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家人的疾病和衰老猝不及防到来,他决心重新走进家庭,留下一些关于家人的影像。

于是,他将摄像机对准台湾农村这个并不完美的家庭,创作出获得2022年台北电影节最佳纪录片的作品《神人之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一边把洗好的衣服挂在衣架上,一边漫不经心地问。

或许死亡这个话题触到了阿良心中敏感的地方,他显得有些抗拒。

面对时间的流逝,他无能为力,却仍想要抓住一些可以带来心理安慰的救命稻草。

“你不用想太多,你会活很久。”

母亲却平静地交代着身后事,平静得像是在讲述每天洗衣做饭的日常。

母亲是家庭中最温暖柔软的部分。

她喜欢和摄像机后的儿子对话,问他“你这部片子要拍到什么时候”;她也会有些无语地看着镜头,好像摄像机的存在打扰了她。

即使是跟阿良斗嘴,也难以掩盖无处不在的真情流露。

“拍完我就不会回来烦你们了。”

“你最好是这样,这样我就跑去台北找你。”

“我以前没回来你也没找过我。”

“现在有在想了。”

在这个被灰色调淹没的家庭里,母亲是唯一的亮色。虚无缥缈的“神明”好像确确实实地在这个家里存在着,像一个正式的家庭成员,常常被提起,时时被挂念。

起初阿良将镜头对准神明,拍摄一家人在神明影响下的日常;渐渐地,影片里关于神明的部分越来越少,家人互动的镜头却越来越多。

他开始理解家人,理解神明。

母亲个子矮小,行动不便,却还是每天坚持爬上爬下擦拭神像、祭拜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