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初,四川省乐至县龙门乡的一位老农带着狗进山采集山货,途经一座古墓时身边的狗忽然狂吠起来,跑到路边不断刨土,不一会儿功夫一根新鲜鸡骨头就被叼到老农跟前。

荒无人烟的古墓附近,却埋着新鲜鸡骨,如此诡异的事让老农背后起了一层冷汗。他举起锄头带着狗壮着胆子进入古墓,眼前所见令他脸色大变:古墓里竟然有人住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农连忙跑出古墓,忽然想起最近公安干警正在鼓励乡亲们群防群治,严防一个身背命案的凶徒,连忙向当地警方报告了此事。巧合的是,另一位当地农民也在山上一座废弃房屋附近,发现了一道可疑人影。

警方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立马组织警力和乡镇干部上山盘查可疑男子,并当场就将警方找了十一年的凶手逮捕归案。那么,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故事呢?今天咱们就来聊一聊。

犯罪后带子女逃亡,儿子落网自己逍遥法外

警方抓捕的可疑男子名叫蒋科富,他犯下的累累罪行,要从2009年的一桩命案说起。

蒋科富从小被父母溺爱,生性顽劣。年幼时他到当地川剧团学了几年戏,练就了一身左右逢源的嘴皮子本事。长大结婚后,他对妻子实施家暴导致其离家出走,还曾举刀追着哥哥乱砍为人十分恶劣。

因为翻建房子需要钱,而他平日里游手好闲,靠着偷窃坑骗谋生根本没有积蓄。有一次蒋科富在打牌时听人说起,附近一带有个风尘女子邓某,靠做皮肉生意赚了几十万。

他听了之后动了心,就把在广州打工的儿子喊回家里。他向儿子承诺绑架邓某能挣一大笔钱,不光能修缮房屋,还能给他娶个媳妇、再买个车。

2009年7月7日,蒋科富以介绍客人为由将邓某骗到家里,谁知邓某的皮条客兼男友也跟了过来。他耍了个心眼将二人分开,和儿子一起把邓某男友带到村后山坡上活活勒死,就地挖坑掩埋。

邓某也被他们带到山坡上的矮墙里拘禁并强奸,还被迫交出了银行卡和密码。得手后蒋科富让儿子看着邓某,自己到另一个镇上的银行取钱,结果发现卡里只有3000元不禁大失所望。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看守邓某时儿子睡着了,7月10日这天邓某趁机逃跑,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报警,而蒋科富见东窗事发,连忙带着一双儿女逃之夭夭。

当地警方、民兵和村社干部立即组织人手,在方圆五公里内设关卡堵截,进行了大规模的搜山和走访摸排。半个月后,警方将目标锁定在大坡山上,再次进行围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蒋科富狡猾至极,先是带着孩子躲在树梢上逃过警犬搜索,后又跳进池塘,拿竹管呼吸用荷叶遮挡,多次和警方擦肩而过。

这期间他们一直在山上打转,渴了喝山泉、饿了偷鸡鸭,后来蒋科富被迫进城买药才被找到行踪。这次他发现带着小女儿行动不便,就丢下女儿带着儿子继续逃窜。

2010年,安居警方在大规模摸排后发现,蒋科富的儿子蒋雪成注册过一个聊天账号。他们以此为线索,追查到蒋氏父子可能在广州惠州某工地务工。

警方赶到时才得知此处工地已经完工,二人被老板派到了深圳,警方连夜赶到并在一家黑网吧里把蒋雪成当场抓获,据他供认蒋科富正在工地休息。

警方连忙冲进工地,却没注意到蒋科富正在附近的小卖店门口下棋,他背对着警方,等所有人都过去后从容离开,再次从人间蒸发了。

儿子蒋雪成对自己罪行供认不讳,指认了作案现场,最终受到了法律的严惩,警方提取了他的DNA以便继续追捕蒋科富。

儿子被抓、女儿被带走,自己被追得四处逃窜,逃亡中的蒋科富却不知悔改,给家里写信扬言要实施报复,杀死这些亲人。

他的家人们整日忧心忡忡生怕遭到不测,被害人邓某也精神恍惚整日酗酒,最终因此不幸离世。然而,蒋科富始终在逃成了安居警方的一块心病。

逃亡期间再次犯下重罪,最终难逃法网

逃跑期间,经当地媒人介绍,蒋科富找了个女朋友唐某。起初他表现得吃苦肯干,但时间一久蒋科富原形毕露,不但游手好闲还因嗜赌成性,不断向女友索要钱财,导致唐某欠了大笔外债。

