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包含虚构创作,内容为版权方所有。

明朝时期,滦州一带有一个全水村,村里有一梅老汉,老实憨厚,和妻子赵氏育有两女,长女梅欣,次女梅菲,一人家幸福美满。

可天有不测风云,一年前梅老汉突发恶疾去世,只留下母女三人相依为命。

赵氏起早贪黑洗衣挣钱,可仍然不能维持三人的生活。

就在这时,邻村有一名叫王重阳的木匠托人上门提亲,希望能娶梅菲为妻。

赵氏打听后得知,王重阳父母去世,家境贫寒,担心小女儿嫁过去受苦,可自己挣的钱要养活三个人,实在艰难,于是找梅欣商量,希望她能替妹出嫁。

梅欣知道家中困难,表示只要男方同意,她没有问题。

赵氏托人传话,好在王重阳同意了,两人定下婚事。

谁料,成婚当天出了一件奇事。

二人正在拜堂,一衣着华贵的老头闯了进来,一进门,就拉着王重阳哭道:“儿啊,我的儿啊!”

王重阳一头雾水,不知此人是谁。

老头介绍,他是滦州城内的朱富商,是王重阳的亲生父亲。王重阳小的时候,朱富商带他逛灯会,谁知年幼的他被人贩子拐走。

朱富商寻找儿子多年,一直一无所获,好在不久前,得到消息,这才到全水村。

王重阳觉得此事不可思议,于是询问可有证据证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朱富商表示,他儿子的后脖子有一个形似虎头的胎记。

王重阳展示了自己的胎记,朱富商激动不已,哭道:“儿啊,这么多年,你受苦了,如今我要弥补你。”

说罢,朱富商命人抬上几箱银子和珠宝。

王重阳有些不知所措,环顾一周,发现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赵氏和梅菲脸色难看。

赵氏挤出笑容上前,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就不打扰你们父子团圆了。”说着转身拉着梅欣说道:“记得三天后回门,娘会想你的。”

梅欣点了点头,送母亲和妹妹离开。

见母女二人离开,朱富商识趣道:“只要找到你就好了,我们来日方长,今日是你二人新婚,我就不打扰了。”说罢,也离开了。

三天后,到了梅欣回门的日子,出门前,王重阳给了她五百两银子,嘱咐道:“今日我和父亲有些事,下次再和你一起去,这些钱就当我孝敬丈母娘的。”

梅欣谢过后,便出发了。

到了全水村村口,梅欣见一道士倒在地上,将其扶起,喂了些吃食。

片刻后,道士缓缓醒来,见她救了自己,问道:“不知姑娘姓甚名谁,也好让我为你诵经祈福。”

梅欣没有防备如实告知。

道士听后大惊,环顾四周,见四下无人,将梅欣拖进了草丛。

梅欣神情慌乱,“你个臭道士,我好心救你,你为何……”

“嘘!”道士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随后问道,“你可是刚成婚,嫁的是邻村的王重阳?今天回门?”

梅欣不知他是如何得知的,只得点了点头。

道士叮嘱道:“姑娘,回家后千万别喝你娘炖的鸡汤。”

梅欣不解,“为何?”

道士掏出一个木偶和一张符咒递给她,“我见你心地善良,才有心救你,此事天机不可泄露,姑娘到时一试便知。”并将木偶和符咒的使用方法告诉她,随后离开了。

梅欣带着木偶和符咒回家了。

赵氏早已备好了一桌酒菜,见其进门,和梅菲上前迎接。

一阵寒暄后,赵氏招呼梅欣吃饭,并特意盛了一碗鸡汤。

梅欣看着端到眼前的鸡汤,想起道士的话,将钱递给赵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赵氏看到整整五百两银子,喜上眉梢,笑道:“真没想到,女儿嫁的好,我们也跟着享福了。快,喝鸡汤,这是我特意给你炖的。”

梅欣眼珠一转,随即扶着额头,表示走路有些累了,想要休息。

赵氏见状将梅欣扶入房间,并让梅菲端着鸡汤跟着。

进屋后,赵氏叮嘱道:“走了这么远的路,先喝了鸡汤在休息吧。”

梅欣乖巧的点了点头,送走赵氏和梅菲后,面色冷淡,“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想干什么?”

随后她按照道士所说,将符咒贴在木偶上,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木偶竟变成和她一模一样的死尸。

梅欣恍然大悟,木偶放在床上,打翻鸡汤,自己躲到床下,随后发出一声惨叫。

片刻后,赵氏和梅菲冲进屋内,看着死尸露出得逞的笑。

梅菲有些害怕,“这样我就能嫁给王重阳了吗?”

赵氏愤恨的说:“他本该就是你的,是我眼拙,不过谁能想到他能有个有钱的爹。不过现在还不晚,摆上灵堂,去通知你姐夫,就说你姐突发恶疾去世。”

梅菲点点头,跑去了王家。

听着外面的对话,梅欣伤心不已,可实在想不通母亲和妹妹为何这样对她。

王重阳得知消息,慌忙来到丈母娘家。看到棺材中妻子的尸体,放声痛哭。

赵氏安慰道:“你们刚刚新婚,如今梅欣突然离世,说到底是我家对不住你,作为补偿,不如让梅菲嫁给你?”

听了这话,王重阳满脸不可思议,“我的妻子,你的女儿,刚刚去世,你就让我娶她的妹妹,你到底是不是她娘?”

赵氏叹了一口气,“她确实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听到这话,藏在床下的梅欣震惊不已。

原来,梅欣是梅老汉的私生女。

当年赵氏刚刚生产完,可亲生女儿突然患病,梅老汉带她去看郎中,谁料,还没到医馆,女儿就死了,当时梅老汉外面的女人也生下一个女儿,出生时间差不多,于是将其抱回了家。这些年赵氏一直将其当做亲生女儿对待。

直到梅老汉临死,可能是良心发现,才将事情道出。

赵氏如遭雷劈,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她恨极了梅老汉,更恨极了梅欣。看着梅欣阴差阳错加入豪门,心有不甘,于是打算要了她的命,为梅菲铺路。

得知真相,梅欣再也忍不住,从床下冲了出来,哭道:“我也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赵氏愤恨道:“你就不该出生。”

看着妻子出现,王重阳激动地抱了上去,“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说罢,招呼门外的衙役现身,将赵氏和梅菲带走。

梅欣哭道:“我现在就只有你了,你会我对好吗?”

王重阳狠狠点了点头。

后来,梅欣才知道,王重阳办完事情后,也遇到了那个道士,道士担心有危险,便让他带着衙役上门。

事后,赵氏和梅菲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梅欣在王重阳的陪伴下,过上了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