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李小明,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平时我对父母非常孝顺,无论多忙,我都会抽时间回家看望他们。今年中秋节快到了,我迫不及待地想回老家和父母团聚。谁知,这次回家的旅程却给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震撼,让我对家庭和父母有了新的思考。

中秋节很快就要到了,我高高兴兴地在网上买了返乡的车票,准备回老家和父母团聚。我还精心准备了父母最喜欢吃的月饼和纪念品,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买好票后,我兴冲冲地打电话告诉爸爸我要回家过节的喜讯。可是爸爸的反应却出乎我的意料,他板着脸严肃地对我说:“你就别回来了,老老实实地待在学校学习吧,回家也是吃吃喝喝浪费时间。”

我愣住了:“爸,我已经买好票了,这次中秋嘛,我就是想着陪您和妈过个团圆节,您不是最喜欢吃月饼吗,我特意买了您最爱吃的冰皮月饼。”

“不必回来,我们也不缺你一个,就这么决定了,挂了。”爸爸不由分说就把电话撂了。

我被爸爸的态度弄得很激动,立刻打电话告诉妈妈,希望她能说服爸爸。可母亲也很坚决:“听你爸的,别回来了,学习最重要,我们两个人过节也行。”

我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我已经买好票了,您怎么也这样,难道不想见我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有什么好见的,你就读你的书吧,别耽误了学业。”妈妈不耐烦地说。

我们两人越说越激动,最后气呼呼地各挂了电话。这下我心里更加郁闷了。

虽然父母这样强硬地反对我回家,但我还是决定按原计划乘车回去。毕竟我已经买好了车票,也让同学帮忙看家了。更重要的是,我真的很想念父母,中秋节一家人团聚是我的心愿。

当天我提着简单的行李来到长途汽车站,独自一人上了返乡的大巴。我在包厢里靠着窗户坐下,心情很是复杂。

一方面我为父母的态度感到非常失落,我一个人回家过节本应该是很高兴的事,现在却像偷偷摸摸地回家一样,更像一个不受欢迎的客人。我不禁想起小时候,每次放寒暑假,父母都会开心地接我回家,妈妈还会腆着肚子给我做好吃的。现在我长大了,父母对我却越来越淡漠,这让我感到莫名其妙的落寞。

另一方面,我又坚信我回家的决定是正确的。尽管父母反对,但我知道他们内心深处一定还是想见我的。他们只是太当我还是个小孩子,不相信我自己的判断。我已经长大了,有权力自己做决定。我相信这次回家,一定能跟父母好好沟通,让他们认同我成长了。

想到这里,我不禁看向车窗外映衬着我脸庞的风景,期待早日见到父母。

经过几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回到了老家。下了车,我拖着箱子径直来到家门口,看到院子里种着我小时候帮父母一起栽种的几棵树,已经长得参天大了。

我轻轻打开门,喊了一声:“爸,妈,我回来了。”

屋里静悄悄的,一会儿,爸爸从里屋走了出来,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回来干嘛?不是让你别回来吗?”

妈妈也跟了出来,皱着眉头说:“我们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你自己做决定,但我们不同意你回来。”

我把带来的月饼和纪念品往桌子一放,走上前抱住母亲,撒娇道:“妈,我真的很想您和爸爸,这是我买的手信,您尝尝。中秋嘛,一家人在一起最好了。”

妈妈没有回抱我,语气冷淡地说:“你回学校吧,我们自己过节就行。”

我的心一沉,爸爸也扭过头去,不看我了。

见父母这般冷淡,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伤感,语气激动起来:“您们到底怎么了?我好不容易回家一次,您们却推三阻四的,我又不是小孩子,您们不该这样对我!”

爸爸严厉地说:“小明,不许这样和我们说话!我们是为你好,让你安心学习才不让你回来,你现在不懂事,等你长大就明白了。”

我哽咽着说:“我已经长大了,您们应该尊重我的选择,我只是想和你们过个团圆节,感受一下家的温暖,有什么不对吗?您们就这么不想见我吗?”

妈妈不耐烦地说:“你又在说胡话!我们固然想你,但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回来也就吃吃喝喝,有什么意义!我们是为你好!”

我和父母争论越来越激烈,双方立场根本不接近。我感到前所未有的伤心和无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您们每一步都安排计划,我有自己的想法!”我激动地说。

“我们是你父母,比你清楚什么对你最好!”妈妈也提高声音。

“您们根本就不尊重我!”

“你现在还没长大,我们当然要为你着想!”

我和父母你一言我一语地争吵,语气越来越尖锐,竟然叫起对方的全名以示愤怒。我们三个人似乎完全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无法理解对方的想法。

“行了,别吵了,我还是回学校吧,您们说的对,我回来真是个错误!”我实在忍无可忍,决定提前结束这次令人痛苦的归家之旅。

“别走啊,中秋节嘛,你留下来陪我们过吧。”妈妈又变了态度。

“算了吧,我回去了,您们也好过您们的节!”我转身就去收拾行李。

“小明,你给我回来!”父亲大声喊道。

我头也不回,很快收拾好行李,独自离开了老家。我再也不想面对父母,只想快点回到学校。

离开家门的那一刻,我泪水难抑。这里是我生活了18年的地方,我对它有着那么深厚的感情,可是现在我却像逃跑一般离开了这里。

父母的反对态度让我感到无法理解。我以为血浓于水的父母会欣然接纳我回家,哪知他们却如此坚决地拒绝我。我感到自己就像一个不速之客,一个罪大恶极需要避而远之的坏人。

我想起小时候,我每次考试成绩出色,父母都会开心地夸奖我;每次生病,母亲都会守在我床前照顾我。可如今,我只是想回家过个节,他们却这样拒绝我。这让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和绝望。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在黄昏时分来到镇上的汽车站。等候长途大巴的时候,我看着路人或开心或疲惫的面庞,忽然意识到,他们都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家。而我现在却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游子。这种突如其来的失落感让我几欲哭泣,却硬生生忍住了。

大巴驶出县城的时候,夕阳如血,给这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笼上一层红色的轻纱。我靠在窗边,望着外面飞速后退的景物,内心空空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