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孝顺是一种美德,但在很多父母的“亲情共同体”概念中,要求儿女孝顺他们的同时,还要连带孝顺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甚至朋友。

在这类父母眼里,那是“爱屋及乌”;可在年轻人眼里,那是“连坐式的酷刑”,意味着要付出更多的情感、精力和金钱。

婆婆要我们帮忙照顾一家老小

@卷不动的小毛

有一年,除夕前几天,婆婆忽然叫我凌晨2点开车去火车站接舅舅。舅舅是婆婆的弟弟,五十多岁,身心健全,在广州当老师。

年底是最忙的时候,我上班加班累得够呛,回到家就想睡觉。但婆婆以舅舅不熟悉路线、老公不会开车为由,还是坚持让我去接。

事实上,根本不用熟悉路线,从火车站到我们家打车只需10分钟。我说:“我明天要上班,怎么一点都不为我考虑呢?”

婆婆是家中老大,下面三个妹妹,一个弟弟。弟弟一度很有出息,17岁就考上重点大学,出来当老师。可是感情上沾花惹草,先是分居多年后离婚,再是被别的女人骗跑了钱,导致儿子不愿认他。

我婆婆格外心疼舅舅。舅舅在武汉买了房子,人又在广州,婆婆每天坐一两个小时的公交去帮他盯装修;舅舅家没了茶米油盐,婆婆会买好送过去。有时看她跑来跑去太辛苦,我就开车接送。

这下可好,出现开头一幕:婆婆直接安排了凌晨2点的叫车服务,让我当司机!

为此,老公和婆婆大吵一架,虽然最后我还是去接了,但我告诉婆婆“下不为例”。老公也对婆婆三令五申:“你孝顺你爸妈,照顾你家里人都可以,不要动不动拉上我们。”

公公对婆婆和家人的关系更是头疼,他言之凿凿:“等着看,你婆婆将来不仅要照顾老娘,还要照顾她弟弟!”

婆婆来自长寿之家,自己的父母都是90高寿。去年,老爷子去世,老太太的安置成了问题。几个姐妹,各有各的难处。舅舅更不用说,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可能照顾好老母亲。

更何况,他在大城市呆习惯了,回到村里守着老太太,那是万万不可的。所以,不管婆婆和姐妹怎么劝他回来,他都在广州躲得远远的。

可人算不如天算,一夜之间,他在广州中风了,双腿开始“打摆子”,学校待不下去了,他也需要人照顾。

婆婆几个姐妹商量,把老太太接到武汉,跟着舅舅一起住。婆婆和她的妹妹周五晚上过去洗衣做饭做家务,周天或者周一再回来。

婆婆很幽怨:“老太太在弟弟妹妹每家都住过了,就是没来我这个老大家住过。”

我和老公考虑到婆婆做过腰部手术,不宜折腾,在自己小区租了个房子。婆婆欢天喜地把弟弟和老母亲都接了过来,这才结束每周东奔西跑的生活。

老公说:“妈愿意跟她家人在一起,我们满足她。剩下的就是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想想能过一下我们一家三口的小日子也挺不错,没想到一旁的公公说:“那啥,我也要跟你们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孝顺的父亲,给我投递了个陌生男人

@向全世界安利王鹤棣

我是一个坚定的不婚主义者,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见识过母亲被父亲“连坐式孝顺”带来的隐形伤害,害怕自己陷入这种亲情的泥潭中。

父亲有俩兄弟,大伯早年经商赚了一些钱,很早就搬去了省城,父亲多年独自照顾着年迈的爷爷奶奶,但是在他们嘴里,我这个老实的父亲永远不及偶尔带点廉价礼品回来的大伯孝顺。

对此,父亲不仅毫无怨言,还总说让我们多与大伯家走动,“毕竟是血亲”,于我而言,大伯还不如隔壁老李头亲近,我很少主动联系大伯一家。

父亲极其不能理解我这种“冷漠”,说我们不懂亲情的可贵。

成年后,我和姐姐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去外省生活,尽管距离在千里之外,我们却还是时不时地被父亲的“连坐式孝顺”伤害。

那天,我正窝在家里看电视剧,敲门声响起,我疑惑着“好像没点什么外卖”,我穿着睡衣开了门,门口站一腼腆男生,拉着大箱子,他问:“是蓉蓉姐吗?我是力哥(我堂哥)的弟弟,过来找工作……”

我还没弄明白他找我有什么事情,父亲的电话进来了:“那个……你力哥今年相亲了个对象,大伯说年底差不多就办酒,她弟弟这几天在你们那边找工作,你接待一下哈,反正你那边有两个房,不碍事,将就下……”

“我……”我转身躲进客厅回父亲,“我现在还是单身,你直接塞个陌生男人来我家,你也真是放心你女儿的颜值。”

“那个啥……那也挺好。”父亲匆匆挂了电话。

这是顺带着给我也相个亲了?

