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根据真实历史事件改编,情节有润色,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仅为配合写作效果;文章仅为警示世人,提醒大家勿忘历史,并无其他目的,请感性阅读,理性看待。

2013年12月8日,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举行扩大会议,会议宣布张成泽一伙有严重反党反革命行为,宣布解除张成泽一切职务并开除出党。

朝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公报公布了张成泽的三大“罪状”:一是反党反革命;二是反对党的经济建设路线;三是生活腐败。具体的罪行包括阻碍建立党的唯一领导体制(金正恩唯一领导体制),拉帮结派,结党营私,不服从最高司令官命令,在司法检察机关削弱党的领导,在经济工作中违反内阁中心制和内阁责任制原则,扰乱国家财政管理系统,廉价出售国家资源,在生活中腐化堕落,与多名女子保持不正当关系,挥霍浪费,大吃大喝,吸毒、参与赌博。

2013年12月12日,朝鲜依照朝鲜刑法第六十条,以从事颠覆国家阴谋活动的罪名对张成泽判处死刑,并已于当天执行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张成泽是朝鲜第一驸马爷,先帝托孤,位极人臣,没想到却被自己扶植起来的金正恩以“十恶不赦”的罪行,结束了生命。这也许是他千算万算都没有想到的结局。

不过,如果梳理一下当时的局势,不难看出,这事也并非突然发生。就在一个月前,朝鲜二号人物张成泽被带去位于平壤郊区的强军军事学院,和成百上千名官员一起,观看了李龙河和张秀吉的行刑过程——高射机枪将李龙河和张秀吉二人打成粉碎,行刑人员用火焰喷射器将两人的尸体烧成了灰烬。

别的官员只是胆战心惊,而张成泽却当场晕倒。

因为被执行枪决的两个人,是他在中央行政部的两名副手。深得张成泽的信任的左膀右臂被枪决,自己的结局也就注定了好不到哪里去。

有人不禁要问,张成泽是金正恩的亲姑父,他的这一决定,姑姑金敬姬是否知道?毕竟,张成泽是她的丈夫。

朝鲜第一代最高领导人金日成有着众多妻妾,金敬姬是第一夫人金正淑的女儿。
不过,因为妻妾争宠,这位抗日女英雄受到了金日成最宠爱妃子的频频挑衅,金正淑不堪受辱意外小产不幸去世。侥幸活命的朝鲜第一公主金敬姬,因为母亲的死一直对父亲怀恨在心,变得傲慢且性格暴戾。

张成泽出身草根,但从小聪明伶俐,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尤其是考入金日成综合大学后,他积极上进,并遇见了改变了他一生命运的女人——金敬姬。

当时,金日成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儿爱上了一个穷屌丝,自然百般阻挠。但性格叛逆的金敬姬不肯听从父亲的安排,为了让父亲不满执意选择了出身低微的张成泽结婚。

就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张成泽,被动成为金日成培养的对象。自此,张成泽跨越阶级见到了他本来无法、也无权窥视的人生。

几年后,金日成去世,他的儿子金正日上位。

当时,朝鲜的邻居苏联发生了一件大事——苏联解体。

作为社会主义老大哥的苏联的败落,无疑给了刚上台的金正日一个沉重的打击。
社会主义道路是否正确?一直由苏联提供的廉价资源才得以高速发展,苏联解体后如何生存?这些问题成为金正日绕不过去的坎。

这时候,金正日异母同胞的妹夫张成泽站了出来,给接手了烂摊子的金正日一双坚实的臂膀。

面对新皇执政能力被质疑,一些人开始蠢蠢欲动试图进行“改革”之急,张成泽主动地成为了金正日手里最锋利的一把刀。

因为他明白,想要让金日成的事业发扬光大,自己不被排挤,现在,拼死也要抱紧住金正日的大腿。

于是,张成泽站在金正日前面,帮助新皇处理国内的反动人群;仅当时的深化组事件,受牵连的2.5万人被斩落下马,成功压下了改革反动的声音。

张成泽一战成名,不仅成为金正日可倚仗的大臣,还得了一个“酷吏”的名声。

两万五千人一刀斩杀,使得张成泽在国内树敌无数,这样的人,在金正日看来,绝不可能再篡位,因为他已经让大部分人怕了,没有人会拥护这样一个酷吏成为新的领导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正日感觉自己时日无多之时,对于后事的安排,尤其是三个儿子谁最适合接班,询问张成泽。

张成泽看着三个皇子长大,也明白金正日的心思:

大儿子金正男是一个彻底的改革派,于父亲的政治观念严重不符,早些年让他以去往他国不带护照的理由,草率的废了金正男的太子之位,此后金正男便一蹶不振流连忘返赌博场所。

二儿子金正哲自小便胆小没有执政的野心和能力。

唯有三儿子金正恩,是太子的唯一人选。

其实,金正日之所以询问张成泽,一是托孤:毕竟,金正恩年纪不大,稚嫩的手臂还难以撑起朝鲜的江山。二是张成泽如果辅佐金正恩,金正恩也认为自己继承皇位,是张成泽的功劳,他百年之后,金正恩还可以像他一样护着妹妹一家人安度晚年。

毕竟,对于朝鲜第二代领导人稳固政权,张成泽是有功的。

于是,金正日临终之前宣布了妹妹金敬姬成为了金正恩的监护人,此时张泽成的权力达到了最高峰。

人一旦得到至高无上的权利,就会膨胀。张成泽也是俗人,无可避免。

金正恩登基后,为了保证幼主在权力不稳之时能够统领军部,张成泽动用权力废除了总参谋长李英浩,甚至没有明确的罪证。

这一行为大大触怒了军方政党,也为他日后的下场埋下一大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