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南斯拉夫时期的塞尔维亚电影经历了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去巴尔干化”,

也即试图摆脱库斯图里卡和德拉戈耶维奇等大导演

在上个世纪90年代确立的一套享誉世界的电影语法——

将政治动荡与种族冲突置于日常生活的野性与暴力中,

以夸张、怪诞的形式自我异域化,

以传达一种没有出口的历史宿命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0年后涌现的如戈卢博维奇等一批

巴尔干半岛上的年轻导演们则致力于进入战后现实,

并且有意引入好莱坞的类型片模式和戏剧性情节,

以置疑遗留的社会秩序和社会等级制度。

戈卢博维奇最初的两部长片《绝对一百》和《完美设陷》

都是将故事装在了惊悚犯罪片的叙事架构中。

进入第二个十年,戈卢博维奇开始转向,

不管是三线时空交叉的《涟漪效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还是第一人称叙事的“零度”故事《漫漫寻子路》,

创作源起都是发生在塞尔维亚的真实事件。

特别是《漫漫寻子路》,以突出的纪实性与社会性,

展现了一个塞尔维亚的肯·洛奇式的故事。

《漫漫寻子路》的灵感来源于一个真实事件。

当导演斯尔丹·戈卢博维奇第一次读到这个故事时,

他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那个倔强父亲尼古拉的身影,

那个坚定地站在劳动部面前、

为自己的孩子同时也是为了一个父亲的尊严而战斗的男人。

该片和其他公路影片略显不同,

影片中的尼古拉因为贫穷

而无奈地选择了步行这样一种原始的出行方式,

他有明确的目标,

用最纯粹的行动来完成人类对正义的追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样一个在社会意义上“失败”的男人形象,

通过导演的塑造完成了有关于父亲身份的英雄转变,

这不仅是属于尼古拉一个人的电影,

这也是属于全天下父亲的电影。

故事发生在塞尔维亚的一个小镇。

尼古拉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也是一名小时工。

在贫困和饥饿迫使他的妻子做出绝望的行为后,

他被勒令将孩子交给社会服务机构。

在他能够为他们提供足够的抚养条件之前,

这些孩子将被寄养。

尽管尼古拉尽了最大努力并多次上诉,

但社会服务中心负责人拒绝让他的孩子返回,

他的处境似乎毫无希望。

但当尼古拉发现地方政府可能腐败时,

他决定徒步穿越塞尔维亚,

直接将案件提交贝尔格莱德国家劳动部。

被爱和绝望所驱使,

这位父亲战胜一切困难,

拒绝放弃正义和抚养子女的权利。

这是一部沉默又真实的电影,

隐匿现实的疯狂,但风暴从未停止。

可是生活的美好就在于,

人类一直抱有希望,

一直在不断地追赶着正义和爱。

在尼古拉行走的旅途中,他遇到了很多人,

有些人帮助他并带给他希望,

也有些人给了他错误的提示,

但始终陪伴他前行的无疑是整个自然中的万物,

他在动物中寻找盟友和同行伙伴,

也在风景中找到前行的希望。

在导演斯尔丹·戈卢博维奇的镜头下,

整个塞尔维亚都展现出一种野蛮生长的美丽,

无论这个国家之前接受过怎样的摧残,

有着何种难忘的历史,

他们的人民都不会失去心中的热情,

因为希望和爱都永远生长在这片土地上。

《漫漫寻子路》2020

导演:斯尔丹·戈卢博维奇
编剧:斯尔丹·戈卢博维奇 / 奥根杰·西维里奇克
主演:戈兰·波格丹 / 波利斯·伊萨科维奇

豆瓣7.9IMDb7.6

处处有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