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田波:

哥那,你不回来呢,也没事,那我反正不吓唬你啊,你哥俩现在一个左腿一个右腿呢,全让我给打残废了,全让我蹦的脚后跟上了呀。

你不回来没事,不回来我就紧接着整个没人的地方,或者我把他带回吉林,我就直接打没了呀。

李正光:

是大眼小眼让你来的是吧?

田波:

你别管说谁让我来的,回来啊,回来就完事了呗,多长时间能到啊?

李正光:

我半小时就回去,你他妈等着我!兄弟,你真他妈玩大了!你吉林的,你敢上哈尔滨抓我来,你吉林的,你敢上哈尔滨打我来?我他妈要不把你留哈尔滨!

田波:

别吹牛逼了啊,谁给谁留哈尔滨还不一定呢!你记得兄弟啊,咱俩见面只可能是两种结果,一你在哈尔滨打死我,二让我抓着你,我给你带回吉林,我给你带回矿上,我教教你啊,怎么做人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话真狂,李正光平常和别人发生冲突,像这种话也听到过很多很多,但是能像田波这么大口气的,基本上是没有。

说你看,要不在哈尔滨你就打没我,要么我就给你抓回吉林。李正光这边把电话一挂,马上就要到机场了,调头他妈往回走。

田波突然心生一计,说李正光他们来多少人呢,上哈尔滨来摆事,也不能说就带个10个人,8个人呢,也不能说就带七八个吧,人应该不少。

要想在哈尔滨给他们磕了的情况下,咱们呢就得不择手段了,这么的呗。

咱们找个路口堵他一下子,把刚才那小兄弟叫过来,那看看他们怎么去的,他们肯定是原路返回,再原路返回,咱们找个适合打伏击的地方,直接就给他干掉。

咱们呢现在还有一点时间,那一说这话,给刚才那小兄弟打电话,刚才那小兄弟拿着电话把这一接上:

喂,波哥

哎,兄弟,你怎么的啊,你告诉我从关聚成家应该怎么走,我现在往你那地方去,我在半道上给打个伏击。

卧槽波哥你这一招太高了啊,你太牛逼了,那你怎么的,你从关聚成他家门口出来了以后,就往东拐,往东走一段时间,你能到故乡,到了故乡以后,再一直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

然后你会见到一个啥呀,你会见到一个火葬场,然后往左来,你就差不多了行吧,你就在那个地方就行,旁边啊是个火葬场。

这一说火葬场呗,田波当时一寻思说行啊,我就喜欢在这种地方打伏击。

哎把电话啪这一撂,走走走走走,走走走。

这一说走嘛,从屋里边,当时啊田波的兄弟们,嘎嘎当时就出来了,你说这边一出来,往东一去,就一直干

走了能有五六分钟的时间,看着一个火葬场,紧接着往这边的一来

卧槽就这个地方啊,太适合打伏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