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究起来,大多数的文物曾有一段流浪的时光。

那个时候的他们身世凄惨,可能因为盗墓者的原因,流浪到国外的收藏家手中,也可能在某个地摊上被小商贩以低廉的价格做交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由于这一事情,许多颇具慧眼的民间收藏家获得了大量的稀世珍宝。

1947年,有这么一位老人,他以五块钱的价格买下了一个地摊货。

让人没想到的是,而这个地摊货在63年后经过鉴定,价格翻涨数千万倍,以三亿元的价格被拍卖。

此外,据说这个地摊货曾经流传于乾隆手中,而就连见多识广的乾隆皇帝也看走了眼。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老人又如何获得这样的宝贝呢?

01 五元买的地摊货

上世纪,在北京琉璃厂附近有许多小商小贩当街叫卖。

他们买卖的东西,并非日常生活用品,而是一堆看起来颇有历史痕迹的玩意儿。

这些玩意儿当中自然真假参半,甚至可以说,其中的珍品犹如沧海一粟。

只有那些颇具慧眼的人,才能够将这些遗失于赝品之中的宝贝挑选出来,并买回家中珍藏起来。

那个时候,大多数人生活相对艰苦,面对这些不能吃也不能喝的东西,更愿意将钱花在生活物品上。

这样不景气的市场便让当时的许多文物以极低的价格,被贩卖到他人手中。

当时,来到这里的人们往往一站就是半天,对一件小玩意儿观察半天之后,才会同老板商讨价格。

来买的人大多都是上年纪的老人,他们对这个市场的规则了然于心。

这些中有一位十分特别的老人,他经常出现在这些小贩之中,从这个摊位走到另一个摊位。

时间一长,便也和这里的商贩们十分熟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7年,老人站在其中一个商贩面前,看到了一块破布。

这块破布十分特别,以至于十分心动的老人竟然忘记了收敛神情,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

商贩看到老人如此喜欢,自然想要狠狠地赚上一笔。可是精明亦如老人一般,在你来我往的砍价环节之后,老人以五块钱的价格获得了这块破布。

这块布到底有何特别的地方?能够让老人如此执着。

回到家中的老人将破布小心翼翼地在桌上铺开。

他细细地看过破布的每一处,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印章之上。

02 被乾隆收藏过的破布

类似于书法绘画的文物,都会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点,那就是但凡具有收藏意义的作品,都会被盖过收藏家的印章。

在老人经过小商贩的摊子面前时,他一眼便注意到这块破布:破布上有许多印章。

这意味着,这块破布的价值远远不止于交易时的五块。

由于他知识有限,所以他并不知道这个破布到底是什么东西,直到1979年收藏家徐邦达的到来。

看到老人手中得来了好物,二人不禁一同琢磨起来。

一番思考过后,他们觉得这破布应该是王羲之《平安帖》的仿品。

虽然是仿品,但依然是由十分有名的人物临摹出来的。

他们揣测,临摹的人应该是唐宋时期的大家,而这幅作品自然也出自那个时候。当他们看到乾隆盖章之后,一个疑惑在二人的心中升起。

既然是乾隆盖过章的藏品,自然应该收藏于宫中,为何会流落在外?

这个问题的背后和时代之下的国家局势有关。

晚清时期的封建王朝,早已经失去了它不可被撼动的资质。

随着皇权的公信力下降,宫中的太监宫女们越发胆大,将宫中值钱的宝物偷偷拿出去换取钱财。

这就使得皇帝的藏品库当中,宝物的数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减少。至于这幅《平安帖》的仿品,也应该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沦落到民间。

在经过这一番讨论之后,他们已经很满足于这幅仿品带来的乐趣,并不准备用这幅仿品换取更多的钱财。

这部文物经历了短暂的现世之后,又沉睡于老人的藏品柜当中。

经历了十多年的日月星辰,藏品再次出现的地方是2010年嘉德秋季拍卖会上,这幅字作为当时的压场作品出现。

当这块曾经以五元的价格被买卖的破布出现在现场的时候,其他文物直接失去了光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许多人为其疯狂,价格从最初的5500万直接被拍卖到3.08亿。从五元到3.08亿,这幅作品的价格翻升了千万倍。

03 破布的真身——《平安帖》仿品

据说当时参与拍卖会的人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状态,工作人员看着这只有41个字的文物和3.08亿的价格,恍惚之间理解了那句一字千金的含义。

这样的狂热并非经济炒作的效果,而是文物价值的体现。

买家们的热情充分证明了这幅曾经被视作破布的《平安帖》绝非凡品,最开始的时候,它诞生于大家之手,成为中国最高权力者的心爱藏品。

因为战乱,他颠沛流离,经历颇为坎坷,有人将它视为破布,不同一堆真假混乱的玩意儿放在一起,所幸最后被老人看到才重新回到一片净土。

如今再次出现在拍卖会上的它,终于为自己的身份证明,台下的买者用价格证明了它的价值。

对于一件文物而言,这自然是一种高规格的待遇。最值得庆幸的是,虽然经历过时间的摧残,但是这些文物的保存程度是更完好。

这对于文物而言是一件幸事,对文物收藏家而言,更是一件喜事。

这些文物在最开始的时候,以书法作品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人们热爱它背后所隐藏的大家风范,有幸成为皇帝藏品的文物,自然不可能是一件普通的作品。

如今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它,除去是一件具有极高艺术价值的书法作品,同时也是历史文物。透过它,我们可以探查一二那个时代的景象。

这是它经历时间沉淀之后所衍生的新属性,世人在欣赏它的同时,又透过它同那个时代的先辈默默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