望着门口的“不速之客”,我狠了狠心,裹了件大衣,带他到楼下快捷酒店开了个房,就回来继续刷剧了。

不胜其扰的我,在和父亲推心置腹谈过多次无果后,曾狠心拉黑了父亲的所有联系方式。

逢年过节,我都得陪他们表演

@达不溜

老妈只有老舅一个弟弟,他俩感情很深。

在外地工作后,大部分亲戚,顶多春节见个面,只有老舅例外。

平日给老妈打电话,一定说老舅的家长里短:儿媳不孝,亲家没有社保,表弟啃老,老舅辛苦等等……

最怕上着班,老妈忽然发来的视频请求,一打开,一桌子熟悉不熟悉的亲戚,然后告诉我,她跟老舅一起,在娘家的亲友聚会上。

接着开始兴高采烈地挨个介绍,我不得不赶紧调小手机的音量,尴尬地坐在工位上,举着手机,一个个地点头微笑,然后用方言打招呼。

一般视频电话的结束都是:你们以后有事去南京,就找她,有车方便,带你们跑。

不要觉得,这只是句客套,事实上,真的有来看病的、旅游的、上学的,我都躲不掉。

那天,我正在上班,母亲大人一个电话摇过来:“你老舅家的侄子到南京了,他媳妇宫外孕,记得提点东西过去看望一下,代表你老舅家。”

不容我反驳,母亲大人已经挂断了电话,马上给我发来一个医院地址,接下来就是每个小时一条消息的连环夺命催——“到了没?”“记得买点东西,不要不讲礼性!”“不要给你老舅家丢人!”……

从始至终,她没有过问病人病情如何,只关心我的礼数到了没有,给老舅家给她老人家长脸了没有。

当然,这样的事迹,回头会成为春节时期,大家好不容易聚到饭桌上的谈资。

逢年过节,我都得陪着他们表演,除了表演母慈子孝,还要表演兄友弟恭。

因为我和表弟从小不在一起生活,长大后也不在一个城市工作,我们之间的交集甚少,更谈不上什么共同话题。

我跟表弟间,更像是微信上的陌生人,几年都没一条聊天记录。我们平日鲜少联系,就连在朋友圈点个赞都觉得唐突。

但每次过年回家,我们还是得尬聊,无非是孩子上了什么兴趣班,最后总靠小朋友们来活跃气氛。

我们像是被老一辈硬绑在一起扮演亲情戏码的独立个体,表演结束,我们又重新没了联系,各自奔赴下一个剧组。

人生,确实如戏。

为了老舅的痔疮,妈妈退团了

@老谭不要酸菜

这个我可太有话说了,就是我妈本妈。

她是姥姥生的第二个女孩,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妹妹。

去年暑假,我妈说腿疼膝盖疼,我找代购给她买了几组氨糖,她吃了小半年,感觉有缓解。年底特意电话跟我说,这个药是真不错,问我多少钱一瓶。

担心她说我乱花钱,我不敢说实价,说:“不贵不贵,也就才50块一瓶。”

这是原价格打一折后的价。

电话那头的妈妈高兴坏了,马上给我安排了任务:“麻溜地,给你大姨小姨还有舅舅一人也买上6瓶。”

我惊呆了,大脑迅速过了一遍价格,小一万就这样被我妈给孝敬出去了。

不过,平时他们都挺照顾我的,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买了,又分别给舅舅姨妈发了快递。

今年四月初,我原计划给爸妈订个短程旅行团,去漳州海边玩几天。

我妈兴致勃勃地跟我聊,某某阿姨也去过,她说哪个景点必须要去,哪个酒店的哪道菜一定得去尝尝。聊着聊着,她突然说,这么好的事让我问问大姨小姨有没有空。

有了之前的买药经历,我一听,心里直冒冷汗,连忙告诉妈妈:“机票和酒店我都已经给你们定好了!”