唐某借了6000元买了辆摩托车,让他去跑摩的,但蒋科富懒散成性根本赚不到钱,没多久两人矛盾爆发分道扬镳。

之后他来到邻近的乐至县,以每年400元的价格租了一套位置极偏僻的房子,平时饲养鸡鸭鱼为生,没事就去镇上打牌。

很快蒋科富就在牌桌上认识了第二个女友陈某,还跟陈某学会了开车,但因为多次跟陈某要钱,两人再次爆发矛盾。陈某提出分手,蒋科富不肯,扬言要烧死陈某一家。

2018年本案迎来转机,原因就是乐至县境内发生了一起抢劫强奸案。受害人秋某平时喜欢打麻将,时间久了就跟一个名叫肖军的牌友混熟了。

案发时肖谎称要扩建鱼塘,把秋某骗到鱼塘边后实施了抢劫强奸,还用铁链把她绑在屋里床上,并说要借秋某的车去买汽油报复女友陈某。

肖军拿着秋某的银行卡去取钱时,秋某拼命挣扎,拖着锁链跌跌撞撞跑到派出所报案。取钱回来路上,肖军看到路上的警察,意识到自己已经暴露,立即逃之夭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经过技术比对,警方认定嫌疑人肖军正是蒋科富,虽然再次被他逃走,但民警也从两任女友口中得知:蒋科富需要长期服用哮喘药。

公安干警以此为线索,进行了三个多月的摸排工作,仍旧一无所获。但他们并未气馁,而是借公安部开展“云剑行动”为契机,发布悬赏公告,发动广大群众提供线索。

直到2020年初,警方才终于从乐至县龙门乡的几个农民口中寻找到了线索,这一次警方没有扑空,在白庙村的山上将蒋科富逮捕归案。据他自己交代,2020年他本想自己奋斗,还计划要承包土地种植药材。

可刚到白庙村时,他不敢到村镇居住,就睡在山上的古墓里住了两个月。被抓后蒋科富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同时越发感到对不起儿子,可惜一切都为时已晚。

法律分析:蒋科富和他儿子犯了什么罪,应当如何量刑?

蒋科富父子都犯了抢劫罪,即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抢劫公私财物的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规定:抢劫罪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般在判定抢劫罪时,应注意其直接故意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如果抢的是行为人被骗走、赌博输掉的财物不构成抢劫罪。同时还需注意,暴力行为必须在取得他人财物的当场实施,并因此夺取了被害人财物。

未当场获取财物或取得财物后再实施的暴力,都不算抢劫中的暴力。胁迫必须是向被害人当面发出,如果是通过书信或他人转告的方式告知被害人,同样无法构成抢劫罪。

本案中,蒋科富父子在抢劫邓某银行卡的过程之中,采取暴力方法故意杀害其男友,并将邓某囚禁在山上实施强奸。

虽然犯罪动机是帮家里翻修房子,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含括在暴力行为当中,符合抢劫罪的构成特征且属于结果加重犯。

根据《刑法》规定:抢劫致人重伤、死亡的,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所以当地法院最终判处蒋科富的儿子蒋雪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同时我们需要注意到,蒋科富第一次犯案潜逃后又在18年再次犯案,这种行为不属于累犯而是再犯。

根据《刑法》第六十五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犯罪分子,刑罚执行完毕或者赦免以后,在五年以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的属于累犯。

它的构成满足三个条件:前后两次都是故意犯罪,两次犯罪都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的刑罚,且后罪必须发生在前罪刑罚执行完毕或赦免后五年内。

蒋科富背着命案逃窜过程中再次犯罪属于再犯,他先后实施过两次抢劫、两次强奸,具有较大的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根据《刑法》的法律,同种数罪原则上不并罚但应当从严量刑,判处无期徒刑或死刑。

以强奸罪为例,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但蒋科富触犯的强奸案并不是一例,而是先后两例并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基于此虽然算不上情节严重,但也需要从重处罚。

总的来说,蒋科富先后触犯了抢劫罪和强奸罪,数罪并罚之下理应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但具体的结果以法院的判罚为准,毕竟这件事情已经过了十几年,相关的法律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因为贪婪蒋科富自己锒铛入狱,还将儿子推进火坑,毁了他的大好前程,其经历值得所有人警醒。与此同时,此事还告诉我们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犯罪之人都会受到应有的处罚,遵纪守法才能获得幸福的生活。

对于此事,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