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以军第98师、第162师、第36师和第252师在加沙作战,截至12月7日,以军地面行动阵亡人数达到87人,自10月7日以来有413名士兵阵亡(超过300人死于10月7日袭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新阵亡名单中,包括加尔•迈尔•艾森科特少校,当时他与第 551 预备役旅的战友们在贾巴利亚郊区进行搜索行动时,一枚大型爆炸装置在他们中间爆炸,艾森科特少校伤势严重,被送往阿什杜德的阿苏塔医院,后来被宣布死亡。

他是以色列国防军前总参谋长加利•艾森科特的儿子,艾森科特是本尼•甘茨领导的民族团结党的紧急政府部长,甘茨是战时内阁3名成员之一,艾森科特也是领导加沙军事行动决策的内阁观察员,而甘茨的3个儿子都在军中服役。此前媒体披露的以色列内阁部长中,除了一名内阁部长的子女未成年并未服役外,其他所有部长的子女都在参军服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新消息报》报道指出,“老艾森科特当时在第 162 师的前沿基地观看了事故现场直播,几分钟后他被告知,事故中受重伤的人之一是他的儿子。”

前总参谋长现任内阁部长眼看着儿子阵亡 ,在人伦上,确实让人难以忍受,但这再次说明,以色列人理解的平等和许多国家都不一样,人是上帝所造,没有因为是总统或者部长的儿子就高人一等,普通士兵会阵亡,前总参谋长的儿子也一样。此前,内塔尼亚胡的前幕僚长耶希尔•莱特的儿子摩西·莱特少校也在加沙阵亡。

在加沙作战的不止有部长的儿子,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的儿子也在加沙战斗。很明显,这些高官的子女并没有依靠父母余荫,也不可能依靠父母的权力来免于参加战斗。

以色列拥有足以碾压哈马斯的军事优势,但哪怕这种情况下,以色列在加沙地面战斗阵亡的军人,多数都是军官,和俄罗斯的军官高阵亡比例相比,两者的差距是,以色列军官是“跟我上”,俄罗斯是“给我上”,一字之差,两者对平等的理解就天差地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