言外之意:计划已定,不容有变。

妈妈这一次倒是没让我给姨妈们一起订团,可临出行前两天,我妈突然让我把订好的机票退掉,她说什么也不去了。

后来,从表姐那里我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我妈撺掇着大姨和小姨,提议姐妹仨一起出去旅行,表姐们已经给大姨小姨订了同一个旅行团,姐妹仨每天聚在一起,戴着老花镜研究攻略,做了好几张计划表,结果因为舅舅割痔疮,姐妹仨硬是要留下来照顾。

“不是有表哥他们俩吗?”我略有不爽。

表姐笑了笑,说:“你还不知道她们几个,没喊我们回去伺候舅舅就谢天谢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表弟买房的首付,妈妈让我凑份子

@不接受五月天假唱

我妈妈在家排行老幺,上有一哥一姐。我们三家住在一起,全都有自己的独栋小楼,且房子都只有几步距离。

我那年愈八十的外婆,平时住大舅伯家,每每茶余饭后,她都会踱着35码的小脚,挨个到我家和姨妈家里巡视。

说是巡视,她的行为更像顺手牵羊,巡视完总要揣点鸡蛋或者舀一碗排骨汤什么的带到我舅伯家。

我舅伯是被宠坏了的独子,什么都爱,就是不爱工作。

在我出生的那个农村老一辈的观念里,当姑娘的除了孝顺自己爹妈,还应该无偿地贴赔自家弟兄,且没有遗产继承的份。再加上舅伯家过得衰,我外婆就更加理直气壮地薅自己的两个姑娘,来喂哺她的好大儿。

我妈对于外婆的顺手牵羊,不仅没有抱怨过,还说这也是另一种方式孝敬外婆,更可怕的是,她自己孝顺也就罢了,还要求我也孝顺!

逢年过节,加上外婆或是舅伯生日,妈妈必定会提前一个月给我发消息,“记得当天发红包”。当然,她自己的那一份也少不了。

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每次到了哪位长辈的生日,我妈就会在我们的“相亲相爱一家人”群里,像是昭告天下一般,发很长一串祝福外加无数个烘托气氛的表情,让大家一起送祝福。

那感觉不亚于在海底捞过生日。

今年初,舅伯家唯一的儿子,我表弟,大专毕业换了8份工作后,终于从他嘴巴里“满地黄金”的深圳回到了武汉,带着3万块的全部积蓄。

回到武汉第二个月,表弟说要买房,首付64万,舅伯一家全部资产凑一起10万块,欠54万的首付。

舅妈开始哭穷,扬言要卖掉老家30万不到的小楼,这一招,瞬间拿捏住了家里三个女人。

先是我妈给我发微信:“你表弟的房子现在就只差一点了,你意思一下借5万,凑一凑,舅伯家也不容易。”

接着是我80多岁依旧头脑清晰的外婆打电话:“你就这么一个舅伯,你舅伯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后李家的大大小小事情都得靠他,你们回娘家也有人撑腰,你支持一下你表弟。”

最后是姨妈总是有意无意暗示我:“你表姐在北京供房子也挺困难的,还不是出了5万。”

按照我们那的方言说法,麻绳打草鞋,一代管一代,我孝敬我妈是天经地义,有必要被迫孝顺那个被宠坏的舅伯吗?

凭什么呢?!血脉觉醒后,我开始反抗。

表弟买房借钱,我一分没出。我妈气得又是捶胸口,又是躺床上耍赖不起来,但我压根不接茬。

今年十一,姨妈家表姐联系我,她的5万块打了水漂,表弟压根没在武汉买房。

“但亲戚之间,这种借,不就是给吗?”

“你可以不孝敬我,

但必须孝敬你这些叔伯”

@虫子姐

临近春节,每当周围有朋友或者同事开始计划春节去哪里旅游的时候,我就非常羡慕,因为我的春节,需要按照我爸的规划,挨个给家里长辈们拜年。

倒不是我不喜欢给长辈拜年,而是我爸让拜年变了味儿。

前两年,因为疫情影响,我们经济比较困难,如果按照父母之前的标准送礼,给三位叔伯送礼需要花小两万,我直接在网上订了三箱那种包装比较精致,但是没什么名气的酒,当然价格也比较平价。

恰逢那年我怀孕,因为孕吐没能亲自上门给叔伯们拜年,就把东西转交给父母,拜托他们帮我送一下,后来我才知道,我爸根本没用那三箱酒,谁也不知道他把那三箱酒丢到了哪个旮旯角,想起他嫌弃的眼神,我就来气。

我曾经质问他,有必要每年都是华子加茅台吗?以我的经济条件,也不是能随便送这种档次礼品的人。

我爸说,二姑家的表哥,给我叔叔拜年送的啥,小姑家的表妹送给大伯的东西价值多少钱,所以我也不能送太差的。

合着,我就是个他们长辈之间攀比的工具人?

作为一个90后,哪能被他们这种不正之风牵着鼻子走,于是,我以维护家庭和睦为由反抗,但每次都被我爸一句“你可以不孝敬我,但必须孝敬你的这些叔伯们”给噎住。

最后,我只能被迫孝顺,年年提着华子和茅台,装着一脸虔诚,挨家挨户给每一位长辈拜年,享受这裹着铜臭味的变味亲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