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8年,聂磊涉足房地产,联合加代争了邹庆的项目。邹庆呢被称为大地主,怕过谁呢,直接电话给了聂磊,还直接安排了一个人奔赴青岛,计划50万销户聂磊。

聂磊这边也是,聂磊属于啥呀,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把电话打给我了,我在电话里边跟你这么狂,你要是想研究我的情况下,那我是不是得防着你点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聂磊这边也是有着无数次被人暗杀的经验了,往往说感觉到形势不好,说气势不好的时候,聂磊都会托人打听打听,聂磊当时咋的,把电话就打给谁了,聂磊当时把电话打给了北京的一个好哥们,谁呀,阿代!

聂磊把电话当时就拨给加代了,加代这边拿着电话啪的一接上:喂,兄弟,聂磊,怎么了?

“代哥,找你有点儿事儿。”

“你说,怎么了兄弟?”

“你们北京有没有一个叫邹庆的?”

“邹庆呀,有,咋的了?”

“人咋样呀?”

“你是说人品还是啥?”

“你先介绍人品。”

“人品很一般,有奶就是娘,谁有钱跟谁玩,谁有钱跟谁走。”

“跟你关系咋样?”

“跟我关系很一般,我俩总掐,那打了多少回了都。”

“实力怎么样?”

“他就是有钱,有钱了以后,他想办啥事儿他办不了呀。”

“代哥,我问你个问题,邹庆这种人是属于比较阴险的,还是说属于有啥事愿意拿到明面上来的?”

加代当时心里边一琢磨,好像就明白啥意思了:咋的,你跟邹庆出事儿了?”

“他在青岛整个工地,让我打跑了!”

“漂亮,就得打他,我现在心里边一直憋着他股气儿!”

因为在九八年的时候,加代在北京已经很大了,邹庆明知道弄不了加代,所以说一见着加代就阴阳怪气的:吆,这不北京大哥嘛,这不东城老大嘛!

老阴阳怪气的,好几回给加代逼急了:来来,邹庆,出来咱俩打一架!

“我可不跟你打,我是做生意的!”

说是这么说,没事儿了,他背地里边总给你捅咕这些小阴招,于是加代就脱口而出了,一下子就说了:这小子绝对够阴,而且我老觉得,他就在我身上使活儿了,知道吗?但是我抓不着证据,我抓不着把柄!

其实在九八年上半年,邹庆派杀杀就干过加代一回了,那俩杀杀不让李正光给干死了吗?有没有兄弟知道这段故事的?

加代就说了:邹庆这人绝对是阴险,你要是和他斗法,你要是和他掰腕子的情况下,我觉得你还是得多加小心。

“那我知道了,行,那我知道了,好了,好的,那就这么的吧。”

“行,有啥事儿给我打电话,好嘞。”

给电话啪的一撂下,加代是认识邹庆的,人家聂磊没办法说:哎呀,代哥,你帮我跟邹庆说一声,这事儿拉倒得了!

根本不存在,都是大哥级别的人物,谁能下得了台呀,我说的是实话不兄弟们?但是代哥能听不出来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代哥这边拿着电话打给邹庆了,啪嚓一拨过去,电话直接拨给邹庆了,邹庆这边不刚给派了杀杀吗?电话突然间这一响,啪的一接上:喂,谁呀?

邹庆就往办公室里面一坐,金蝉脸,大背头,有的是钱,派头十足!代哥就说了:喂,邹庆,我是加代。

“代哥,怎么了,有事儿呀?”

“你是不是跟青岛的聂磊争起来了,有那么回事儿吧?”

“咋的代哥,你认识呀?”

“那是我好哥们。”

“哎呀代哥,你的好哥们可真多呀,全国各地都有好哥们,那早知道我找你罩着我了,我就不找侯省了,看给我这帮兄弟们揍的,怎么的代哥,有啥事儿?”

“邹庆,咱俩谈不上是朋友。”

“代哥,我想跟你交朋友,我一直想跟你交朋友,但你代哥看不上我呀,你说这可咋整?是不是?

你老觉得我身上铜臭味重,没有江湖义气,我邹庆就是做生意的,我要江湖义气有啥用啊?我只是唯利是图了一点而已。代哥不想跟我做朋友,那还说啥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子,你要是对聂磊有啥想法,你最好打消掉,首先第一点,你整不过他,第二点,你要整聂磊的情况下,我也不同意!”

“咋的,代哥帮着山东的打咱们北京的呀?”

“因为我俩是好哥们,你打他不跟打我一样吗?刚才我都说了,咱俩不是朋友,这个电话我打给你,我给你提个醒就行,你自个儿的心里边得有点儿数,别到时候真撕破了脸皮以后,显得两边都下不来台。

而且,我觉得吧,邹庆,你这两年没少在我身上上活呀,就前一段时间,我被两个杀杀暗杀,这个事儿你知道吗?”

“代哥,我还是那句话,我对打打杀杀不感兴趣,我只对钱感兴趣。好了代哥,谢谢你善意的提醒,那咱们的对话到此结束。

电话啪的就撂了!

当时已经是1998年的12月份了,马上就到1999年的时候,那时候的聂磊,可以说,在青岛,凭借着自个儿霸道的这种手段,把于建三他们这帮人,全给打医院里边去了。

打到医院里边去了之后,邹庆也是害怕,怕聂磊上医院里边给他回勺,因为这中间吧,俩人通过电话,那毕竟不是自个儿的本土,他没有手下在那块,寻思一寻思,还是把自个儿的兄弟接回北京过来看病比较好。

聂磊和这个邹庆已经是发生了冲突,两个人的矛盾已经是激化了,已经说是我就想在山东做生意,我就想在青岛干点儿房地产,你就不让我干,那你就拦着我,怎么办呢?那我就找杀杀干你!

这是邹庆一贯的作风,他这一生,我告诉你,就光暗杀别人,周庆暗杀了都得十多回,但是,极少有成功的,那基本上,不是说杀杀不行,可能也是对方运气好,为什么邹庆没有被判这个死刑,而判的是无期,本身他身上也是没有这个命案。

当时呢,加代把电话是打给了邹庆,给了一个善意的提醒,意思说什么呢,你别跟聂磊对着干,你是做生意的,你要是赚钱,谁都不如你,甚至说郎文涛那两下子都赶不上你,我加代手里的这些钱,跟你来比的情况下,我也是说自愧不如。

但是,你要是说一旦是扯上社会,这是两码事儿,那比的就不是钱了,你打个架,两个人说发生点儿冲突,你打一场,一个兄弟给打5000块钱,你叫100个人才多少钱呀,对不对?

但是,聂磊不是你想碰就能碰的,那是专业玩社会的,20个你邹庆绑一块儿,你也干不过聂磊,因为我非常的了解这个聂磊,就李正光怎么样,能不能打?能打吧?那是东北第一刀枪炮!你要不找刘德明的情况下,聂磊可能是冲医院里边都得给李正光销了户!

一个善意的提醒,没有换来邹庆的理解,反倒是什么呢,让邹庆更加的变本加厉!你不厉害吗?你不大吗?我想在山东做生意,你不说看到我天域集团的你就给我打出去吗?

那行,我不出面给你硬杠,我就找杀杀干你,我就收拾你,那你能咋的?我让你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没,你这个团伙里边,一旦要是没了聂磊的情况下,群龙一旦要是没有了首,你还蹦哒个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