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英东纪念馆在南沙开馆,霍家的主要成员都前往参与了开幕仪式,所谓的主要成员指的都是长房的成员,就连第四代——霍启刚的三个子女也到场了。不过在大房之外,二房只有儿子霍文逊出席,三房连代表都没有。自从霍英东离世之后,二房、三房几乎都处于独立的状态,甚少参与家族事务,也不公开露脸,而如今霍家的第一代中尚有一人健在,那就是二房的妻子冯坚妮,她才迎来了94岁的生日,二房的成员低调地为她庆祝了一个生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霍英东的二房孙女霍咏盈在社交平台上低调地公开了为冯坚妮庆生的视频,她公开得很隐晦,没有指名道姓,以“最特别的人”来代替,而视频中她也只拍了对方的半身,没有让对方露脸。当然这是可以理解的,冯坚妮也不是高调之人,况且年事已高,也没有必要再公开她晚年照片。

冯坚妮的状态绝对比预想中要好,在霍咏盈晒出视频中,只见她穿着碎花长裙,拿着刀子在切生日蛋糕,蛋糕不大,只有两层,最上层有一个寿桃,还有一只用糖雕刻的凤凰。除了切蛋糕,冯坚妮还与孙女碰杯喝酒,看起来她很活跃,也很尽兴,霍咏盈形容冯坚妮94岁了还很精灵,头脑转数也很快,可想而知她的健康状况真的很好,最大的毛病应该就是腿脚不便,需要拐杖助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冯坚妮庆祝94岁生日,没有大排场,只是家人的私下庆祝,终究只是霍英东的二房,即便冯坚妮如今是霍家最年长的一位,这也改变不了二房的地位。由于霍咏盈公开的视频很少,且拍摄得很低调,所以不能确定在场有多少人出席,相信至少霍文逊一家人都在场。而冯坚妮与霍英东一共有三子一女,三个儿子中霍文斌、霍文逊是亲生的,霍文芳是霍英东继子,女儿是霍丽励,这些子女中如今也只有霍文逊这一家人较为活跃,霍文芳曾经也很有名,但是被霍英东视为为人不正,已经被放弃,霍文斌、霍丽励多年来一直很低调,甚少看到他们露脸,就只有霍文逊活跃。

霍文逊应该是如今霍英东二房中依然与大房保持密切往来的成员,在不少与霍英东有关的重要场合中,包括今年上半年霍英东诞辰百年的北京座谈会,前不久霍英东纪念馆的开幕,以及2022年霍英东长房的争产官司中,他都一一现身,参与其中。此外,霍文逊的三个子女中,两个女儿包括霍咏诗、霍咏盈都是比较活跃的名媛,尤其是霍咏盈嫁给了吴婉芳的长子,在不少社交场合中频频看到她露脸,此次冯坚妮庆生的视频也是她公开的。

回头来说冯坚妮,她虽然是霍英东的二房妻子,但是并没有外界所想的在过着富足的晚年生活。在霍英东离世之后,外界就甚少有冯坚妮的消息,直到2022年霍文逊在出席家族争产聆讯会上才揭露了冯坚妮如今生活的现状——由于腿脚不便,如今居住在北角一个1000多平方尺(不足100平方米)的房子生活,并且每个月还要写欠单向大房拿生活经费。很难想象这就是冯坚妮晚年的生活状况,虽然1000尺的房子在香港能称得上是豪宅,但是在豪门中真的就不足以为谈,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她还需要写借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霍英东家族中,遵循的还是旧时代的那一套家规,也就是说妻妾是有明显的地位区别。纵然冯坚妮一直被称为是霍英东的初恋情人,是霍英东三个妻子最爱的一位,但是妾室就是妾室,即便再怎么能得到霍英东的疼爱也无法凌驾在原配妻子之,何况冯坚妮还是个低调之人,根本就没有想要“夺权上位”的念头。实际上冯坚妮的身份被公开还是直到1977年8月霍老太离世的时候,在霍英东刊登的讣闻中,她与孩子的名字才首次被公开,而此时距她嫁给霍英东至少也有了十数年。

冯坚妮获得认可之后,也曾经有过一段活跃期,那时候吕燕妮身体不好退居社交场的二线,而冯坚妮能说会道长袖善舞,绝对是霍英东的贤内助,另外霍英东对冯坚妮所生的儿子霍文逊也疼爱有加。但,这也无济于事,二房就是二房,在霍家的家规面前,什么都不是。二房是偏房,不获准参与家族事务,虽然能够从家族信托基金中获取生活费,但是费用有限——长房的儿子每月最高只有10万的生活费,其他长房成员5万到1万不等,可想而知二房能拿到的生活费不会更多,所以也并非生在豪门中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当然冯坚妮的晚年生活也不落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PS:图片均来自互联网