应如何作答了。

赫鲁晓夫之所以知道,不是因为熟识周总理要找的人,而是关于此人的归国事宜,已不是第一次被提起,每一次对此人归国提出要求的还都是大人物。

从1949年的刘亚楼,到后来的刘少奇,这次是周恩来,可见此人的重要性。

可彼时不是苏联一把手的赫鲁晓夫根本无法做主,自然是没办法对周总理的要求给出任何回应。

为苏联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国人

此人是谁,能让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一在为他质问苏联,只为让他回国。

能让这么多大人物都关注着的人,名叫唐铎,在1955年的授衔仪式上,被授予了空军少将军衔。

在1955年被提名的,那都是卫国有功的大人物,对20世纪历史但凡有点了解的人,对这次被授衔的奖励大多都会很熟悉。

可对于唐铎,几乎少有人知,因为他从未出现在抗日战争,或解放战争的任何一场战役中,甚至授衔之前都不在国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20年,16岁的唐铎赴法留学,寻找报国良药,留学条件虽艰苦,但是却一点没妨碍马列主义的信仰,在他的心中生根发芽。

也正是因为对信仰的忠诚,他参与了革命活动,被定义为“过激分子”,被直接遣返回了国,结束了他短暂的法国留学生涯。

回到广州,唐铎没忘自己的信仰,立志报国,要一展抱负,经人点拨,投入孙中山麾下。

在看出当时国内空军飞行领域正是缺人的时候,唐铎站出来说:

“我志在飞行,哪怕从头学起也不怕。”

为了学习飞行航空技术,1924年20岁的唐铎成为中国第一所飞行学校的第一期学员,在1925年被派往苏联深造。

深造本是好事,唐铎想的是提升自身本领,回来报效祖国,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出国容易,归国就难了。

到了苏联,唐铎的确实学到了不少,在飞行领域,他付出的多,收获的也更多,在莫斯科空军第二飞行学校同一期的学员中他都是拔尖的。

再看刚出国的他还得学习语言,适应生活学习环境,来到苏联之前,对于飞行一事才上手一年有余。

能有这样优秀的成绩可见是付出了心血的。

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的,虽然远在苏联,但是唐铎的努力与付出还是得到了中央的认可,让其成为一名中共党员。

1927年,学有所成的唐铎本有机会回到国内,但是他选择在苏联继续深造,扎实自己的飞行本领,并且开始研究起飞机构造,和通讯技术。

不久之后,唐铎以优异的成绩从飞行学校毕业,被分配到苏联空军六旅,成为一名中国籍的苏联中尉飞行员。

在苏联服役的日子里,唐铎作为一名优秀的飞行员,参与过苏联十月革命纪念活动,驾驶P-5型飞机飞过红场上空,接受苏联领导和人民的注视。

在苏联与德国爆发战争时,身为士兵,就算不是苏联人,唐铎也丝毫没有逃避,毅然地选择要奔赴战场。

哪怕此时他已经成家,不再是孤身一人。

1944年,身为少校教官的唐铎第一次亲临战场前线。

他作为副团长,带领强击机编队飞向敌军,凭借高超飞行技巧,和对投弹时机的精准把握,第一次出马的唐铎就对敌军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等到他再率队出任务,面对的便是敌军的坦克部队,在地面上坦克近乎无敌,让苏联陆军毫无办法。

但是唐铎将一枚枚反坦克弹投下,让敌军坦克再不能发挥作用,直接扭转了地面战场的局势,让苏联部队有了新的希望。

上战场意味着要面对牺牲,哪怕是在天空中的飞行员也在所难免,唐铎说自己当时面对死亡,都有些麻木了,就算知道难免血洒长空,但却从未生出惧意。

在苏联面向欧洲的战场上,唐铎和他的飞机留下不少光辉的战绩,他本人还获得列宁勋章,卫国战争勋章等多枚奖章。

这对于在苏联从军的人来讲是无上的荣光,也代表苏联是认可他的功绩的。

这些功绩与荣耀是让唐铎感到自豪的,但是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是中国人。

来到苏联的初心是要学有所成报效祖国,回到祖国,是他在苏联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未变的心愿。

