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31年,身为连长的张行忠,在作战过程中腿部受伤,被组织上安排前往后方的红军医院养伤。

虽然待在相对安全的大后方,但他的内心却无法平静,始终心系前线战况。

此时的张行忠还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住院治疗,竟会让他偶遇一位故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天,一位负责为他换纱布的护士走进了病房。

护士戴着口罩,五官看不分明,可对方的眉眼却让张行忠感到了一阵莫名的熟悉。

在张行忠盯着这位护士看的同时,对方其实也在悄悄观察着他。他的模样,与护士的一位故交也十分相似。

后来两人在河边,张行忠终于放下顾忌,向对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这位护士是与张行忠相熟的那个人吗?他们二人究竟有着怎样动人的故事呢?

1964年,川西军区茂县军分区的司令员张行忠,获封少将军衔。

张行忠的大半个人生都在与军队打交道,那些革命年代当中的峥嵘岁月,也成为了他难以割舍的红色记忆。

直到晚年,他都还能清晰地记得革命斗争时期发生过的种种事情。

张行忠于1913年出生在安徽,16岁那一年便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

16岁的他还是个少年郎,生于乱世,却心怀志向,注定不能像常人一样。

那时候,红军队伍当中的战士们都特别照顾他。

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大家坚决不肯让这样一个小娃娃上前线。

甚至还有战友告诉过他,在他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之前,这里的党员都可以为了保护他而牺牲。

1930年,一直对我党心怀向往的张行忠,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此后,他便跟随部队与国民党反动派展开反“围剿”斗争。

回忆自己过去的作战经历时,张行忠常常用“险中取胜”这四个字来形容。

他这一生打过大仗,打过硬仗。但要说最危险的情况,那还得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之后的长征过程中发生的战斗。

让张行忠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险中取胜的战役,就是在1935年攻打包座这场战役。

当时,红四方面军已经与中央红军会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两支军队之后被统一划分为了左、右两路军,大家都要向北前进,去往甘肃南部地区。而他们的行军路线必然会经过阿坝,那一带的地形条件是非常复杂的。

最为危险的还是当地遍布沼泽,且隐蔽性极高。红军战士们一个不注意,很有可能会一脚踏进沼泽。

沼泽是具有吸力的,战士越是向上挣扎,沼泽的力量就越大。到最后,沼泽会化身一片深渊,把红军战士整个吞噬进去。

可对此,红军战士们别无选择,要想向北,他们就必须得经过这里。

而蒋介石派出的胡宗南率领着两个团,早已经守在了我军战士的必经之处——包座。

敌军准备齐全,设好埋伏,只待我军到达。

在经过两天一夜的激战之后,我军依然没能把包座顺利拿下。

眼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左路军总指挥王树声给了张行忠一个艰巨的任务。

王树声

那就是让他率领一个营的兵力,趁着敌人的重点还未完全转移,抓紧时间攻击求吉寺。

张行忠领命之后,马上对一个营的兵力展开部署。

他决定接下来的攻击以爆破为主,所以带上了充分的火炮和炸药,分三路去往求吉寺组织爆破攻击。

红军战士们将求吉寺的围墙炸塌之后,便一股脑地冲了进去,在张行忠的带领下,与留守在内部的敌人展开了白刃战。

白刃战可谓是刀刀见血,很快,张行忠的身上就挂了彩。

不过战斗还未完成,他对自己的伤势并不在意,反而拼尽全力为战友们降低危险。

半个小时以后,红军援军赶到,与求吉寺内的张行忠率领的部队形成里外合围之势,成功将敌人的主力部队歼灭。

这次战役的战斗过程十分危险,好在战斗结果十分圆满。

包座战役共歼敌4000多人,并缴获了大量我军从未配备过的枪支弹药,极大地丰富了我军的武器库。

同时,这次胜利也为工农红军继续北上创造了条件。

这是张行忠做战生涯中最惊险的一场战斗,时至晚年,他依旧记忆犹新。

他的身上也留着许多革命年代的痕迹,那些大大小小无法完全愈合的伤疤,也时刻让张行忠忆起那段无法忘怀的热血岁月,也让他时刻铭记着作为一名军人的荣耀。

从一位革命战士的身份来说,张行忠认为自己无愧于心。

可若是从一个丈夫的身份来说,他却始终认为,自己实在有愧于第一任妻子...

1930年,已经是工农红军骨干力量的张行忠,见到了特意上门来找他的堂姐。

堂姐这次前来,只为告诉他一个喜讯,那便是要为他介绍一门亲事。

此事说来还有些话长,原来张行忠堂姐做工的主人家中有一位小姐,名叫王明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