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成都“高大上”的地方,你会想到哪?

是太古里IFS这样的潮人最爱的网红街

还是环球中心SKP这种魔幻建筑打卡地

这些被打上“新潮”“网红”标签的地方

以前又是什么样?

太古里

今天的太古里可以说是成都最著名的步行街了,奢侈品门店和千年古刹共存,既有潮流国际范,也不失历史的厚重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成都太古里)

说起太古里,就不得不提隐于里街的大慈寺。大慈寺建于魏晋,距今已经有超过1600年历史,被称为“震旦第一丛林”。在唐宋时期一度成为全国佛教的核心地带,建筑规模和周边环境都比肩皇家水准。并形成了商贸集市的聚集地,可以说是当时成都集文化、民俗、商业、娱乐为一体的城市CBD。

(大慈寺)

命运多舛的大慈寺在宋朝之后逐渐走向衰落,建筑和藏品都经过数次毁坏。上世纪80年代被成都市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区,并改建规划为成都市博物馆,直到今天大慈寺的面积已经不到巅峰时期的1/50。

直到二十年前,大慈寺片区还有一大片棚户区,低矮破旧的房屋、狭窄坑洼的路面是这里的标志,完全没有千年古寺所在地该有的样子。

2004年太古里片区开始拆迁,在保证古建筑完整性的同时把大量的棚户平房拆除。随后太古里正式开发建设,不同于传统商业区的高楼广厦风格,改建目标就是集文化传承、商业层级提升的大型城市更新。

(改建前的大慈寺片区建筑)

在经过数次商业化更新和地产开发后,最终变成了如今的太古里。古色古香的建筑寺庙和新潮现代的门店共处一地,没有违和感的同时还有一种特殊的和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成都太古里)

攀成钢

现在的攀成钢是成都知名富人区,高楼林立豪宅四起,是许多成都人的白月光。借这个散发着工业味道的名字,恰好能让我们一探它波澜壮阔的奋斗故事。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成都东门成为了工业发展的核心区域。这里的攀钢无缝钢管厂曾是亚洲最大的无缝钢管厂,竖立着的三根大烟囱是当时“先进”的象征。

(正在运作的攀钢工厂)

1999年攀钢兼并成都无缝钢管厂后,名字也变成了现在的“攀成钢”。随着2006年厂区的最后一根烟囱被爆破拆除,攀成钢的工业重担也彻底卸了下去。接下来十数年,多家地产开发商先后进入攀成钢区域,硬生生打造出一个集商业、住宅、娱乐等多种功能形态于一身的黄金板块。

二十年前的攀成钢,望着厂房和烟囱的人们也不会想到,昔日的工业区能够摇身一变,成为成都最著名的富人区之一。

(如今的攀成钢片区)

环球中心

城南地标环球中心全称叫“成都新世纪环球中心”,名字听着十分有国际范儿。但这个“全球最大单体建筑”仅在几十年前,还是一个叫“裕民村”的小村庄,道路两边都是老式的双层宅基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过去的裕民村)

08年之后,成都急需一个提振城市发展信心、展示城市实力的超级建筑地标。仅用了四年就造出了新世纪环球中心。如今的环球中心不仅有商业娱乐,还聚集了很多中小微企业,给了很多企业一个颇具性价比的选择,或许这也是它的前身“裕民”的传承吧。

(如今的环球中心)

武侯新城

豪宅区武侯新城,在三十年前还只是城中村的聚集地。有着簇桥、金花、机投三大城中村,由于产业大多是建材批发、服装皮鞋和各种小作坊,这里也被戏称为“成都金三角”。

(成都城中村)

90年代,簇桥、金花、机投相继脱离双流并入武侯区。98年开始武侯区政府开始大力整改城中村,重新铺路、更新自来水天然气管道、拆改大量老旧厂房等,环境焕然一新。

(簇桥拆迁)

进入新世纪后,沉淀许久的土地逐渐显露出价值,优越的地理位置吸引了各种高新技术的企业集团来此扎根。从小作坊到高新产业园,武侯新城的变化也代表着成都西南的发展。

还不止这些

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地标建筑、网红板块

在几十年前都是完全不同的模样

金融城

金融城双塔附近,过去叫石墙村,也是纯正的“乡坝”,周围全是大片的油菜花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石墙村)

(今天的成都双塔)

万象城和建设路

万象城和建设路所在的区域是以前的老东郊,遍布着信箱厂、红光电子厂、420厂等旧厂房,也是那个时代的工业核心区。

(东郊工厂车间)

(今天的东郊记忆)

天府二街

过去的天府二街是石羊场的花荫村,北边立着一座尼姑院,南边有条小水沟。

(花荫村)

(天府二街)

天府三、四街

天府三、四街的腾讯阿里附近,过去叫民乐村,是南门最大的赶场地和农贸市场。

(正在赶集的民乐村)

(天府三街)

麓湖

麓湖过去是万安镇东边的浅丘农地,遍布着绵延的丘陵和零星的池塘。

(万安镇的农地)

(麓湖水上生态公园)

兴隆湖

兴隆湖过去叫兴隆乡,还以“猪肉很便宜”闻名整个双流。

(兴隆乡的街道)

(兴隆湖)

看到这里,你是否有些恍惚?

成都几十年的发展如同一场大型魔术

能让厂房变成城市CBD

也能让小村庄蜕变为城市地标

赞叹成都发展速度的同时

不禁遐想:

下一个变身的地方,又会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