远离故土28年,终可归

然而未变的心愿,终究等来的还是多年回家无望,之后在周总理的质问下,苏联会否放人。

在苏联还没与德国交上火的时候,唐铎其实已有离开的想法了。

1939年,唐铎曾和任弼时提出想要回国效力,可任弼时给他的回复却是暂待苏联。

唐铎是飞行员,在这个领域是个难的人才不假,但是人才须有用武之地才不枉一身本领。

若是唐铎此时回国,并没有一个合适的机会让他发挥自己的实力,回国,岂不是浪费了这么个好人才,不如继续深造。

于是任弼时给唐铎的回复,便是让他暂待苏联,期望他能够学到更多实用知识,只待一个恰当的时机再回国效力。

这一等便是十年,直到新中国成立,唐铎也没等到一个恰当的时机。

在苏联参战的时候,他把全身心放在战事上,直待苏联平静了,中国也是全新的样貌了,唐铎不止一次请示回国事宜,但都未得回应。

之所以苏联方面不放人,自是看重唐铎的,人才到哪里都是香饽饽。

尤其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正待飞速发展之际,苏联也结束了战争回归平稳,正是扩展人才队伍的好时机。

唐铎是苏联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人才,而且在苏联服役多年,不管是战略技巧的掌握,还是对战机的了解程度,都远超旁人。

苏联再珍视这个人才的同时,又怎能不介怀呢,平白为他人作嫁衣。

直至1952年,唐铎才终于等到了他的希望。

彼时刘少奇到访苏联,直面唐铎问题,提出让苏联放人回国,苏联方才对唐铎回国一事给出了明确的答复,苏联同意其回国。

不过,这次苏联方面尽管答复了刘少奇会放唐铎回国,但具体是什么时间,并没有明确表明,就这样让唐铎在满怀希望的欢喜中等待了一天又一天。

这一等便又是一年,等到1953年斯大林过世,关于唐铎的去留,苏联还是态度模糊。

直到葬礼上周总理见到赫鲁晓夫,才有了前文我们提到的那并不客气的一幕。

赫鲁晓夫品出了周总理话中不容置疑的意味,心知唐铎回国一事应提上日程了。

但又迫于自己此时在苏联并没有百分百的话语权,只能模糊地回应,会有专人负责此事。

赫鲁晓夫有野心有权势,是斯大林过世之后的苏联政局中,有力的一把手争夺者之一。

然而,在面对强大的竞争对手时,想要上位,国内的势力很重要,外交上自然更是不能疏忽,中方便是很重要的盟友。

面对强势的贝利亚和马林科夫,赫鲁晓夫知道若能在唐铎一事上办得恰到好处。

必然在中方那里就画上了友好的一笔,在争权时自是多了几分筹码。

于是,经过赫鲁晓夫的斡旋,唐铎在1953年4月18日终于携家人一起回到了祖国。

远离故土28年,再回来祖国已经大变样。

他虽感到陌生,可是祖国待他却无半分疏远,直接就将唐铎安排到了哈军工,令他负责空军工程系。

也算是应了任弼时曾经的话。

在最恰当的时机,做最恰当的事,在中国空军的发展建设道路上,唐铎将自己苏联所学倾囊相授,给空军建设提供了很大助力。

直到1964年唐铎被调离哈军工,转而去了辽宁大学,他的家人也同他一道定居辽宁,随他一起来的苏联妻子,还义务地在辽宁大学执教俄语。

直至年近八十,唐铎才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

离开祖国将近三十年,回国兢兢业业效力三十年,唐铎这一生虽未为家国征战沙场,但依旧不负党中央给他的少将军衔。

一个有功之人,就算是老了,甚至是离世了也不会被世人遗忘。

1983年唐铎过世之后,他的家人将他离世的消息告知了苏联方面。

哪怕此时苏联与中国的关系,早已不如30年前那般友好,但苏联方面在唐铎葬礼之时,还是专门派人前往吊唁。

苏联方面到场的扎哈洛夫中校还激动地说:唐铎是真正的国际主义战士,苏联人民不会忘记他。

就如扎哈洛夫中校说的一样,唐铎所做出的贡献是不会被忘记的,不管是在苏联还是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