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哈佛大学医学心理学家凯博文在《疾痛的故事》批评当下的医学路径: 只有病,没有人;只有技术,没有关爱;只有干预,没有敬畏;只有告知,没有沟通...

笔者始终认为,药物手术等只是一个方面,当然,选对治疗方式是很重要的,但自我精神的振作及心理调整等才是关键性的,属于内因性质的,我们现在称其为“抗癌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些,别人帮不了,只能通过患者自己,去寻找合适自己的康复之道。

就好像笔者常比喻说,患癌就像人们行路摔了一跤,医生帮你扶了一把,疗疗伤,指点一下。但下一步该怎么走,能不能从挫折中学会,努力调整步态,更好地走下去,就看个人自己了。

晚期肺癌,悠然安度17年

遇到过这么多患者,李先生是较为让笔者印象深刻的老患者,且感情深厚。

第一次看诊见到老李时,他症状很比较重,气都上不来,瞧着着实有点可怕。

老李身材不高,矮矮胖胖的。说不出什么话,总是在拼命的咳嗽,咳到声音都是嘶哑的,就像有很深的一口痰,常憋得脸部通红。 笔者那时给他看,也认为是喉返神经安全切断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医药让他重新开口讲话

理论上说, 喉返神经切断了,再恢复正常说话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他同时还有严重的痰瘀阻塞,也可能影响到喉返神经,于是便用了清肺化痰等方法。但并没有多大把握。没想到,他用药后居然效果奇好很快就发出了声音

此后,他每一次来看我,都是笑呵呵的,大嗓门,豪爽得很。

不知情者,绝对想不到他是一个晚期肺癌, 且被宣布不可能再发出声音的人。

不化疗“救”了他

虽是晚期肺癌,但老李从一开始也没有做过放化疗。其实恰恰是没有做放化疗,反而“”了他。

他所患的癌症对放化疗并不敏感,这种情况下还做放化疗,不仅意义不大,而且还会进一步摧垮免疫系统恶化体内微环境,给肿瘤复发转移创造条件。

就这样,老李就在我这边一直接受中医药治疗,几乎三四个月复诊一次(毕竟隔得很远),恢复得很好。

如今,老李已经快70岁了,基本上与正常人没有大差异,顶多是偶尔有些胸部憋闷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抑郁让她败于癌症

记得他同行的还有位女患者,也是肺癌,其实该女士的病情很轻,一般性的腺癌,恶性程度非常低,绝对没有大问题。

但她的自我调控精神心理能力太弱了,不久后,便郁郁寡欢地走了。

其实她是完全不应该离世的,至少她不是纯粹丧命于肺癌,而是死于抑郁和自暴自弃

良好心理是抗癌利器

临床上,笔者会为患者制定最合适的治疗方案,但充其量也就是个引导者,除了正确恰当的治疗,患者 精神上的振作及心理调整等 才是关键性的。

对于肿瘤病人精神上的病痛,更大于生理上的病痛,即使年过半百,也脆弱得如孩子一般。不管是患者本人,还是其家属,更应该关注心理情绪管理

癌患们只有宽容自己,学会用快乐“犒劳”自己,命运才会眷恋,“犒劳”大家。

每一个肿瘤病人的身后都有一个个值得记载的故事,有痛苦,也有欢乐,有失落,也有收获,有失败的教训,也有成功的感悟,每一个病人的情况各有不同。像上文所述的康复病例,笔者联合李厚光老师,整理了一些汇集在《癌症疗愈录》一书里,如患友们感兴趣可以一看,也希望它可以帮助更多的患者早日走出迷茫与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